贫困的苦难

@河森堡:
朋友们,之前我看过一个新闻,说的是一个以拾荒为生的女性收养了两个身患疾病的孩子,后来由于生活实在是难以为继,这个母亲在去年儿童节那天从超市里偷了一个鸡腿给孩子,她被警方控制后,警察很体贴地替她结了账,舆论上大家也对这一家三口很同情,纷纷给她捐款让她带孩子看病。

一年过去了,记者重新走访了这个家庭,发现大家的捐款确实帮助她们解决了一部分难题,但是她们的境遇并没有得到什么根本改善,这个家庭依然生活在卫生状况恐怖的垃圾堆中,过着勉强维持在底线之上的生活,很多网友表示,这个拾荒妈妈应该这样或者那样才能摆脱这种境遇,让生活走上正轨之类的,但其实真的没这么简单呢。

我记得之前有一个美国知识分子,为了体验穷人的生活,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带了有限的一点积蓄,开始进入社会底层生活。等这样的生活真的开始以后她才发现,这远远要比她预想的难,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打好几份工,而微薄的薪水只能够她勉强维持这种苟延残喘的生活,所有的精力和体力都被榨的一干二净,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和资源可以用以积累。而且在长期的压力和焦虑之下,她的性格也变了,从原来那种知识分子的温柔谦和开始变得越来越暴躁和恶毒,甚至有了仇恨社会的倾向。贫穷慢慢地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地球引力一样的东西,它会以自我反馈的方式把人固定在那种绝望的处境之中,就好像你无论怎么往天上跳,跳得多努力多使劲,你都会被引力重新拉回到地面上。

而且这种生活就好像双手扒在悬崖边上的状态,任何一次意外受伤或者疾病都能把人打入更深的地狱。对于这位“体验”穷苦生活的知识分子来说,如果她觉得受够了,随时就可以从这种状态下抽身而去,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里,回到她舒适整洁的公寓,打开电脑感慨一番。而对于那些真正生活在贫穷中的人来说,他们几乎没有解脱的可能,一生都得咬紧牙关地扒在悬崖边上。

有时候我在生活中遇到一些极度困难的人,我看着他们就心想,如果让我放弃现在的积蓄,工作平台和人际关系等资源,然后孑然一身地置于他们的处境之下,我能做的比他们更好吗?恐怕不能吧。当下这个社会分工太精密了,大部分人都是极度特化的以适应自己的生态位,一旦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自己之前的那些知识,技巧,甚至人际关系可能都屁用没有。

很多年前,有一个来自巴西的大叔绰号叫“啤酒”,他来北京做我们的柔术教练,有一次训练完,他给我们做总结的时候突然说,伙计们,你们知道吗?你们今天可以在这练习巴西柔术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你们身体健康,有自己的工作和学业,还有额外的精力来练柔术,而在他的老家,无数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要不染上了毒品成了废人,要不在暴力冲突中成了残疾或者被扔进监狱,在他的巴西老家,贫民窟里20美元就能买一条人命,今天大家能平平安安地在这训练,真的得感谢命运。

当时我才20岁,并不是很能理解“啤酒”大叔的话,但是见的人多了,经历的事多了,我渐渐能明白他当年的意思了。

感谢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贫困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