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之后,一个前员工眼中的腾讯

因为移民,离开腾讯也有一年零三个月。原来不敢写公司的事情,一是怕敏感,二是怕得罪人。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这么久,不再有任何顾忌,就来写一下我心中的腾讯吧。

现在加拿大,很多久不联系的朋友还会发来业务上的询问,当告知大家我已经移民的时候,每个人都充满惊讶。的确,这次算是彻彻底底的跟腾讯没有关系了,没有跳去伙伴企业,没有跳去竞争对手,甚至决绝到完全离开了这个国家。时间长了,老朋友老同事们已经很少联系,开始变得疏远而陌生。逐渐适应了新环境,那段在腾讯的时光也似乎被渐渐封藏,慢慢淡忘。

直到前几天,一位多年的老同事到访加拿大,顺便来看望大伟。见到老同事,亲切自不必说,有说不完的话和八不完的卦。同时我也惊奇的发现,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公司的每一件小事,CDG,MIG,SNG,OMG,IEG,WXG张口就来,整个大腾讯的组织架构还是烂熟于心;每一个打过交道的同事都记得住名字,更记得住他们的相貌和过往的交集;各种最新的人士调整和部门变迁一下子就能分析出前因后果,甚至还能感受到背后的风险和机遇。原来,在我心中这家公司从未远去。老同事走的那晚做了个的梦,梦见又坐回了那个熟悉的工位,那感觉既亲切又紧张,不知是苦是甜......

战友

任何组织都是由人构成的,与其说怀念一家公司,更不如说怀念的是曾经的同事。

在曾经的同事中,其实没有一个可以敞开心扉的朋友,现代公司的商业环境中是不允许你有真正的朋友的,因为你无法真正毫无保留的敞开心扉,但我结交的确实许多生死与共的“战友”。前几天跟一个设计师大哥聊天,他说在建筑工程界都是军事化管理,每一个工程就是一场战役。而我想说,在腾讯工作就像是打一场没有结束的世界大战,无数的战役,无数的战斗,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创新和危机,都时刻提醒你自己是一名前线的战士。

当然战斗不是一个人,有三万多个战友一齐在向前冲锋。在这三万多个战士中,我所在就是一支普普通通的兄弟连。这只兄弟连只有几十个人,或许称之为娘子军更为贴切,因为绝大多数都是女同事。

腾讯的IT男闻名世界,形象也从最不解风情的拖鞋裤衩死宅男,发展到后期姑娘们心中的标准黄金老公。而腾讯的IT女们一直以来却以找不到对象而闻名,不是因为颜值,更不是因为才华,完全是因为她们没时间谈恋爱。我们部门(请原谅我还以我们称呼...)除了日常工作,每年还要完成上百个大型项目,要处理几十次大型危机。

姑娘们全部以公司为家,每天下班都要十点多了,哪个男友能等的起再去一起晚餐,跟她们每晚到楼下小店同进晚餐的只有一个办公司的姐妹。姑娘们被各种逼婚,介绍对象,合适不合适的也见了许多个,但很少有真正发展下去的,真的是太忙了。每天都是十几件事齐头并进,各种突发事件层出不穷,微信里几千个好友,几百个群从早到晚狂轰乱炸。领导为姑娘们的终身大事操心,可真的谈了恋爱又暗暗害怕未来结婚生子请产假怎么办......

加班

男同事虽然大多都解决了终身大事,但在忙碌之余都在为亏欠家庭而深深自责。一位公关部的同事连续出差了20多天返回上海,2岁的孩子看着这个头发蓬松满脸胡子的男人吓的直哭,更哪里会叫爸爸。微信支付的同事为了备战每年爆棚的微信红包,年前一个月就住到了公司,穿了一个月的T恤领子已经皱出了蕾丝边,人家还是开发总监;另外一个美女产品总监,自从微信支付诞生的那天起,就从没回家过年。记得她聊起2016年的春节,在指挥大厅奋战了整个除夕之夜,三十早上,从老家赶过来的老母亲带着她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来到公司,就为了能让孩子跟妈妈吃上一口饺子(初一的食堂为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员工准备了饺子)。

说到加班,微信的同事是出了名的,夜里三点之前办公楼从来是灯火通明;但说微信加班晚,互娱的同事就笑了,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上百款热门游戏,哪个不是通宵熬出来的;说互娱熬通宵,QQ的同事也笑了,8亿的活跃用户,承载着半个中国互联网的开放平台,雨后春笋般的创新业务,QQ说不加班你信么;腾讯网的编辑一来大家都笑不出来了,人家是一天24小时从不停歇,海量的突发新闻,从不间断的视频直播,更要保障无数的影视综艺,他们的工作时间是每天24小时,每周7天,每年52周.....

保安

小哥

奋斗在一线的人全靠一股精气神在顶着,那就是保障背后上亿的用户体验。而在一些毫不起眼的岗位,腾讯的员工同样也在履行着自己的使命。

腾讯的保安小哥可能是世界上最敬业的保安了,微笑、职业、纪律这些自不必提,在北京的银科和第三极办公大楼,保安小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早上如果下雨,小哥们会拉着一箱子伞到地铁站去接人。当年北京的中关村还聚集了几乎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每当腾讯员工拿到保安小哥的伞时,地铁站里焦急避雨的人群中必然会传来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包括但不限于新浪、搜狐、优酷、网易......)。

当年的深圳治安不是很好,夜里加班的女同事走夜路都战战兢兢,保安小哥们此时又当起护花使者,直到把同事送上出租车才肯离去。

北京银科大厦9层的保安小哥,常年跟程序员同事接触,也开始自学编程,后来真的拿到文凭并且真的成了一名程序员。

看机

房的

腾讯最默默无闻的员工可能就是IDC数据中心的同事了,也就是我们俗称“看机房的”。他们常年躲在铜墙铁壁而无人出入的服务器机房中,他们很少与其他同事往来,甚至很少有人认识他们。但,他们看护的可不是普通的机房,那可是遍布全国大江南北,拥有上百万台服务器的全球最大的IDC数据中心群。微信QQ的信息及时送达,QQ视频的电影不卡,王者农药的上千万人同时在线,全靠后面的服务器保障。

2015年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而腾讯的天津IDC机房就位于爆炸中心2公里的位置,这也是腾讯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先进的IDC数据中心,有十几万台服务器分布于此。一旦停转,腾讯游戏,微信QQ,乃至于当时上亿人同时观看的《中国好声音》都将受到影响。

第二天13日一早,大伟上班跟领导开会后迅速决定,前往支援,毕竟北京是离天津最近的分公司。当时大伟环顾四周,没有男同事,只有一个刚来几天的实习生,恰巧还来自于南开大学。我们一商量,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但此时此刻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了。上午十点,去超市采购了大量的方便面和矿泉水后,两个人踏上了去往天津的路途。

抵达滨海新区的IDC机房时,眼前的一切让大伟呆住了。办公楼的部分,大门被爆炸震掉,所有的窗户全部震碎,办公室内更是一片狼藉,吊顶垮塌,墙壁隔断倒了一地,甚至连电梯都震掉了。回看当时的监控录像,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夜里巡视的保安小哥被冲击波震飞出7、8米。当晚住在附近的同事家里也同样遭到重创,但很多同事不顾家里碎了一地的玻璃,不顾领着家人撤离,全部第一时间赶到数据中心。现在想起来,这不是什么报告文学中的铁人精神,支撑着他们的是数亿用户信息保障的巨大责任,那份重担或许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

不幸中的万幸,受损失的仅仅是日常的办公区域,而真正服务器机房所在的区域是全球最顶级的安全标准,是抗震标准最高的建筑,没有一扇窗户,门都是完全封闭的巨大铁门。跟办公区形成很大反差,机房中看不出任何异样,所有服务器闪烁的灯光没有一秒停止工作,甚至连辅助的散热系统、供电系统、燃料系统都毫无损失。

当天,来自全国各地支援的同事陆续抵达,残垣断壁的办公室中堆满了方便面和矿泉水。此时大火仍未扑灭,随时都有再次爆炸的可能,但没有一个人离开办公司半步。晚上的时候接到区政府的通知,因为情况危急,危险还在持续,方圆五公里的所有人员必须撤离。撤离意味着机房将彻底无人看守,马上就要直播的《好声音》迫在眉睫,所有人都不知道能否扛过这道难关。

最后,现场的领导下令,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员工陷入危险,当晚在安全地带包下一间酒店,全体人员入住。夜里的酒店会议室灯火通明,屋子里香烟弥漫,几十双眼睛紧盯着投影仪中不断变化的数据。数据中心的技术我丝毫不动,大家的工作更是帮不上忙,后半夜大伟睡着了,但更多的一线同事却始终坚守。

一夜无眠,但数据中心的同事们创造了一个奇迹,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这样大规模的IDC机房实现无人看守的情况下工作正常,一切都是通过远程操控,同时几个危机预案也准备就绪,以防不测发生。那一刻,身处全国各地的用户毫无异样的在使用着微信、QQ、腾讯视频、腾讯游戏,但他们不知道在天津滨海还有这样一群人在冒着生命危险保障着信息的顺畅传输。

客服

小妹

要说腾讯最苦逼的员工,谁也不会跟客服的同事抢。腾讯的客服是所有业务中挨骂最多的一个,游戏被封号了,微信支付绑不了卡,在微信上买东西被骗了,甚至视频里看不到吴亦凡了,用户遇到问题第一个想起的总是打客服电话。离开腾讯后,大伟在使用产品时也遇到过问题,这时你唯一能解决的希望都在那组客服的电话号码上。腾讯新员工入职的时候会专门做客服的培训,因为每个员工也都要扮演客服的角色,大伟离职一年多了,还在以前员工的身份帮朋友们解决问题。

客服电话永远是热线,甚至比加拿大移民局还难打。即使打通了,很多问题客服也不能马上解决,在用户耳中就是用各种官话套话来应付。但只有身处其中才知道客服的难处,腾讯有上千款产品,总用户更是高达十亿,所有这些纷繁复杂而又是天文数字的问题抛来,不敢想象客服所面临的压力......

腾讯的客服面对的压力不是常人能够想象,她们面对的是五花八门,前所未见的挑战,产品上的问题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解决,更高层的权限要跟各个产品部门去协调沟通,但产品部门哪个不是忙得跟世界末日一样,又有那么多的宇宙无敌高冷团队,客服的话语权小的可怜......

他们渴望帮每一个打进电话的用户解决问题,但解决问题又需要极强的产品知识,一个产品还好说,但要深入了解1000多款产品难度可想而知。

遇到问题的用户都是带着气打来电话,情绪难免激动,一位客服同事说,这几年他把世界上最难听的语言,最狠毒的诅咒全都听便了。在客服团队,心理疏导是领导们最关心的事情。她们的薪水最少,话语权最低,但承受的压力和担负的职责却远超任何一个产品团队。现在,作为一名腾讯的普通用户,真心呼吁腾讯的高层们更加重视客服同事,也更加重视用户们的声音。

讲解员

在腾讯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岗位,深圳腾讯大厦总部中设有一个非常高科技的展示厅,里面对腾讯的发展历程和重要产品都有直观的展示。每天都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团体前来参观,而讲解员团队此时就是腾讯的门面。大伟认识的讲解员同事们,是对公司了解最多的一群人。她们熟悉每一个热门产品的最新数据,她们清晰的记得公司发展历程中每一个重要的节点,她们甚至还要解答各种战略问题,对未来的公司走向做出展望。

讲解员每天要接待十几波甚至几十波到访的客人,慢性咽炎在他们身上是普遍的职业病。一刻不停的说一天话,解答各种问题,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是巨大的挑战,但她们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不管是面对普通用户还是国家领导人。她们可以用9种语言对外介绍公司,他们也不断的寻找各种高科技手段来展示业务,她们甚至还要辗转各种重大展会。就是这样一群不懂编程不懂代码的同事却是公司最资深的业务高手,整个公司除了Pony马,她们或许是最有战略思维的同事。就是这样一群普普通通的,在各个领域前线的战友们,组成了腾讯。

所以你要问我为什么如此怀念这家公司,我最想念的是这些值得尊敬的同事。腾讯的价值观我到现在也背不下来,但在所有这些看似普通的同事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一种相同的精神,那就是“责任”。那份对用户、对产品、对专业、对同事的责任感把人心都汇集到一处,即使再苦再累也总是有一股信念在支撑。这份“责任”的信念推着每一个人不断向前走,甚至互相追逐互相竞争,朝着一个有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目标努力。或许,这就是“使命感”吧。

腾讯的经历给了大伟一生太多宝贵的东西,它让一个花光所有存款读完MBA的毛头小子在北京安家立业,让一个找不到人生方向的迷途青年寻找到毕生追求的职业方向,它更让一个骄傲自满的愤青结识了那么多优秀的导师,认识了那么多宝贵的品质。

对于我来说最宝贵的是,腾讯帮我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每天跟优秀的同事和行业内最顶尖的专家相处,让我学习到太多专业之外的人生道理。而这扇窗也成了我选择移民的一个契机,到现在我还在不断反思自己移民的原因,没有答案,但在腾讯的日子让我重燃心中的激情,更让我有自信去追求人生的目标,去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腾讯这家公司并不完美,大公司病显得尤为严重。大公司病是一个综合病症,腾讯最重视创新,为了解决创新能力的问题,在组织结构上划分了众多高效、快速、互相竞争、自我决策的团队,但同时也造成了部门之间的割裂,缺乏合作、信息壁垒、互相拆台的事情时有发生。这曾经让大伟非常苦恼,然而,在不断的竞争和博弈中,残酷的环境也在激发着个人和团队的快速成长。或许它仍然有诸多问题被大家诟病,但作为一名前员工,没有一家公司让我抱有这样深的感情;作为一个普通的用户,我也为能创造出这么多优秀产品,不断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中国公司而感到骄傲。

每当想起同事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当年那场举世震动的“3Q大战”。经过一个多月的不眠工作,当公司为那个“最艰难的决定”而举办发布会的时候,当外界所有人抛来谴责和谩骂的时候,大伟哭了。推开会议室的门走出去,我发现很多同事都留下了的眼泪。那些眼泪中饱含了艰辛、委屈、不解,但同时,眼泪也让每一位同事坚实的站在一起,抱团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移民加拿大之后,一个前员工眼中的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