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不再,中国的好莱坞投资从 48 亿美元降至 4.89 亿

就在 11 月 9 日,派拉蒙终止了与华桦传媒的合作协议。

从第一部内地票房突破 3 亿美元的《变形金刚 4》开始,两家公司就打过数次交道,关系良好。华桦负责了包括《忍者神龟》、《碟中谍 5》和《星际迷航 3》等多部派拉蒙电影在内地的宣传和协助发行,并在去年成为了《变形金刚 5》在中国的独家伙伴。就在今年 1 月还传出了华桦注资派拉蒙 10 亿美元、和上影一起为其未来三年的电影制作提供 25% 资金的消息。

但是这一切因为“中国对外投资政策的改变”而终结了。这种改变自去年开始:2016 年末,发改委表示会关注房地产、酒店、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而在今年 8 月,当局对抑制国内企业的海外投资发出了更强烈的信号,他们在一份以发改委、商务部、外交部和央行名义发布的通知中表示,会对违反境外投资规则的企业进行惩罚,并建立违规投资黑名单。

在政府一系列限制资本外流的动作之后,中国公司对好莱坞的投资热情急速冷却。类似华桦和派拉蒙分手的事情因为之前也已发生多次:在今年 2 月份,联合睿康本计划以 1 亿美元购得好莱坞千禧年影业(《敢死队》、《伦敦陷落》)的控股权,但是在 8 月宣布不再考虑收购;再往前,安徽铜企鑫科从 3.5 亿美元收购 Voltage Pictures (《拆弹部队》)的交易中抽身;而高调投资好莱坞的万达被迫放弃 10 亿美元收购迪克·克拉克制作公司的计划。

这种突然的转变在数据上的体现就是一个大跳水:与 2016 年惊人的 47.8 亿美元投资规模相比,资金外流受到更严格监管的 2017 年见证了一个下降 9 倍的转折。

“现在每个人都很低调了,” 洛杉矶的电影制片人 Scott Einbinder 说道,“尽管仍有交易发生,但是都特别克制了。”

突然缩水的投资对于好莱坞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据统计,近几年来好莱坞电影制作资金的来源有 35% 靠海外投资,其中中国占了大头。

这些中国玩家里不仅有 2012 年就以 20 亿美元收购北美最大 AMC 院线、并在 2016 年 35 亿收购传奇的万达,还有电广传媒、1905 影业、DMG 等等。这些注资从 2014 年开始一路走高。就在那一年,奥飞以 6000 万美元参投了制作中的《荒野猎人》、《刺客信条》和《细胞分裂》;复星则以 2 亿美元从华谊手上抢走了前华纳总裁杰夫·罗宾诺夫创立的 Studio 8;之后在 2015 年,湖南电广传媒一口气与狮门达成 3 年参投 50 部电影的协议,涉及资金 3.7 亿美元,而一向只管引进和发行的中影集团第一次投资了海外电影《速度与激情 7》。在最近三年获得热度高涨的票房大片背后,你总能发现中国公司的身影。

自 2012 年开始,那每年多出的 14 部特种分账片(3D 或 IMAX)充满了吸引力,因为它们往往能揽走 34 部分账片里的大部头票房。这让投资进口大片显得水到渠成。如果在内地推得足够“聪明”,效果可能让人惊喜:DMG 推《钢铁侠 3》时不但说服小罗伯特·唐尼来到中国,还将范冰冰加入了中国特供版,《钢铁侠 3》在中国取得了 1.2 亿美元票房,占到其海外票房的 53.2%。

有了这个开头之后,有中方注资的电影里难免就出现了更多的中国元素。显然好莱坞片方和中国公司都在想同一件事:如何更好地迎合中国观众。因此动作大片往往将场景移至中国,并安插一些不重要、但是能让观众会心一笑的中国配角。在中国有大量戏份的《变形金刚 4》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它是首部内地收获 3 亿美元的海外电影。这似乎让很多人意识到,他们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这种趋势延伸到了拥有杨颖的《独立日 2》和拥有景甜的传奇出品电影,加上年初那部拥有甄子丹和吴亦凡的《极限特工 3》(它由上影和华桦的投资,在中国一天的票房抵过了北美 20 天),像是在向好莱坞证明:中国市场的确是你们的救星。

在片方和投资方看来,这本来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中方投资让电影不愁资金,电影根据需求添加适当的中国元素,再加上中方在内地的推广,也许能吸引更多的中国观众(这很可能将拯救一部平庸的电影),也为双方进一步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而在受教育不深的中国市场,“迎合”的难度非常低,有时候只需满足少量条件,比如有动作特效场景,以及中国演员参演等等。

从这点上看,这些投资带来的不只是票房的繁荣,还有好莱坞电影对自我要求的降低。

理论上投资减少可能也有这么一个好处——在缺少金主之后,好莱坞也用不着迎合金主了——不过好莱坞还想征服这个巨大的市场,我们还是不便过于乐观。

目前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替代中国留下的空缺,尽管仍有外资流进好莱坞,比如卡塔尔主权基金在 2010 年买下了米拉麦克斯,随后将其卖给卡塔尔 BeIN 传媒;新加坡的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GIC)入资了演艺经纪公司 CAA 和 WME-IMG——但是这些投资都相当谨慎,“这是一个你必须知道自己做什么才能赚钱的产业。”

分析师指出,当前来自其他产业的亿万富翁们成了主要玩家,因为某些大人物想要某部电影成为现实,这个项目就被绿灯了。比如 FedEx 的创始人弗莱德·史密斯投资了 Alcon 娱乐,也是《银翼杀手 2049》背后的最大推手;海湾丰田公司的所有者 Dan Friedkin 在 2014 年启动了制片公司 Imperative 娱乐,出品了《金钱世界》。

但是中国留下的空缺毕竟太大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好莱坞都将很难找到替代品。那些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制片厂,就这样被戳破了美梦。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金主不再,中国的好莱坞投资从 48 亿美元降至 4.89 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