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白夜追凶》之后,会有更多外国人追着看国产剧

文 | 九连环 冯泽平

美国观众也要陷入猜关宏峰、关宏宇到底还有多久才能查出真相的谜局中了,就像他们猜《纸牌屋》里下木总统还能走多远一样。

11 月 30 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宣布,Netflix 已经买下《白夜追凶》的海外发行权。根据 Netflix 2017 年第三季度财报,这家流媒体巨头会员总数达到了 1.09 亿人。单论数量,Netflix 的用户数大概只有国内视频网站用户数的五分之一,但这个消息之所以这么受人关注,是因为 Netflix 已经进入全球 190 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如饥似渴地追了这么久 Netflix 自制剧之后,我们的国产剧终于也反向输出了一回。

上一次传出登陆 Netflix 的国产剧还是《甄嬛传》,2011 年出品的宫廷剧。在版权方乐视网兴奋地放出消息后,事情反转再反转,最终的结果是时长 76 集的《甄嬛传》被剪成 6 集在 Netflix 上线,评分只有 2.6 分(满分 5 分)。

《甄嬛传》之外,不是没有其它剧输出海外。这些剧有两个鲜明特质,第一,大多是古装题材,比如《步步惊心》在韩国,《大秦帝国》在日本播出。第二,这些剧集所辐射到的基本还是文化相近的亚洲国家,再远也就是非洲、欧美国家里海外华人较聚集的区域。

很长一段时间里,“国产剧=烂剧”的等式被人广泛接受。打开电视,看到的不是婆媳间的家长里短,就是完全不接地气的都市爱情剧。美剧则代表了另一个方向,制作精良、节奏分明。虽然时有烂尾,但能在国内社交网络上成为流行话题的,大多是美剧中的精品。

“这部剧拍得很有美剧质感”——豆瓣上如果哪部国产剧能获得这样的评价,就已经算是最高程度的赞扬。

2017 年,不止一部剧获得这样的评价,它们的共同点是都由视频网站参与出品。

视频网站需要依靠头部剧集来拉动会员付费,因此在题材拓展和节奏设置上都更向美剧靠拢。看看今年几部大热的网剧便知:《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题材都是悬疑侦探剧,没有流量明星,都由更年轻新锐的制作团队操盘。这些主创,同时也是常年接受《犯罪心理》、《24 小时》等美剧熏陶的一代人。

因此 Netflix 选择《白夜追凶》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对跨越了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来说,追凶破案这个永恒主题,再加上身怀秘密的英雄、法医、警察这套标准的人物设置,不需要太多解释,照样能够让观众迅速接受剧情。这可比《甄嬛传》华妃的“一丈红”好理解多了。

但 Netflix 挑中《白夜追凶》,原因又不仅仅是剧集质量那么简单。

国际用户数的增长幅度已经明显高于美国本土的用户,Netflix 想在全球市场中分一杯羹。除了在美国本土制作之外,Netflix 还参与到非英语地区原创内容的生产中。日本的《深夜食堂》第四季就是由 Netflix 出品并发行,近期还和韩方合作制作首个韩国综艺节目“Busted!”,重制动画片《圣斗士星矢》,发行首部华语自制剧《摆渡身》……

带着这么多优质内容,Netflix 一直试图进入中国市场,从 2014 年开始就有新闻称它将落地中国。但因为政策等种种原因,Netflix 至今未能如愿,最终等来的进展也只是去年 4 月份,宣布与爱奇艺达成在剧集、动漫、纪录片、真人秀等领域的内容授权合作。

Netflix 要入华,就只能先从内容上的合作开始。视频网站势必是它绕不开的合作伙伴,从优酷手上买下《白夜追凶》的海外发行权,也可以看做是 Netflix 靠近国内视频网站的示好信号。

《白夜追凶》只是个开始。以 Netflix 为代表,国外发行网络对中国市场的好奇心,外加国产剧集原创力的进步,国产剧集对外输出将是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下一个扛起大旗可能是腾讯。由腾讯影业制作的《藏地密码》,从立项之初,目标瞄准的就是北美市场。腾讯影业副总经理、黑体工作室负责人陈英杰在接受 36 氪采访的时候就提到,为了打入全球市场,腾讯找了好莱坞编剧 Adam Armus 和《法医秦明》编剧团队来一起做故事构架,以期能同时吸引到本土及海外观众。剧集虽然还没制作完毕,海外发行就已经在接洽中。

但无论买卖双方怎么一拍即合,剧集对外输出的前提都是类型突出,质量过关。好消息是,视频网站打算投入更多钱到内容开发中。今后让外国友人看国产剧,也许可能不是梦。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甄嬛》《白夜追凶》之后,会有更多外国人追着看国产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