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屎记》

作者:@河森堡

前两天穿过青海戈壁时,路旁有一个非常简陋的公共厕所,没有下水道,几十年的陈年老屎在深坑里像巧克力冰沙一样堆的老高,还冒着尖。我当时在公厕里不禁脑洞大开,我想几百年之后,这个厕所将会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类学研究宝库啊。

后世的人类学家对粪堆进行柱状取样,发现一段屎层里有着异常强烈的放射性,经研究发现,这段屎对应着共和国1964年到1967年在公厕西北罗布泊进行的核试验,以此为定年线索,人类学家发现了更多的细节。

比如说在1949年之后,粪堆里寄生虫卵的数量开始明显下降,说明共和国政府在当地开展了大规模的群众卫生运动,但是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的这十年里,寄生虫卵的数量有所回升,这或许意味着基层卫生组织由于某种原因而瘫痪了。

1960年左右的粪层中,发现了一些肌红蛋白,对于这一现象的解释,人类学家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自70年代末开始,粪堆里的硫元素比例开始逐渐增多,这或许意味着当地群众饮食中蛋白质的比例开始上升,人民群众的生活逐渐改善。

80年代中期的粪层里有个惊人的发现,人类学家找到了一张擦屁股纸,在做了同位素比对后发现,这厕纸竟然是从日本进口的,青海的一个戈壁公厕中竟然发现了日本进口的擦屁股纸,这说明啥?说明改革春风吹满地了!

自90年代开始,每年对应的粪层越来越厚,这意味着当地人口越来越多,而且粪堆中的同位素越来越多样化,说明公厕里方便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原来的无人区已经变成一个旅游胜地啦~

2010年以后的粪堆里,人类学家甚至还发现了手机,在读取了其中的数据后,后世的学者清晰地看到了21世纪初,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真想把这公厕里的故事扩写成一个短篇小说,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屎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