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明代皇帝居然这么能吃

已经是年末了,劳累了一天的你小跑着离开公司,迎面寒风呼啸,看得见自己呼出的白气在漆黑的夜里变幻着形状。你叹口气,心里寻思:再过一阵子,鼻毛又该冻住了。这个时候,如果能给你端上一大碗热腾腾的食物,那简直是心灵复苏大保健啊。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膳”)里,宝玉同姐妹们在大雪天,用铁炉、铁叉、铁丝网烤着鹿肉吃,成为大观园里岁末的温馨一幕。豪门贵族如此,那么皇帝们又是怎么填满自己的胃呢?

南京光禄寺志里记载了一则明永乐元年(1403)十月明成祖朱棣的宫膳用料,让现代人得以一窥皇家饮食。但那些期待看到山珍海味的人们可能要失望了,即使贵为一国之尊,明成祖的饮食也不过是燌羊肉、清蒸鸡、椒醋鹅、烧猪肉之类,一个月的用料也只是猪肉七斤、羊肉六斤、鹅一只和鸡三只,至于蔬果更是寥寥。

比起太祖朱元璋早膳十二道、午膳二十道的奢华(洪武十七年(1384)六月的御膳内容),明成祖显得简朴许多,食材品类比起现代人也有所不足。不过,父亲膳食里没有的香油烧饼、砂馅小馒头之类的北方面食,却被端上了儿子的餐桌。

到了弘治三年(1490),宫廷菜又变得阔气起来。《大明会典》记载的殿试礼部晚宴所需的食材品类已达二十种,其中不乏鹿、香蕈等珍稀食材。而理论上,动辄猪两口、羊三只的分量让新晋进士们一天的人均食肉量达到了明成祖的数倍。值得注意的是,迁都北京后,宫膳也顺其自然地减少了米饭的使用,面食开始在宫廷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到了万历年间,大明宫廷更加穷奢极欲。《宝日堂杂钞》记载了万历三十九年(1611)一月的皇家食材,共计达五十种以上,其中御膳所用材料三十二种,包括猪肉一百五十斤,鸡三十三只,鹌鹑六十个等,足足够他的皇帝祖宗吃上一年。

相比皇帝,李太后的食谱较御膳更为丰富,有猪肚、香荩、石花菜、榛仁、松仁等新鲜食材。皇后则基本上只享受了太后份例的一半。诸皇子公主的份额更显得寒碜,但每月猪肉十八斤、鸡四只、鹅两只的待遇还是能与永乐元年不相上下。

而这些食材甚至还只能算是小头,万历年间除了上述每日的膳食还有三日一进、六日一进的诸多花样。以太后为例,每月的三日一进共用猪二十口,羊二十口,甚至豆豉都用了一百五十斤之多。

至于菜色,据万历年间《事物绀珠》载,当时的皇室饮食更是令人眼花缭乱,仅面食一项便有八宝馒头、菊花饼、红玛瑙茶食等六类五十一种,肉类则有荔枝猪肉、玉丝肚肺、锦缠鸡等近四十种,汤品、蔬果更不用提,大概能让现代人吃上一年不重样。不过即便如此,当时的“美食”放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现代社会,挑剔的吃货们也许会觉得并不好吃。

与菜品种类增长相对应的是飞速上涨的预算。万历年间,宫膳一月膳食用度竟达银一万二千两之多,折每天四百二十余两。而在当时,一两银子能购买两石米,合三百七十余斤。按照2.5元/斤的购买力估算,万历年间皇宫内外每月就要花掉超过一千万的伙食费,实在是让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现代人瞠目结舌。

不过老朱家还是为他们的口腹之欲付出了代价。当崇祯面对着摇摇欲坠的江山时,也失去了吃饭的心情,把宫中各级食材份额削减了多半。而现在,用买买买填补心灵空虚的人们是不是也能体会到这种后悔呢?但当代人至少比明朝前辈们为乐观: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下一次馆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次。

来源:公众号“网易数读”(ID:datablog16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明代皇帝居然这么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