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合理的限度内“该出手时就出手”

作者: 凌天夜

我大学有个同学,你一眼望去,活脱脱一个阳光暖男。可是只有我们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怎样令人讨厌的存在。

他在宿舍经常通宵打游戏,晚上键盘噼里啪啦地响,连着麦时不时地怒喊一声,吵得宿舍其他人完全没法休息。舍友们好言相劝,他每次都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再犯,可是第二天晚上那刺耳的吵杂声又再度响起。

终于有个粗壮哥们忍不住了,半夜从床上跳起来,随手抄起一把椅子作势要砸过去,骂道:我CNMB的,你再他妈吵老子剁了你。他看了看粗壮哥们那愤怒的眼神,瞬间就怂了,可是却装模作样地不知道嘀咕什么,不一会儿就慢悠悠地溜进自己的被窝了。

我认识一个女同学,有一段时间被一男的恶心得不行。那男的整天给他发些暧昧的话语,逮着各种机会粘着她不放。她明确地拒绝了好几次,可是他依旧死缠烂打,完全没有退却的念头。后来,他变本加厉,到处宣传他和她是男女朋友送系,还干涉她的正常交际,这让她十分的愤怒和困扰。

我问她:你不请学院的老师帮忙协调一下?她无奈地摆摆手说:我在朋友圈警告她,也让老师教训了他,可还是没用啊,他还是纠缠着不放。

后来,远在千里之外的男友听到这事气不打一出来。连夜带着几个兄弟坐飞机赶过来,在学校路上堵他。他们这几个兄弟个个都是校篮球队的,长得特别壮实,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她后来和我说,那孙子求饶的可悲的样子和之前厚颜无耻时的可鄙的样子,让她感到了莫大的讽刺。后来他再也没有找过她。

前一阵子回家,听隔壁的叔叔在抱怨,神情非常的激动。原来,他儿子前几天被一个高年级的小孩逼着下跪磕头,还各种言语侮辱。叔叔气不过,问我觉得该怎么办。我和他说:这事肯定要找家长,要让他们明白这不是小事。结果叔叔更生气了,说:呵呵,我早找过了,人家根本没当回事。说什么小孩子过家家的,都是在闹着玩。

不久,我又见到了叔叔,他却一脸眉开眼笑。他得意地和我说:前几天下午我叫了几个兄弟骑着摩托车在路上截那小子,把那小子吓坏了。我吃惊地问:你们把那小孩给揍了?他说:没有,那哪能?那小子突然间见这么大阵仗,差点没尿出来。我就是警告他一下,让他下回别乱来。我说:怎么说他也是小孩啊,这样不太好吧。他不乐意了,说道:小孩咋了?是小孩就能平白无故欺负我儿子?要不是看在他还小的份上,我早揍得他不成样子了。

我看了看叔叔他儿子,笑容确实比以前灿烂了不少。

回顾起这些事,我想了许多。

诚然,以暴制暴的方法是肯定不对的。可是,对于一些毫无沟通必要的“人类”,为了捍卫自身的正当权利,在合理的限度内“该出手时就出手”,以较为强硬的态度让他明白你不软弱的事实,想必也是无可非议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合理的限度内“该出手时就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