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帮会也配留在武林?我江湖自有规矩在此!

“师父,为啥那些姑娘女侠刚和我语笑晏晏,一听说我是巨鲸帮的,立刻就翻个白眼?”

“傻孩子,报啥帮名儿啊,以后就说你是海上游迹的一介少年浪子,最爱读麦尔维尔的《白鲸》,喜欢闻龙涎香与海风混合的味道。姑娘们立刻扑你怀里。”

“怎么,我混帮派还丢人了吗?”

“你也配混派?你混的就是帮。”

“那还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去了。你看名门正派,那都是大侠。“武当昆仑、华山青城,哪怕没学过武功,只要拜了师父,出得门来,哪个不是少侠?咱们哪,都只是武林低端人士。”

“区别有恁大吗?”

“你以后下山就知道了。你砍个人就是江湖火并,人家砍个人就是替天行道。你钓姑娘是居心叵测,他们钓姑娘是风流倜傥。你去亲姑娘肩膀手指是意图猥亵,他们去亲姑娘肩膀手指就是吸毒疗伤!”

“师父你怎么哭了……我说到你伤心事了吗……”

“唉,反正你个巨鲸帮的,就别和武当派的去抢妹子。江湖也有等级啊!都他妈看师父和老爹老娘啊!”

“师父您别激动,您跟我说,啥叫帮,啥叫派?”

“简单说吧。江湖上,帮和会是差不多的。派呢比我们高端一点。教比较邪门。我们这种帮呀,那就是江湖的低端,武林的蝼蚁。”

“您给说说?”

“先说我们帮和会。啥叫帮呢?那就是大家帮忙啊。上到丐帮,中到咱巨鲸帮,下到盐帮槽帮,那都是行会性质。说难听点,小黑社会。英文里叫gang,日本叫极道,又叫yakuza。”

“那派呢?”

“派呢比较高端点。你看啊,咱们这个帮,一般都有个总舵,范围比较散。派呢,一般都扎在某个地方,比如少林派、武当派、青城派、华山派、昆仑派……派比较像日本的道场,就是一个学院性质的。你入门去学武功,出来就是某某派子弟啦。”

“也就是说,派比咱多一个学院性质?”

“是啊,所以一派掌门人都抹不开面子做坏事,动不动说咱是名门大派。学生都穷得苦哈哈,还不能赊帐和抢钱。为了接济,大派一般收一些名江湖人士做俗家子弟。像什么龙门镖局的都大锦,就是少林派俗家弟子——这样他被殷素素灭了门,还有少林派为他出头。”

“那,派与派之间就不火并了?”

“才不呢,只是火并法子不同。比如,咱巨鲸帮要和青龙帮抢地盘,就打架;他们名门正派呢,就是为了抢些虚名,什么盟主啊、天下武功第一啊,之类的,好像大学评比争先进。你想,学院嘛,武功不能输人啊。”

“那,派其实也掐架,就是比较斯文好面子是吧?”

“孺子可教也。”

“那,教呢?”

“教比较邪么。他们一般都灌输一个啥概念,然后忽悠大家一起去折腾。有些教比较清净,比如全真教;有些教比较折腾,比如明教。各家教派宗旨不同。”

“我明白了。这帮会主要靠利益,这派主要靠师徒武功关系,这教主要靠信念。师父我总结得对吗?”

“聪明。”

“那师父,其实我们都是违法组织吗?”

“看情况。帮永远是违法组织,只看上头肯不肯睁一眼闭一眼;派呢偶尔是合法的,毕竟人家是学院嘛,教武功。武功是个麻烦事,你不能因为人家有那功能推倒姑娘,就把他阉了是吧?所以朝廷有时也就容派们办着了。教基本是朝廷要对付的,因为它们邪门。”

“那凭啥咱们是最低端?”

“因为派都是学院少爷;教呢虽然邪门但好歹是意念高尚,就咱们帮比较物质,所以被大家看不起了呗。”

“那,师父,我们这种武林低端人士,活着还有啥价值呢?”

“价值多着呢!这你就想不开了吧!且听师父为你慢慢道来。”

“第一,你发现没?每次所谓武林大会,总要有一群江湖豪杰围观,所谓群豪,所谓群雄,其实世上真正的大英雄就那么几位,其他都是咱们这些武林低端人士凑数,当背景,站脚助威。比如屠狮大会张无忌大战周芷若,大家就要帮着八卦他们的情史;少林寺萧峰燕云十八骑到场,大家就要帮着吼几句骂骂萧峰……嗨,真正的大侠就是主角,咱们就是负责捧场和旁白的观众!”

“第二,你发现没?大侠们经常打着不分胜负,那怎么体现大侠们厉害呢?就得靠我们这些垫脚石。谢逊是在王盘山打了巨鲸帮的老大才显得武功绝佳的;俞莲舟是一路把巫山帮给收拾了才显得俞二侠威武的;别说这种小帮了,连宋青书都在屠狮大会把丐帮龙头给掐死了才显出九阴白骨爪的;黄蓉是在轩辕台打狗棒法修理了丐帮三长老才成了帮主的——江湖需要等级,谁来当垫脚石呢?那就是我们这些在帮的,武林低端人士。”

“第三,你想啊,那些名门正派虽是主角,也要吃喝拉撒,钱不能凭空而来,那靠什么呢?比如余沧海的青城派,就是靠各镖局各帮在进贡钱财,所谓花钱买平安嘛。咱们这些在帮的做些粗活累活,一转手孝敬了名门正派的少侠,唉。”

“所以你看,这就是我们武林低端人士的价值。咱们最苦最累最没人权,被主角拍死了当垫脚石,还要负责送钱。这就是咱的宿命——但是,咱们是有价值的。”

“师父我都被你说丧气了。咱的价值在哪儿呢?”

“傻孩子,你想。任何金字塔,都得有底座。咱们就是江湖真正的底座。咱们是看客,是观众。但没有咱们来衬托着帮腔着,那些锦衣华服的江湖少侠还他妈臭美啥?他们那些空中楼阁花里胡哨的武功没有我们负责惊叹,还有谁去欣赏其艺术价值呢?咱们是蝼蚁,但却是支撑着整个江湖的蝼蚁。但凡武林盟主什么的聪明点,都知道不可把咱们清出江湖——如果江湖上每天都只剩下逍遥派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少林派那些和尚、恒山派那些尼姑、昆仑派那些躲在山坳里的,这还算什么江湖呢?峨眉派灭绝师太那么嫉恶如仇,也没想过把江湖上的低端人士小帮都给铲了嘛!”

“师父您这一说,还真有道理。”

“所以呀,其实真正离不开咱们低端武林人士的,是江湖顶上那些人。咱们不捧场,不帮衬,不去参加任何武林大会,自己去占山为王或者回乡务农,他们就没人供养没人帮衬没有了优越感。他们可不得着急?再者,你看咱们低端武林人士多好说话?又他妈不去抢武林盟主,不去练独孤九剑,也无非想太太平平做低端武林人士当当巨鲸帮,衬托一下天纵英才主角光环的少侠们——这样还他妈要被人赶尽杀绝,真不知道武当少林嵩山峨眉那些人都在想啥。连任我行当教主,都要召集三山五岳的帮。若没了我们这些低端帮众的无私奉献,他就只能关起门来,自己跟自己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啦!——那他娘能有什么滋味儿?”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低端帮会也配留在武林?我江湖自有规矩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