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跨国外企裁员潮一浪高过一浪:外企光环褪去

跨国外企裁员潮一浪高过一浪:外企光环褪去

广告

41岁被迫离开,最黄金的15年都献给了跨国公司。

8月28日7点半,北京的清晨飘过蒙蒙细雨,像过去6年中的每天那样,方飞(化名)依然准时出现在北四环辅路上等待诺基亚[微博]班车的到来,这趟班车环绕半个北京城后驶向位于南五环外的亦庄开发区。班车上的人已日渐稀少,7月18日,诺基亚中国区员工得知公司将大幅裁员的消息,8月中旬,2400名员工开始陆续接到正式裁员通知。几天前,方飞刚刚签署了补偿协议,协议规定最后签署期限是8月29日,如果员工不签约并协商未果,诺基亚将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

虽然已被裁员,方飞依然习惯每天去诺基亚办公大楼里呆上几个小时,大多数工位都是空的,很安静。9月30日,将是方飞的离职日期。“还有一些同事选择坚守,拒绝签署赔偿协议。”方飞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是盼着被裁员,真的接到了裁员通知,内心的滋味很难形容。”在他的描述中,诺基亚依然是一家值得尊敬、人性化的伟大的公司。

最近一个月,诸如阿里巴巴[微博]、华为、腾讯、亚马逊[微博]这样的科技巨头已将招聘会开到了诺基亚中国亦庄办公室的门口,方华和其他一些做研发的同事很快就找到了工作,10月初即将去新公司上班。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除了研发同事之外,其他部门的员工在这轮外企裁员潮中将要面对的是巨大的择业压力,即漫长的失业期。

8月下旬,离开思科的立迪 (化名)将简历放到招聘网站,随后他陆续接到了一些猎头电话,这些猎头还顺便要走了其他被裁员的同事电话。

27岁投身外企,41岁被迫离开。立迪将人生中最黄金的15年都献给了跨国公司。在摩托罗拉[微博]呆过6年,在思科干了4年,再加上前后在两家中型外企工作了5年。如今,已过不惑之年,却面临重新择业的中年危机。事实上,这是中国80年代改革开放后诞生的一个新群体的现状,这个体面的特殊阶层是精英的一代,他们多数出身名校,有着镀金的简历,但是人到中年,却发现自己正站在尴尬的十字路口。

此刻,与立迪有着共同命运的人满大街都是。从今年开始,跨国外企普遍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裁员潮。就在几天前,在一个本土IT公司的招聘会上,立迪碰见了他的前摩托罗拉的同事,他们在2007年同期离开摩托罗拉,分别去了不同的外企,而如今又尴尬地相遇在同一个招聘会上,两人远远地打了一个招呼。

光环褪去

曾经的外企,对于在90年代毕业的中国大学生来说,充满了光环。90年代末,去北京东三环大北窑上班是一代中国年轻人的梦想,那里曾是惠普[微博]、摩托罗拉这些全球最负盛名的IT巨头的中国区总部。穿着体面,举着笨拙的大哥大喋喋不休的“超级大SALES”穿梭于摩天大楼、五星级宾馆,享受着高薪、充足的假期、不菲的报销补助,偶尔还去欧美总部开会、培训,虽然外企的办公室政治与职场生活有时也如过山车,但是这些在1990年代开始外企职业生涯的“黄金一代们”对这种生活乐此不疲。

1996年,立迪大学毕业, 先去了一家国企。用他的话说,当时就想攒点经验去外企闯荡,那时几乎所有的IT工程师都憋着股劲儿想往外企钻。为此,立迪先辞职去了一家小公司,为的是工作清闲,可以准备思科工程师认证考试,这是外企敲门砖。1年后,立迪终于如愿去了摩托罗拉,这是2000年,摩托罗拉正值鼎盛时期,立迪的工资比以往翻了三倍。

“那时,在外企白领眼中,一些本土民营企业还处于土得掉渣的阶段,他们销售做的英文PPT根本没法看。”在外企工作多年的销售鲁平方(化名)这样回忆道。2000年代,外企白领正是最风光时期。应该说,时至今日,他们依然保持着某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就像那些出身名校的学习尖子,即使出了校门混得并不如意,在同学聚会上依然还保持着心理优势一样,他们认为自己骨子里很优雅。但是现实已变得如此残酷。“太舒服的日子有时也容易让人变傻,说好听一点是单纯。”鲁平方自言自语道。

2007年底,立迪主动离开了日渐衰落中的摩托罗拉。与他同期离开的同事不少,他们中有的首先去了民营IT企业,但是呆了不到一个月就离开。“在外企呆久的人,与本土民营企业的文化其实格格不入。”鲁平方也这样认为,“双方的思维方式、表达方式、上下级关系都不同,外企的文化相对温和,似乎不那么激情澎湃,但是气氛比较宽松。”

2009年,立迪去了一家美国中型IT企业,原因是他得知这家公司即将被思科收购。2010年,立迪所在公司被思科收购,这是他盼望中的事情。但是2012年7月,立迪接到了公司的裁员通知,被告知“所在岗位不存在”,这让他感到无法接受,并拒绝签字。

事实上,并购后的裁员已成了商业世界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并购后的消化率不高往往是大企业的通病。

失落的岁月

在IBM[微博] 干了N年的肖则(化名),原本想在IBM干一辈子。用他的话讲,自己非常热爱这家公司,年少时,经常听老板说起“蓝色巨人”的伟大,诸如IBM每年投入到研发的资金规模相当于一个小国一年的GDP等等这样的故事,IBM的每个人在潜意识中都会认为自己的公司改变了整个世界,我为此而自豪。“凭心而论,IBM的薪酬在业内并不算吸引人,但是IBM的员工往往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工作,这就是公司的文化。”肖则认为,“自己在IBM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即使最终被裁员,也并不后悔。”

2014年1月,肖则所在的部门被一家中国著名的IT公司收购。此前,这个消息在业内传了很久。1月底,IBM开始启动裁员计划,内部称之为“阿波罗计划”。据IBM离职员工透露,IBM将在全球范围内“至少裁员1.3万人”,并给出N+3的补偿方案。肖则在这一轮裁员中选择离开。

10月1日,是肖则原部门并进新公司的第一天,他的前同事们将去新公司上班。他们中也有一部分选择离开。据肖则透露,IBM给出了三种方案,A。选择留下,该员工在IBM的工龄并入新公司体系内;B. IBM一次性买断工龄,员工到新公司后重新开始工龄计算;C. 选择离开,公司给出“N”的补偿方案。“接下来,我还会首选在外企工作,尤其是美国公司。”肖则认为,自己已适应了这种文化与环境,沟通相对简单,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惯了,很难改变。”不过,他也承认,“接下来,在大外企工作的机会将会变得很少,大家都在裁员。而且,现在大学生择业的首选是公务员、国企、民企,其次才是外企。”

难以割舍的圈子

从2012年起,弥漫在外企的裁员潮开始逐渐升级。此时,外企已不再是大学生就业的首选。2012年7月,诺基亚表示要关闭中国两个区域销售中心;接着,惠普宣布将于两年内全球裁员2.7万人;8月,摩托罗拉宣布裁减4000名员工。

鲁平方认为,“大企业病是让外企增长放缓的普遍原因。表现之一是流程过于繁琐。很多部门会参与其中,有个笑话是这么讲的,平时你看不到领导,但是他们在流程审批的时候一下子都会冒出来。”

其次,近年来,外企人员流动频繁,开始留不住人才。在外企的职场生存法则中,国籍决定了你所能上到的最高位置。一个流传已久的经典说法是如果外企是五层楼的建筑的话,每层楼的人依次是:五楼是本国人;四楼是其他国家的外国人;三楼是东南亚华人;二楼是有总部工作经验的海归或者有政府关系及客户背景的中国人,所谓外企的中国高管;一楼则是一般中国本地雇员。

正因为如此,在外企中,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升迁的天花板,而且大家都习惯了从外企A跳到外企B,或者再跳到外企C这样的路径。就像美国影星乔治·克鲁尼在影片《在云端》中塑造的那位拿着白金卡整天飞来飞去的裁员专家一样,David从大学毕业开始进入外企,他已经在这个圈子20年了,20年外企生涯,他跳槽不计其数。

“一旦进了外企这个圈子,一般很难离开。”立迪说,“他的相当一部分同事在被裁员后选择了在小外企工作,日子也算滋润,但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大外企已经没有位置。”

事实上,经过岁月的沉浮,对于大多数一线的员工来说,他们开始意识到外企的体面生活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离开了这个平台,一切烟消云散,你将无法再透过CBD摩天大楼的落地窗,喝着咖啡俯身观赏城市的车水马龙,也无法免费享受五星级酒店的丰盛早餐。这是习惯带来人性的折磨,当你一旦习惯一种舒服的生活,然后命运再让你去过艰苦日子的时候,你会变得无所适从。“一旦你去了一家知名外企,然后你就会想着去更牛的大公司,小公司根本不想去。”鲁平方感慨,“人总是这样,从低处往高处走容易,但是从高处往低处走,自己在心里都会过不去。”

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40906/121020231471.shtml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3458/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