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蒜:要多美丽,就多美丽

昨日秋分。先来看一组热门微博消息。

彼岸花是日本人的叫法,曼珠沙华也是。名字来由上面有解释。它在《中国植物志》里登记的正名是叫红花石蒜(Lycoris radiata),很多别名奇奇怪怪,却并不怎么好听:蟑螂花,死人花,平地一声雷,老死不相往来……看名字就已经觉得很有个性,殊不知实物更是独特而美丽。

这样的盛景其实国内也有。至少今年,是不用特地跑到日本去看的。

南京中山植物园、杭州植物园,都有大片石蒜花海(上海植物园也有,不过数量略少)。所有照片都是在这两处拍得。虽然原来更多,面积逐年在减少,但好歹也还有足够可以看的地方。尤其要挑阳光好的日子,晨间大概六七点,光影渊蔽,照得人与花都通透。举目望去,一片艳红花海,美得丧尽天良,惊心动魄——没亲身经历过,根本无法领略那种视觉冲击力:到那时,会觉得网上关于它的所有流言蜚语,都是多余的。

因为总喜欢生长在阴暗幽深的地方,譬如坟头,开花又是如此血红颜色、孤绝姿态,全株还有毒性,红花石蒜在东亚文化里似乎一直没有什么太好的寓意。与之有关的象征是死亡、宿命、绝望之爱,喜欢看动画片的小伙伴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不过石蒜属并非只有红色这一种。白、黄、粉、玫红、蓝紫,都十分常见,甚至还有开花过程中颜色变换,或者由不同种杂交而来的杂色。西方人丝毫不介意它们背后有什么含义,大大方方,称为「中国郁金香」——花色丰富,形态别致,非常受欢迎。最重要的是石蒜属的种质资源十分丰富,随随便便两个说不定就能杂交出漂亮的新颜色来。要多美丽就多美丽,它们的能量还多得很呢。

今年跑了南京与杭州,终于把各个色系都收集全了。哈哈哈~

白色的长筒石蒜。皎洁舒展,与百合颇为神似。

白里带一点儿乳黄和粉红的乳白石蒜。

淡黄色的稻草石蒜。

浓黄的中国石蒜与忽地笑。两者形象颇为雷同,学长说比较靠谱的辨别方法是看花蕊长度。明显长于花瓣者,为忽地笑;与花瓣长度仿佛者,一般为中国石蒜。

白底紫红色条纹者,名香石蒜。据说有香味?未曾仔细闻过。

粉色的夏水仙,也叫做鹿葱或是粉花石蒜。没有拍到好的照片,借一张网图。

玫瑰色的玫瑰石蒜。这一株略显发育不良,花朵很小。

颜色最为绮丽的,换锦花。花瓣是介于玫瑰紫和桃红之间的颜色,花瓣尖端略带蓝紫色调。开出来颇为好看。

红花石蒜另有矮化的变种,名为矮小石蒜。感觉花蕊更短,花瓣无皱缩,花药更大粒。

石蒜属的花期普遍集中在 7-9 月,但另有一种 4-5 月开花的血红石蒜,颜色是较红花石蒜更深的猩红色。没有见过,心向往之。再借一张网图。

中山植物园和杭植也有大片黄色的石蒜,8 月中下旬是盛花期。但总觉得黄色没有红色好看。

在杭植还见到了非常可爱的杂交种,大概是由红花石蒜和黄色的杂交而来,色泽接近浅粉与浅橘之间,大概是古人所谓的「妃色」。

石蒜的名字和身份如今被多多诟病。网上不知碰到多少回,要么是嫌它倭气重,要么是嫌它附庸风雅,一如嫌弃玫瑰艳俗。每每看到都觉得可厌至极——风雅当前,花朵美得毫无芥蒂,人却因为自己的欲望、不理解、勾心斗角,在这里吵得乱七八糟。叫花知道了,真是丢脸。

红花石蒜的花期,这两日便要过去。据说杭植的已经凋谢得差不多。来不及的看花的,莫要辜负好时光啊。

P.S. 石蒜开花时没有叶子,一枝花便是一个光杆司令;茎干又脆。一脚踩下去便倒掉,再也扶不起来,一生就这么结束了。赏花时,请万分当心脚下。

附赠彩蛋~因为实在难得被拍好看所以忍不住发出来。手里的花绝不是采的,而是来自被废弃的内部资源。石蒜有毒,除非像我一样有渠道又不要命,否则断断不要效仿。

来源;http://zhuanlan.zhihu.com/plant/1985517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石蒜:要多美丽,就多美丽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