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河边的题壁诗人

午饭后散步,在人迹罕至的护城河边,竟然遇到一首诗。作为一个更接近文艺的普通青年,对题壁这种事还是有着莫名的好感的,古人就总喜欢在白墙上涂涂写写,崔颢一首《黄鹤楼》,苏东坡一篇《题西林壁》,文雅千古。

如今当然写诗的少了,即使愿意写也不用那么辛苦找一面墙,因为博客可长,微博可短,观者甚众。可是混混沌沌中忽然看到一首诗,还是一首题壁诗,我惊讶地四处眺望了一下,仿佛有一种捡钱的惊喜。

那首诗,是用水分不足的记号笔潦潦草草地写在护城河边的石头墙上。这一段路我几乎每天都来,诗肯定是新写的。看了一遍之后,我愣在那里发呆。这是一首情绪失落的诗:“人活陆拾古来夕,巧出一个真到理。全家老小不欢喜,就连妻子也闲齐。嘴不说,心里气,身上有病直古夕……”

60岁、一家老小、身体不太好……我猜作者是一位头发花白、胡子拉碴的大爷,他做什么的呢?旁边小区的保安?还是附近那个建材市场的搬运工?或者是碰巧路过这里歇歇脚的心情黯然的大叔?无论做什么,他肯定有点文艺气质。只是他可能识字不是太多,因为他这首诗没有标点符号也就算了,错别字还有点多。

我尝试顺了下:人活六十古来稀,活出一个真道理。全家老小不欢喜,就连妻子也嫌弃。嘴不说,心里气,身上有病至古稀……

老、烦、病、苦深深地藏在这几行诗里,却又一字一句拼命地往外跳。几行字沿着护城河边的石墙,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处,歪歪扭扭。可以想象,这位大爷当时肯定沮丧至极,所以才有了这首沉重的诗,几乎每一字都有叹息,每一句都跨越了很长时间,每一行都说了一个故事。可以想见,这位大爷有着折曲的经历,满心的失落和满腹家务纠葛的懊恼。

短短几行诗,把自己繁杂的思绪表达得如此清晰,我忍不住有点心疼,这位大爷到底在这里徘徊了多久?他是不是在夜幕中来回走了很多遍?愁苦万千,终于忍不住信手涂鸦,不如此,不能抒怀。

我不知道该在这首诗面前停留多久,因为我一直试图拼凑出这位大爷的相貌,可是总也没法清晰起来。犹豫再三,我用手机把这首题壁诗拍了发到微博上,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其实,我开始是努力想把诗往后续上几行的,可是我没带笔。不过即使我带了笔,估计也续不下去。你想想,以我的年纪和阅历,怎么能读透一个60岁老人的人生感悟呢?

可是,如果我带了笔呢?

我也许会像微博那样跟一条评论:其实,人活七十才是古来稀,还有十年呢,大爷,您最后想开了吧?(文 / 巩高峰 )

(摘自《南方人物周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护城河边的题壁诗人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