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外婆出去玩

我们无论去到哪里,都一定会带上外婆的。要不然怎么办呢?她快九十岁的人了,要是把她一个人撂在城里或口里的话,那多可怜啊。虽然我们生活也不好,在山里四处奔波的,连个像样的床也没法给她老人家支一张,也不能给她弄点好吃的东西,但大家好歹都能在一起,无论干什么,都放心。

我妈说出来的理由则是:有老人在嘛,出去玩的时候,就有人看商店了嘛。

可惜这个算盘没打好,别看外婆年龄大了,人还灵醒得很呢。又刚刚从口里来,看到什么都稀罕极了,玩心比谁都大。一听说我们要出去玩,她就不声不响一个人悄悄地换了衣服和鞋子,戴上草帽,拄上拐棍,早早地站到路口等我们了。

我们实在不想带她出门。没办法啊。以前在库委沟,住的是木头房子,虽然跟牛圈差不多,但人走空了至少还可以象征性地锁一下门。但到了沙依横布拉克,住的是帐篷,一定得留人看门的。再说外婆毕竟上了年纪,爬坡上坎的也不行了,哪能跟上我们这么利索的人。我们和她一起出去的话,得先猴一样窜出去一截子,再等她老人家半个小时,然后再窜一截,再充满耐心地等。在险要处,还要陪着她老人家提心吊胆地一步一步挨过去 总之,出去玩的话,只要带上外婆,肯定不会玩得尽兴。

但要把外婆一个人留在家里的话,我们在外面也不会有多自由自在。一路上又老操心着家里,只想早早回去。除了惦记她一个人在家寂寞,不安全以外,还有她老人家总是把货架上好吃的东西自以为不露痕迹地偷出来,发给附近的小孩子。

我们出门半个小时后,就开始掐算了:开始少苹果了……再过一会儿又想:一把糖又没了……回去的路上:这下好了,泡泡糖盒子也空了……

于是,每次回家的情景便是这样的:小店门口簇拥的孩子们一哄而散,剩一地的果核糖纸。外婆笑眯眯地站在最里面,高高兴兴地、假假地说:“今天生意好得很!特别是吃的东西卖得最快!”

这倒也罢了,哄了小孩子总能落下点人情(我们这里的小孩子每次到森林里拾柴火回来,都会在我们家门口的柴火垛上扔一两根)。

她一天到晚自作主张地胡卖东西,就不可原谅了。

有一次,她把二十块钱的胶卷两块五毛钱就卖出去了。那个捡了大便宜的人,第二天居然还想来捡,被我们骂了一顿。然后我们又回过头使劲埋怨外婆。谁知她老人家还振振有理:“那么丁点大的小盒子,哪值这么多的钱?你们不要乱卖东西!” 看,她还说我们在乱卖。我们板着脸,都不理她了。过了一会儿她好像终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但仍然虚弱地为自己进行最后的开脱:“再怎么说我还是收了他两块五,总比一分钱不要白送给他强嘛……”

家里有了这么个老太太,真是毫无办法。

另外,她注意到了我们三块钱就卖出一瓶啤酒,于是从那以后,不管什么酒她老人家一律都三块钱卖。包括很贵的那种伊犁特。我妈说:“这样可不行,外婆看商店的时候,我们得留下一个人看外婆。”

当然啦,在外面玩多好啊,我们谁也不愿意做留守的那一个。于是便轮流值日。开始我们两个还都挺自觉的,到了后来,就开始赖皮了。谁的动作快,谁腿长,谁就占便宜。我这人比较老实,早上吃了饭,总是要刷锅洗碗什么的,因此总是吃亏,总是眼巴巴地看着我妈扬长而去,而且还没有多少怨言。我妈就不一样了,每次自己迟一步让我占了先机的话,就开始使劲怂恿外婆搞破坏了“妈,你看,妹仔又要带你出去玩了,还不快点穿衣服,还不快点跟上!”

一面又得意洋洋地冲我大喊:“娟,你等一等嘛,外婆也想去,你顺便把她带上吧!”

我大惊失色,外婆喜出望外。我装作没听到似的,拔腿就跑,外婆来不及穿好衣服,把大衣和拐棍都挟在腋下,跌跌撞撞就冲出来了。我妈又好心地追上她,给她戴上草帽,推着她往我这边跑:“妹仔,你慢一点,等一下外婆嘛!”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而我呢,总是跑得很远了,又忍不住回头看,看到外婆还在沼泽边的草地里蹒跚着,急急往我这边赶。她的身子瘦小佝偻,闪闪乎乎,摇摇晃晃的。她还一点儿也不知情呢,一个劲儿地怪我走得太快了:“妹仔啊,你慢一点啊,你慢一点啊,我撵不上你呀……”

让人心里忍不住一片动荡,一片汪洋,柔软的呀,于是两只脚再也走不动了。

外婆在这山野里多么孤独……

每次都这样,心一软,就完了。接下来想也想得到这一趟行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通常是我搀着她慢悠悠地磨蹭到前面山路拐弯的地方时,她就满意了:“娟哪,走了这么远了,好了,今天玩够了。我们回去吧,你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就只好跟傻子似的,再慢悠悠把她搀回去。而在家里,我妈早已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只等我回来和她交班了。

当然,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也会用这一招来对付她。可她的结果总是比我好,因为我一个人在家的话,外婆更“不放心”。所以每次出门没走几步她就能把外婆撂下。

有一次她去爬左边那座山,外婆自然也跟去了。我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外婆就该被甩下回来了。可是这一去,整整两个小时。而且最后还是外婆一个人回来的,不晓得出了什么事。

我连忙问她走了多远。

她说:“极远极远极远极远……”

我问,山高不高?

她说:“极高极高极高极高……”

我说:“那你一个人怎么下来的?”

她连忙转过身,让我看她的屁股,问我磨破了没有。

我气坏了,我妈也真是的,怎么能让外婆一个人走那么远的路回来?两个小时呢!

外婆又说:“好高好高的山哟,我从没见过那么高的山,爬到半路(吹牛,她能爬到一半?)就累得不得行了,你妈硬要我上去。你妈又拉又扯,硬是把我拖了上去,背了上去……唉呀呀 好高的山哪!骇得我一身汗……那里头好多的树呀,到处都是,那么粗的(展开手臂比划了一下)有,那么粗的(把手臂展得直直的又比划了一下)也有,也没见有谁把它拖回去当柴烧,估计从来也没有人进去过(又在吹了),好高啊好高啊……我这回可是上去过一次了,呃,这回晓得了,呃 再也不想了,我再也不去想它了……”

可是从那以后,她就天天都开始想了。她天天坐在帐篷外,仰着脖子遥望对面半山上那片浓重的森林,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那么粗啊……从没得人进去过……”

出神的呀,旁边的稀饭沸得都顶掉了锅盖还不知道。那是她平生第一次进入森林。

(选自《阿勒泰的角落》 作者:李娟)

————————————————————————————————————————

《阿勒泰的角落》是关于新疆的最美丽文字,由作者1998-2003年之间陆续完成并在《文汇报》、《南方周末》等发表的短篇散文集结成册。作者以天然而纯真的笔调描述阿勒泰地区哈萨克族日常生活点滴趣事:做裁缝、可爱的孩子、来来去去的陌生人。她刻画的不是一组有关新疆的异域风情,她刻画的是我们内心的牧歌:白雪和阳光,青草和白桦林,优美、明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带外婆出去玩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