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能量了吗

昨天看2009年时的照片,发现那时候真瘦。我感叹说,我要减肥啊。于是长河说,我们跑步去吧!

他定了45分钟的时间,我跑出去10分钟就不行了,停下来气喘吁吁地走。长河恨铁不成钢,说:跑!给我跑!一巴掌一巴掌地在背后推我。

于是很多人诧异地看着,后海边上,一个长相很有喜感的光头男子,骂骂咧咧地推着赶着一个满头大汗的死胖子,一步一颠地往前跑。

但我并没有因此发愤图强,只要长河一跑到前面看不到我,我马上偷偷停下来歇脚。后来长河怒了,在大街上咆哮:林鹤!你是要闹哪样!要点脸行不行?你看你都胖成啥样了?你这样还嫁得出去不?

其实,被身边优秀的朋友鞭策时,我总是感激涕零,但越长大越发现自己真的很难被改变。读书的时候曾经尝试把自己变成阳光健康主流励志的好学生,目的明确计划严明日程紧张,但订下的计划总是一再被废。工作了之后也曾尝试把自己变成积极向上开拓进取“正能量”充盈的职场精英女性,最后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是一个懒惰散淡能不干活就不干活的女丝。

我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是“对”的。但没办法,从童年打下的烙印就注定了自己是这样的人。

我的前东家是一家以贩卖成功学书籍和商业领袖传记为业的民营图书公司。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本叫做《人生不设限》的书,讲一个天生没有四肢的澳大利亚小伙子如何身残志坚,不但游泳足球十项全能,而且自己写书出唱片开公司。

我被那本书深深地触动了。因为那个阶段我正处于事业最最最最最迷茫的阶段: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住着被黑中介打了隔断的破房子,穷丑矮胖,没有对象,坑爹骗娘,事业无望。我也反复自我鞭策:人家一个没有四肢的人都能有这样的成就,你活成这个样,要脸不?

后来,我陆续给一些出版物写字,结果发现,那些讲身体修炼、心灵保养的文字都是我这种熬夜近乎猝死的人挺着疼痛的颈椎写出来的。悲观和慵懒大概不是什么正能量,但是如果强迫自己成为一个乐观的人而不得,所获得的愧疚感和负罪感,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呢?

我现在感觉,人间苍凉而残酷的原貌,远远比人类的高尚品德和美好愿景更能击中心灵。因热爱某事物而产生的忘我之境,所产生的驱动力,或许也远远大于“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功利心。顺应自己的本性,愿原力与你同在。(文 / 林鹤 )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正能量了吗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