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传销伎俩还挺恐怖的,记​我在韶关的15天流水账

11.9—11.24,这短短的十五天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像在做梦一样,不是什么好梦,但是在这个梦里我看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能从那里面出来全靠机智的小伙伴们,感谢的话我不多说,过命的交情何须言谢!

事情的经过其实非常的简单。(写个流水账好了。)

我原本在我家里那边的一个公司里做着出纳过着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十月中旬的时候有个阿姨联系我妈,当时打电话的时候我问我妈她是谁,我妈说是以前一个租我家房子的一个阿姨,小里的妈妈,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没见,现在却突然联系上,但是我也没多问。没几天妈妈就说想去找那个阿姨,那个阿姨说在广东那边做生意,行情也挺不错的,说得我妈妈有点心动就想要过去。我就跟我妈说,还有两三个月就快过年了,要做什么等过完年以后好好弄,做生意不急这一时。妈妈想想也对,那就过年以后再说。

快十月底的时候我想换个工作,就跟妈妈提了提,妈妈说你想辞就辞吧,重新找就行了。十一月初办完交接手续正式辞职以后我在家里呆了两天,妈妈看我在家里也是无聊,就说要不你去找小里的妈妈玩几天吧,工作的事不急。我和我闺蜜都是比较爱玩儿的,所以哪里风景好有好吃的特色都会特别感兴趣,韶关的风景挺出名而我又没有去过,就这样,我买了11月9日中午十二点半的车票,几经辗转,在11.10日中午到了韶关。(在快到达韶关的时候我发了个微博,并且定位了下。)

来接我的除了那个阿姨以外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小露(那个阿姨告诉我那个女孩是她的同事,现在她在一个电子厂工作,那个女孩是厂里的文员。)我以为接到我以后会带我回她们住的地方休息下,但是她们并没有,而是带着我在韶关的街上一直逛,我告诉她们我很累了,坐了一天一夜的车,没有休息好,我想先休息一下。她们告诉我住的地方有点远,晚上再带我回去休息,今天先买点生活用品。一直逛到晚上九点左右,我叫她们回去了,她们说先打个电话问问住同一个宿舍的人回去了没,然后小露就去打电话了,阿姨一直在我旁边。没几分钟小露过来说,宿舍的人加班,没回来。天又晚了,同宿舍的人又没回来,这样的情况下只能去住酒店了。她们找了一个非常小而且很便宜的那种小旅店,登记的时候要身份证,几个人住就要几个人的身份证,她们说没带身份证出来,问旅店老板能不能只要一个人的身份证登记,老板说不行,问她们记不记得身份证号码,她们也说不记得了。后来一看是在没办法了,老板就说让她们登记她们身份证或者现在的住址越详细越好,就这样我们在那家旅店住了一晚。第二天照样带着我在韶关市区一直逛街买东西,买的东西还挺齐全,毛巾、牙刷、袜子、鞋子、喝水的水杯,刷牙的漱口杯。一直到晚上她们带我坐公交去了她们住的地方。她们住的地方很偏,不过我并不担心,如果我住在城北而景区在城南,我有大把的时间慢慢过去好好玩。却没想到我不担心景区路途是否遥远,而应该担心我的人身是否安全。

到宿舍的第二天她们买了很多东西回来做饭,从早上到晚上都有人陪着我聊天,让我学打牌,我不打还不行,说我不把她们当朋友。一直到晚上,阿姨说你过来玩也挺好的,韶关这边风景挺不错,在这边工作也是件好事。你能边工作边玩,有钱拿,多好啊,然后旁边的人就撮合,各种说好话,还说这份工作做不做不要紧,让我先听听课,到时候不做也行,但是听课之前得先把手机给阿姨保管者,因为培训的时候接电话是对讲课老师的不尊重。然后就半强迫我去另一个房间里听小露给我讲课。听课的人当然不止我一个人,阿姨和原本在那个房子里的人都一起拿了小凳子坐着跟我一起听,另外有一个人守在外面。就这样上了两天,我说要出门她们就说我才来,不认识路,不给我出门,然后就拉着我说要教我打牌。当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她们就说带我去小露的朋友家串门,然后阿姨和小露就一左一右的带着我去了另一个地方,并且在那里住了下来。

那几天蝶子她们看我一直不出现,QQ不回,微博不上,短信不理,电话也不接。很担心我,就一直打电话,手机一直在她们手里,我根本不知道有没有人打电话给我。她们一看一直控制着电话不给接也不行,就让我回电话,但是不能聊太久。在她们的监控下,我给蝶子回了电话,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也没想着直接传递什么特殊信息,我怕蝶子不明白我的意思而被她们看出来,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会看我看得更紧,到时候传递信息更不好传递。蝶子听了我的电话以后就放心了,认为我没事,只不过是玩太嗨把她们忘了。挂了电话以后短时间内我是不可能再拿到手机的,我必须争取当天给她传递一些信息,时间拖久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于是我当着她们的面又给蝶子东扯西扯的发了些错误信息,并且夹杂了SOS的求助信号,我知道蝶子肯定能明白我出事了。然后我的手机当天就直接收到不下五十个陌生人的未接来电。她们问我,我就说是游戏里的朋友打电话让我上线玩游戏,我没理朋友们朋友们着急了就打了这么多电话来,然后就这么稳住了她们,她们也没想太多,还说我朋友挺多的嘛,然后我就跟她们拉家常糊弄过去了。

再后来朋友们给我发短信打电话以后她们不会让我全部回,让我选择性的回过去,然后我看到其中一个问我要游戏账号,说有装备放我那里,要上我的号拿装备,我就趁机把我妈妈的手机号码发过去给了她,并且把这段短信删除,虽然我很笨,但是我也明白如果不是亲属去报警,在没有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警察是不会立案的,所以我的想法是让朋友们联系我爸妈,让我爸妈去报案。(说到这里,我想感叹下,这到底是阿姨做人太成功让我父母对她毫无防备呢,还是其实我只是爸妈充话费送的赠品呢。其实这个也不能怪我爸妈,谁能想到认识十多年掏心掏肺知根知底的人会在你背后给你来这么一下。)朋友们联系到我父母了,我父母也不放心,当天就给我打了电话,她们没让我接,到了晚上就让我回电话,在这之前会提前告诉我我该怎么样跟我父母说,让我父母放心我在那里。(她们设计好的说辞是我在那边工作,六点以后才下班,所以白天她们是不会给我接电话的。)一边让我在这边骗父母,骗朋友,阿姨就在另一边安抚我父母。就这样,朋友的第一次通知家人的求救被阿姨安抚了我父母以后沉寂下去了。没办法,我朋友又再次联系我父母,我父母急了,打我电话没人接以后就打给了阿姨,甚至是直接跟阿姨说我被人控制了,还发了求助的短信和我妈妈的电话号码给我朋友,我的处境很危险让我父母去报警,这些一切的一切都直接跟阿姨说了。我的脑海就浮现了一个画面(小咩的爸妈跟狼说,小咩的朋友小喵说小咩遇到坏人了,让小咩的爸妈去救小咩,狼就说,羊爸羊妈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咩的。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还不放心吗?)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即使不死也会缺胳膊少腿的了,我真的很害怕。阿姨告诉我父母,那些打电话给我父母的人都是我游戏里的网友,看我很久没上线玩游戏所以说出来的谎话,说我不想这广东那边上班,所以发信息给我朋友,让我朋友去烦我父母,想让我回家继续跟她们玩游戏。对,就是这样的说辞我妈信了。后来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在,我说阿姨也在,然后我爸说让我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回个电话给他。过了几天我爸又打电话来,晚上她们让我接,我爸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在,我只能说一个人在宿舍里,然后我爸问我是不是真的有危险,问我他要不要去报警,我电话一直被监控着,只能说我很好,我没事,别担心,一切都很好。爸爸这边也彻底的放心了。

短短几天,我很好,我没事,别担心,一切都很好。这些话已经变成了我的口头禅,我甚至在想,也许我该彻彻底底的骗朋友们,台词我都想好了:我之前跟你们都是在开玩笑,我其实并没有危险,我发那些短信只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只是想看看我在你们心里有多少分量而已。被我骗到了吧,一群傻孩子。我想骗她们,让她们安心,让她们相信我真的是在开玩笑,我很害怕她们不管不顾的直接买车票冲过来,我害怕她们过来了就会有危险。那段时间精神压力真的很大,都快要崩溃了。

后来我想,朋友们在努力,那我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们的目的主要还是给我洗脑,洗脑成功以后用身份证和钱购买产品加入她们,然后骗更多的朋友过去。钱才是她们的主要目的,没人会想背着人命的。好,既然是这样,那么就得先取得她们的信任,乖乖听她们的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顺着她们来,她们有一句口头禅……【听话就让你荣华富贵,不听话就让你五官错位。】慢慢的,我和她们相处的不错,她们也没为难我。不过能出门的时候,她们还是挺怕我做出什么事来的,所以都是一左一右拉着我,或者男的就直接搂着我,别人一看就是感情很好的姐妹或者小情侣。她们也不会去有岗亭之类有警察或者警局在的路,挣脱她们逃跑也不现实,首先每天只有两餐,早上七点钟一餐,中午两点钟一餐,根本没有那个体力去跑得过她们。看到路边的交警大声叫救命求助?抱歉,她们会跟交警说我精神有问题。晚上开门跑也不现实,她们都会把门反锁,开门必须要用钥匙开,撬窗………..算了,即使我有那个本事撬开我也没那个勇气跳下去,所有的逃跑办法我都想过,但是还是…….没办法。只能尽量和她们周旋让她们放松警惕,给我的朋友们争取时间想办法。

就在23日那天下午,那个房间的领头人接了很多的电话,然后逼问我是不是我的朋友报警了,警察已经带人找上门了,那天下午很混乱,很多人转移了,剩下我和领头人还有来接我的两个人的时候,领头人叫我打电话给我朋友确认是不是他们报的警,我意识到我的机会来了,回家的机会,错过这次我断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他们叫我打给谁我就打给谁,打了两个都说没有报警,那么她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所以我得抓住第三个打电话的机会,接通电话以后问她是不是她们报警了,带着人过来了,她说没有,我说我已经知道你们带着警察过来了,然后不管电话那边的她说了什么,我就在这边用最大的声音盖过她的声音,说我知道你们报警带人过来了,我在某某公园门口等你们,你们过来接我,然后我迅速把电话挂了。【我之所以敢这么说原因在于,1、这件事已经闹大了,警察都找上门来了,她们必须尽快撤离。2、在此之前我有意识的暗示她们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在这边做这个,没人会相信我,我不可能给你们拉人过来,即使我说了我的朋友们也不会过来的。这样我在这边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留着我就像颗定时炸弹一样,警察随时找上门,这颗炸弹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后来可能他们想清楚了,既然留着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带着我又不一定我会发出什么信号让他们被抓,我就这么被带到路边被送出来了。其实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在做梦,就这样,我就出来了?后来给朋友们打电话问是谁带着警察来的,朋友们告诉我他们都不在这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挂了电话以后就跑车站去了,当时就想着回家去找蝶子。后来警察叔叔打我电话,把我从车站领回了派出所做笔录,两点多的时候朋友老远的从深圳跑过来接我,又连夜坐车回广州,再辗转去了深圳机场飞回昆明。24日下午四点半下飞机,六点钟正式和蝶子见面。短短的十五天,却比我前半生都还漫长。我能成功出来多亏了大家这十几天来的艰辛努力和不放弃,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出我的感激之情。v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些传销伎俩还挺恐怖的,记​我在韶关的15天流水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