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英雄总无路,天下千年酒,不解此一愁

英雄总无路,天下千年酒,不解此一愁

广告

timg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岳飞之死,是赵构和秦桧罗织的冤狱所坑,这点众所周知。

莫须有三字不足以服天下?韩世忠都咆哮过了。然而赵构秦桧君臣二贼,还是倒行逆施。

然而细算岳飞之死,不是赵构第一次坑他了——甚至,也不是最阴险的一次。

众所周知的悲壮故事:

岳飞北伐,朱仙镇大战后,一度打算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被赵构十二道金牌召回。

大家一起叹恨。后人读书至此,都觉得昏君奸臣,又蠢又坏,无可救药。

——其实这里,还是小觑了赵构和秦桧的手段。他们才不蠢呢。

——如果这里单是反应慢、胆子小、金牌召回岳飞,还没那么可恨。

话说,1140年北伐,算一次反击战。先是金军大军南征,南宋朝廷慌了手脚。

赵构在五月下旬到六月,连下御札,让岳飞出兵:这时用得着他了,话说得殷切热情。

此时岳飞在鄂州,荆襄之地经营许久。北伐是他夙愿,终于可以了。

同样,五月到六月初,金军在顺昌,攻打刘三相公刘錡军时受挫。六月十九日,赵构给岳飞下令:

刘锜在顺昌屡捷。兀朮亲统精骑到城下,官军鏖击,狼狈遁去。今张俊提大军在淮西,韩世忠轻骑取宿。卿可依累降处分,驰骑兵兼程至光、蔡、陈、许间,须七月以前乘机决胜,冀有大功,为国家长利。若稍后时,弓劲马肥,非我军之便。卿天资忠智,志慕古人,不在多训。十九日三更。

岳飞一向希望南宋执行的思路:左路军在陕,右路军在淮,自己在中路;哪怕左右路不出击,好歹可以牵制金军。

如此岳飞自己的军队,从荆襄向河南,加上他一直谋划的“连接河朔”——跟河北的敌后部队一起合力,让金军四面起火,是一套立体攻势。

赵构此时的“张俊提大军在淮西”,就是右路牵制了;指望岳飞在中路,纵横陈蔡,“乘机决胜”。

事实上打起来,也很成功:

六月岳飞作为中路军出击后,二十二日克颍昌,二十四日克陈州,二十五日克郑州。到七月,已克洛阳了。

但到七月,已经开始有牺牲了:

七月十三日郾城之战,杨再兴——也就是杨铁心杨康杨过的祖上——牺牲于此战,是传奇里所谓“小商河之战”。七月十四日,颍昌府大决战,再次取胜。

为何艰难?因为右路张俊已开始撤退了。七月八日左右,赵构已发班师诏。于是金军得以会集兵力,在中路与岳飞死扛。

赵构再下班师诏,七月十八日班师诏送达岳飞处,岳飞上表力争,赵构不管,继续下令班师。

本来这时,兀术已经北向,岳家军离开封不远了。再往前一步,就是还于旧都了。黄河以南的国土,大有可能收复;甚至岳飞已经打算破酒戒,破黄龙府,“与诸君痛饮”了。

这里头有点阴森的背景:

先是秦桧的亲信罗汝楫上表:

“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

“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这句话,细想来,让人不寒而栗。

赵构是先撤了张俊的右路军,陷岳飞于危局,再下诏班师的。明明赵构、秦桧和罗汝楫都很清楚“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

明明六月十九日还在要求“乘机决胜,冀有大功,为国家长利”,还在勉励“往底必禽之利,丕昭不世之勋。勉尔壮猷,钦予时命”,过了二十天就撤队友、看热闹、下令班师了。

——你在中路推,我先把右路队友给你撤了;哦你居然赢了?行,这时下令再让你撤。

你敢往前推,不但违诏,而且非常危险,而且死了活该。

所以,从来不是赵构反应慢应变差。这里的时间差,透着狡诈与阴险,甚至有点借刀杀人的意思:

你不回来?那就孤军过去,被金军吞没吧!

于是岳飞南归。

屠洪刚那首歌怎么唱的?

“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熟悉后来故事的诸位,应该发现了:

这一次朝堂搞笑把戏,许多熟脸都出来了。

这一次坑岳飞班师前后,大可以看做后来赵构秦桧搞死岳飞的彩排。

一年多后,当赵构秦桧联手搞岳飞时,就是这个罗汝楫弹劾岳飞。而张俊依附秦桧,不仅帮着岳飞,还一度参与过搞韩世忠。

赵构和秦桧把岳飞弄死之后,张俊因为很听话,成了清河郡王,三镇节度使。

大概对赵构而言,张俊这种“只要给够我银钱,让我咬谁就咬谁”的,特别好使吧?

话说,赵构最让我觉得滑稽的一件事,是这样的:

之前岳飞收复荆襄,赵构去问胡松年:我知道岳飞治军好,没想到破敌也这么出色!

胡松年估计都听愣了,只好跟赵构说个基本常识:

惟其有纪律,所以能破敌。

换我是胡松年,大概还得补一句:陛下您是有啥误会吗?本来纪律和破敌效率就可以是正相关的,普鲁士喜欢斜阵战略的腓特烈也这么认为:打仗靠机动力,机动力则靠纪律。怎么您还给弄两边去了呢?您有点常识没有啊?

大概赵构那会儿,活了半辈子,都当皇帝了,还不知道治军纪律与战斗力是挂钩的——反过来想想,他之前接触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又或者,他潜意识里就觉得:能打的,都是无秩序的流氓;治军靠谱的,都是不能打仗的庸才?

所以这才一辈子缺安全感缺到发疯,遇到个能打又讲纪律的,就要按死才放心?

话说,岳飞在被迫班师前,有所谓:

“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

这里并不是他得意忘形,要酗酒了。

《宋史·岳飞传》说:岳飞年少时很能喝酒,后来不喝了。因为他跟赵构之间有个豪迈的约定:

“少豪饮,帝戒之曰:‘卿异时到河朔,乃可饮。’遂绝不饮。”

他答应了赵构:戒酒!

到河朔收复河山时,再喝!

所以他展望未来,说直捣黄龙时与诸君痛饮,是他一直天真地记着,他对赵构的承诺。

然而我们也知道了:

赵构其实,根本就没打算再给岳飞喝酒的机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5830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