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柳传志:你光漂亮不爱我,又有什么用?

柳传志:你光漂亮不爱我,又有什么用?

广告

1

1988年,柳传志招了一群年轻人。其中,孙宏斌先进入联想,随后才是杨元庆。孙宏斌非常耀眼,展示出惊人天赋,而杨元庆并不起眼,进了公司三年依然默默无闻。

几年后,风云突变,柳传志把孙宏斌送入监狱,杨元庆却临危受命。

2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运城偏僻的潘西村出生,村里穷,父母给他取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名字,盼着他能走出这家乡。

孙宏斌母亲是村妇女主任,父亲在太原西山矿务局工作,两人忙得没法顾家,他们叮嘱孙宏斌:“你是长子,身为哥哥,你必须要坚强独立。”

孙宏斌机灵,他去玩游戏,把角色分配好,谁都玩不过他,其他孩子崇拜他,大孩子也愿意听他指挥。

大人们时常讲起城市生活很多彩,孙宏斌在一边听。后来,他每天跑到镇上一家书店看书。书店门还没开,孙宏斌已经等在门口,北方天冷,但孙宏斌每天都来。

他在书店看一整天书,有时饭也不吃,店长要锁门时,他还不知道,店长看到,便每天延迟一会关门。

读书时,班里排名,孙宏斌硬要争第一。

15岁,孙宏斌身体不适,错过高考。校长惜才,帮他申请了再考一次的机会。孙宏斌考上武汉水利电力学院,花三年时间,学完了本科四年学业。

随后,孙宏斌考研,20岁不到就成了清华研究生。

杨元庆比孙宏斌小一岁。

他出生于安徽合肥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长得白净、肩膀宽实,说话不够自信,常带着口头语:“我觉得……我觉得……这个……这个……”

与15岁考上大学的孙宏斌不同,杨元庆18岁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大学毕业考上了中国科技技术大学,拿到了计算机硕士学位。

杨元庆热爱文学,认为写文章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多年后,媒体称他为“儒雅谦逊的乖孩子”。

3

< 年轻的柳传志 >

孙宏斌在清华读研时,柳传志下海经商了。

1978年,柳传志还在中科院工作,他照常回到办公室,取出当天的报纸,发现第三版上有一篇文章,上面详细地介绍了提高养猪效益的新办法。

以前的报纸都是政治新闻,柳传志意识到:气候要变了。

1984年,40岁的柳传志辞去中科院工作,出来创业,领导曾茂朝给他拨了20万,作为他的启动资金。

柳传志把一间二十平方的小平房改成公司,把空间格成两间,水泥地面,石灰墙壁,开了公司第一次会议,屋里三条板凳,坐满了公司所有员工。

为了把所有最响亮的名字都用上,公司名字定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前身)。

image

毕业后,孙宏斌谋到一份中科院差事,生活安稳。但待了不久,他就从稳定的工作离职。他觉得,做学术能看到头,做生意不能。

1988年,柳传志成立香港联想,进军海外。但他发现公司员工几乎年纪都比他还大,且性格务实,只爱科研。

他迫切要找到有闯劲的年轻人。

5月份,大学生毕业期,联想包下《中青报》一整版,上面写:“加入我们,跟我们一起创业。”

柳传志发话:“联想从现在开始不仅要大量招聘年轻人,而且要大胆提拔年轻人,提拔错了不是错, 但是不提拔、不培养是大错。”

招聘出来后,来了500个应聘者。笔试面试过后剩下58人,但计划只需16人。

考官举棋不定,柳传志一拍板:全要了。

孙宏斌被招进联想。

孙宏斌驭人有术,他把招聘他的陈恒六认作“大哥”。大哥出差回来,孙宏斌派两辆车去机场接他。等他走进办公室,孙宏斌一声喝令,全体员工就齐刷刷站起来。

孙宏斌能做,大哥能言,两人打配合,柳传志把最重要的企业部交给了他们。

不久,孙宏斌就在企业部做出了1700万的销售额,占到总销售额的4.1%,并亲手建立十三家独资的分公司。

他一手选拔分公司的人,并且慢慢把分公司财务独立出来。

但是,孙宏斌与元老产生了冲突,他觉得效率第一,生意能做成最重要,但负责业务部销售的贾绪福则喜欢按规矩办事。

为了办事顺利,孙宏斌直接越过业务部,找到公司外的渠道运输货物。矛盾升级,两人分裂成不同阵营,经常吵起来。

柳传志偏袒年轻人,他说,“(孙宏斌的)分公司像泄洪一样泻出一千多万的产品”,贾绪福不舒服,他叫板:“领导知道我的问题,下面知道我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自己什么问题。”

孙宏斌山西口音重,柳传志为了改掉他口音,逼着孙宏斌每天去办公室给他讲一个故事,当时公司人都认为,柳传志在培养孙宏斌当接班人。

进联想没两年,孙宏斌就被破格提拔。高层劝柳传志要慎重,柳传志说:“人才分三种,一种是自己能干成,一种是带人能干成,第三种是能审时度势,一眼看到底,孙宏斌就属于第三种人。”

5

<孙宏斌>

杨元庆晚来一步,他夹在新员工里头,并不出众。

公司元老贾绪福面试了杨元庆,面试完他说:“咱们实话实说,也看不出他有那么大的天赋,绝对看不出来。”

他当时看上杨元庆的原因,第一是因为他是研究生,第二是他长得还可以。

入职后,杨元庆就把第一份工作搞砸了。他起草了一份投标书,但投出之后,他才发现报价高出了对手一倍,买卖落空。

杨元庆不爱说话,业绩不突出,喜欢呆在角落,进入联想的前三年都没引起注意。

image

1990年,孙宏斌成了企业发展部经理,掌管了北京之外的所有分公司。

公司有《联想报》,孙宏斌在企业内部,又办了一份《联想企业报》,他发挥属下的积极性,头版显目地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此外,他还规定了独立的章程,不管是招人、裁人还是提拔人,他都自己把事干了,不向集团人事部汇报。

管理层向柳传志报告:孙宏斌权力太大、结党营私、分裂联想,联想要失控了。

柳传志在香港看了《联想企业报》后,吃了一惊。他赶紧飞回北京,召集众人开会。会上,他批评孙宏斌“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是荒唐的,企业部不能有自己的章程,也不能有自己的报纸。

他指出,孙宏斌以自我为中心,搞帮会行为,会成为公司的“危险人物”。

他说:“如果员工只看《联想企业报》,不看《联想报》,感受到的只是有声有色的企业部,有血有肉的孙宏斌。这是不能被允许的。”

缓了缓,柳传志又说:“(孙宏斌部门)气氛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有一种‘嗷嗷叫’的工作的感觉,这一点我亲眼看到了。”

公司高层李勤站出来,指责贾绪福与孙宏斌作对,他说:“老贾为了自己的权力,或者说自己的面子,有些同志叫虚荣心,就可以什么都不顾。”他站队孙宏斌,认为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优势,老同志干不了年轻人的活,甚至会破坏公司的部署。

众人听得紧张,贾绪福听了,对旁边经理说:“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会议明面上警告了孙宏斌,但结果是贾绪福离开了岗位。会议后,年轻人们以及分公司经理更拥戴孙宏斌。一次,五个年轻人聚一起,一边吃饭一边指责公司元老,认为他们占了重要位置,并阻碍了公司发展。

孙宏斌能用人,给大家创造机会,下属们崇拜孙宏斌,他们培训新人时,要旨是对孙宏斌表忠心。

他们考新人问题:“如果你一天生产200个部件,但直接老板(孙宏斌)向大老板汇报了300个,那么你们应该怎么向大老板汇报?”正确的答案是“异口同声地说是300个”。

彼时,中关村最有名的企业家是万润南和柳传志,孙的下属们分析一番,认为:孙第一,万第二,柳第三。

元老们给柳传志写信,认为孙宏斌是“领袖型人物”,在蚕食公司。

image

风声又传入了身在香港的柳传志耳中。

柳传志再次飞回北京,他勒令孙宏斌从企业部出来,进入高层替补贾绪福的位置,并强调:“不许成立新的单位,或带人进去。”

柳传志给了孙宏斌机会,他让孙宏斌把几个下属开除,孙宏斌说:“我不能开除他们。”柳传志语气柔和,问:“小孙,你要我,还是要他们几个?”

孙宏斌说:“我要他们……”

缓了缓,他解释说:“把他们开除了,我在部门的威信何在?我干不了。他们真有问题,我会开除他们。(但)他们不过是给你提了点意见就被开除,恐怕不合适吧?你再想想。”

1990年4月4日,柳传志在北大芍园召开了企业部会议上,时人称之为“芍园发难”。多年后,柳传志将这次事件,称作“分水岭”。

公布调任孙宏斌的会议上,《联想企业报》的编辑白泉质问:“《企业报》到底有什么问题?”薛琳娜也发言:“公司的《联想报》办成这样,为什么不能办更好的报?”

孙宏斌说:“《联想报》就是一份下流小报。”

柳传志严厉斥责了年轻人们的狂妄,但遭受到孙宏斌属下的质疑:“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孙宏斌骂我们爱听,与总裁何干?”“企业部到底怎么开小船了?”

柳传志怒不可遏,他甩手出门,说:“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会议结束,发难的白泉、薛琳娜被开除,分公司账号被封存,孙宏斌也被调离原职,柳传志直接担任企业部经理。

三天后,柳传志再次开会。他走进开会的房间,孙宏斌属下都抱着胸看着他,孙宏斌进来后,所有人才把手垂下。柳传志闻到会议室里香烟缭绕,皱起了眉,孙宏斌说把烟掐了,所有人把烟掐了。

柳传志认定,企业部的人在向他示威。

他宣布,企业部全体人员都必须听他号令,并警告所有人不得拉帮结派,否则严厉处分,直到开除。

会议后,孙宏斌集合属下议事,年轻人们众口纷纭,有激进的人怂恿他“卷款走人”,孙宏斌没有做出这个决定。

但有人向柳传志举报孙宏斌卷款跑路,柳传志担心出现财务危机,赶紧报了案。随后派20多人星夜赶往分公司查账。接着,他派两人把孙宏斌关押在一家公寓里,严加看管。

孙宏斌没有卷款走人,但他因为之前公司财务僵化,留了一笔流动资金在账上,因此被抓住了把柄。

一名姓陆的南方小伙不服,扬言要卸掉“叛徒”的胳膊,他率领几个人,要去关押孙宏斌的公寓劫狱,当场要与看守人员打起来,孙宏斌出面劝他罢手,才平息事态。

5月28日,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拘留,10天后被正式拘捕,以“挪用公款”的罪名,获刑5年。

8

<八十年代中关村>

孙宏斌被抓后,十三个分公司人心惶惶,财务混乱,业务瘫痪。

公司有元老反思:“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念书念得那么好,怎么到我们这里没两年就弄到监狱去了?我们的责任在哪里呢?这孩子到底是好是坏?如果是坏人,为什么当初重用他?如果是好人,为什么后来变坏了?”

1992年4月20日,柳传志重新调整架构,把精锐之师调去了新业务部——联想微机部,统帅微机部的总经理走后,位置空了出来。

此时,杨元庆还是一个底层的销售员,他和孙宏斌同年进联想,但直到孙宏斌被判刑,杨元庆还在卖服务器。

他抓住机会,坐上总经理的位置。随后,他引入“分销”的概念,当年就将业绩翻了一倍,两年时间里,他把销售额从3000万做到了3个亿。

1993年夏,柳传志让他去熟悉微机产销过程。

1994年3月19日,杨元庆被任命为微机事业部的总经理 , 掌握研发、生产、销售甚至财务大权 。

当时联想遭遇业绩下滑的危机,柳传志对属下说:“现在我感到紧张,满脑子装的都是如何使公司有奋斗的决心。后面就是河,这一关过不去,我们必死无疑。”

有人问柳传志:“为什么敢在联想生死关头,启用杨元庆?”柳传志说:“我研究他已经很久了。”

多年后,柳传志才说:“(推他出来)是拼命赌上一把。”

image

1990年起,孙宏斌在狱中度过了三年又十个月。他被关在十几平米的房子,狱友十几个,每天喝窝头菜汤,睡觉是一个平铺,晚上一群人并排睡,人挨人。

时不时会有狱友被拉出去枪毙,今天拉这个,明天拉那个。孙宏斌尽力优秀表现,他积极给劳改局写文章,被任命为“号长”,减刑十四个月。

杨元庆出任微机事业部总经理时,孙宏斌出狱了。

出狱时,孙宏斌孩子刚满四岁。孙宏斌打算去找柳传志认错,后来老婆听了,说:“你忘记受的苦了吗?”

新世纪饭店顶楼的川菜馆里,孙宏斌见到了柳传志,跟他讲了自己进军房地产的想法,柳传志跟他说:“宏斌,你记住我说的话,以后,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

孙宏斌后来向他借了50万,并给他打了欠条。

10

< 联想少帅杨元庆 >

杨元庆仓促接过联想的大任后,把分散的部门集中起来,实现集权,并将名下三百多人砍去三分之二,留下精干。

杨元庆的行为引起元老们不满,一次,杨元庆让属下刘晓林代替自己去开会,有人讥讽:“大家出来开会吧,刘晓林过来收编我们了。”

柳传志知道后,劝杨元庆不要认死理,杨元庆不听。

1996年年初,一个晚上,杨元庆和属下到会议室开会,几人坐在长条桌上说笑,柳传志突然带人走进来,坐在杨元庆对面,劈头盖脸痛批了杨元庆一顿。

他毫不留情面,说:“你别以为你得到的一切都理所当然,舞台是我们顶着压力给你搭起来的,你本应和大家和衷共济,不应能一股劲只顾往前冲,什么事都来给我柳传志讲公不公平,你毫不妥协,要我如何做?”

随机,他命令杨元庆作出妥协,并调走刘晓林。

满屋子年轻人吓住了,杨元庆说:“我们一番辛苦,没有想到……”他没说完,痛哭起来。

最后杨元庆妥协,接受批评。

当晚,杨元庆一夜无眠,次日,他在桌子上看到柳传志给他留了一封信,上面写:“我喜欢有能力的年轻人,但如果光漂亮、能力强,却不爱我,又有什么用?”

信中,柳传志教他,首先个人利益要完全服从联想利益,另外一条是,要能实心实意地对待前任开拓者们。

他说:“我是希望往(接班人)这个方向去培养你的。”

2001年4月20日,杨元庆在联想誓师大会上,正式接下柳传志的班,出任联想集团总裁兼CEO。

image

出狱不久后,孙宏斌创立“顺驰”,闯入房地产领域,他在天津大展身手,三年内做成头部。随后他在全国大量吃地,拿下大量“地王”。

同行感到震惊。

后来,顺驰准备冲击上市,但孙宏斌坐过牢,在顺驰拿不到董事席位,他向法院申诉,柳传志出来为他澄清了清白。

出狱十年后,孙宏斌进入胡润百富榜。

多年后,公司上市,一记者准备采访孙宏斌,赴宴前,领导跟她说:“孙宏斌嘛,行业里最大的那条鲶鱼。”

后来孙宏斌卖出顺驰,专注于融创中国,成为地产届一股强大的力量。2010年,他带着公司登陆香港联交所,进军国际,被评为“地产传奇人物”。2017年,他收购王健林旗下大量酒店股权,成为中国房地产史上最大并购交易。

有朋友跟他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孙宏斌说,我是不怕死的。

2020年,融创中国在整个行业排到了第四名,前三名分别为碧桂园、恒大和万科。孙宏斌有“通天盖地”的本领,人送外号“孙大圣”。

12

< 孙宏斌 >

杨元庆出任总裁后,当年的主业务惨淡,拓展出去的业务,也以惨败收尾。

2001年,杨元庆大规模辞退员工,耗费大笔钱投入的新项目也停了,2003年,联想在国内PC市场的份额也掉到28%左右。

第二年开春,更是跌到危及联想的龙头地位。

杨元庆遭受大量质疑,年薪降了一半,柳传志说:“希望大家对联想多一些鼓励,杨元庆接班后,电脑市场走势突然掉头而下,这不是他的责任。”

2009年,联想遭遇危机,65岁的柳传志重新出山,力挽狂澜。

两年后,杨元庆才接回位置。2016年初,《联想局》的作者迟宇宙写了一篇文章:《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CEO吗?》

文章列出联想与华为的差距,作者质问:“为什么仅仅十年时间,一个被认为是“帝国”的联想集团就衰落成了与华为比不公平的公司?谁造成了‘帝国的崩溃’呢?”

与此同时,华为崛起,联想骂声日甚。

2018年,柳传志站出来,他呼吁:“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有人提出假设:如果当初孙宏斌是接班人呢?

image

柳传志曾预测过孙宏斌四种结局,第一种是可造就之大才,第二种是公司危险人物,第三种是被磨成庸才,最后一种是愤而出走。

芍园发难后,柳传志与孙宏斌摊牌。

他找到孙宏斌,想再给他一个机会:“我们都是能力强的人,我领导不了你。咱们好聚好散,联想的分公司你随便挑一个,你自己去干。”

孙宏斌不接受这场安排,他说:“不必了柳总,我才26岁,我可以从头干起。”

来源:往事叉烧 微信号:wschashao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59432/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