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新神榜:哪吒重生》:不够哪吒,不够重生

《新神榜:哪吒重生》:不够哪吒,不够重生

经历了一年的沉寂,春节档重新开启,除了每年都会如期而至的《熊出没》大电影之外,今年春节档另一部备受瞩目的动画电影,是由追光动画制作的《新神榜:哪吒重生》。

在这部作品刚刚立项的2016年,市面上还只有一部《大圣归来》,封神榜这座富矿还无人挖掘,但是在2021年,彩条屋的封神宇宙已经先于追光缓缓开启,《魔童降世》和《姜子牙》率先占领了大众心智,使得不少人看到《哪吒重生》的反应是:怎么又是哪吒。

好在《哪吒重生》中的哪吒,和此前出现的哪吒都不一样,这是一个“朋克”版的哪吒。在杂糅了二三十年代的曼哈顿和中国传统的上海滩的东海市,哪吒三千年后的转世——主角李云祥不再穿着肚兜,扎着两个冲天揪,而是骑着机车穿梭在钢筋混凝土之间。

1

机车、朋克、废土,以及高低错乱的城市。这些对中国观众还比较陌生的元素和哪吒这样的传统人物结合在一起,确实给逐渐陷入审美疲劳的观众提供了眼前一亮的视觉感受,但可惜的是,这可能是《哪吒重生》唯一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地方。

整体来说,《哪吒重生》是一部高开低走的作品。

在故事刚开始,原本在不断强调的“废土”世界下的压迫和阶级,在故事发展到一半时突然没了踪影,哪吒和龙王之间的过节,又是因为三太子一些“纨绔子弟”作风一般的小事引发,故事的格局一下子又掉了下来。为了凸显主角的成长,也只是靠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牺牲,这种“祸及亲友”才幡然醒悟的桥段,实在是被用了太多次,很难出彩,在现在的价值体系下,也略显幼稚。

2

原本利用前面的世界观铺垫,可以有更宏大的故事展开,但由于对原本哪吒故事的拘泥,导致这样本可以好好利用的素材被浪费,到最后结尾李云祥希望哪吒拯救市民,动机显得苍白。

在角色设计上,唯一比较出彩的亦正亦邪的面具人,除此之外的角色都略有脸谱化,能看得出,《哪吒重生》想要往《封神榜》里最原始黑暗的哪吒上去靠,但最终只呈现出愤怒的情绪,从头一路打到尾,人物形象略显单薄。

《哪吒重生》的最大问题是,它在很多方面都做出了尝试和突破,但却又每一部分都没做到非常突出。废土世界观在和封神榜的世界观打架,最终的结果是哪边都没有展现充分。

由于《哪吒重生》在很多关键的点都没能做到极致,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故事很难充分带动观众的情绪。在抒情的地方无法让观众代入,在热血的地方,也没能让观众共情,再加上片中没有像《魔童降世》一样大量的喜剧桥段,观众在整个观影过程中,绝大部分时间情绪是和故事割裂的,缺少一个进入的抓手。

3

这个状态实际有点像《姜子牙》,能力跟不上野心。这里的能力不是单纯某一部作品中创作者的能力,而是中国动画电影的整体能力。目前国内很多创作者的通病,他们往往衷情于“反抗”、“命运”这样的宏大主题,但这类主题很难处理,如果能力不足,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

《哪吒重生》和《姜子牙》一样,有意把动画电影拓展到青年向,但也因此把自己放置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上,想讲述深刻主题,但却没能让成年观众满意。又不想《魔童降世》那样具备合家欢属性,放弃了低幼市场,也自然失去了一大部分观众群体,最终的结果是两方都没能很好地抓住。

依旧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首先是作品的配乐,开篇用小老虎的说唱引出一场飞车大战令人意想不到,后面的几首插曲也要比过去动画电影中使用的作品更加成熟,也更符合电影本身的气质。在打斗设计和部分分镜也都有非常惊艳的表现,整体制作上没有特别明显的硬伤。

在《哪吒重生》中,能看到很多作品的影子,但唯独看不到属于创作者自己的东西。这部作品确实是中国动画创作者尝试更多元化的风格探索,扩宽边界的一次重要尝试,但也像片中面具人对李云祥说的那样,还不够“哪吒”。

来源:全现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5976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