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大肉签”极米科技上市暴涨:一个富人更富的故事

“大肉签”极米科技上市暴涨:一个富人更富的故事

1

文/李斌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此前被称为牛年首支“大肉签”,中一签或赚10万的极米科技,今日上市。发行价格133.73元/股,发行市盈率72.81倍。

果然,极米“不负众望”,开盘报511.11元,较发行价133.73元大涨282.20%。随后股价再次拉升。

一场新造富神话拉开序幕。

励志创业故事

其实在创立极米前,创始人钟波就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

1980年,钟波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县城,高考高分考入电子科大,也就是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网易创始人丁磊、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的母校。毕业后,他原本有一次到北京进入体制内的工作机会,但是他最后选择去了海信青岛等离子研究所担任工程师。

2004年,钟波看中了深圳的机会南下,加入了刚成立两年、只有不到20人的晨星半导体,逐步成为西南区技术总监,后来晨星半导体被联发科收购,钟波用股权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500万。

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由于当时公司是境外上市,这笔钱无法快速回到国内,钟波做出了人生的第二个正确决定:把钱放进港股,并加杠杆买入腾讯。

钟波曾回忆:“当时腾讯已经推出微信,但模式还没得到验证。我买它的初衷,是觉得腾讯可能就是以前的微软,应该还有10-20年的发展。没想到买的时候150 ,后来一拆五之后,单股居然涨到200多。结果我的本金越滚越大,2013年底,我花200万买的腾讯权证,市值超过1个亿,每天能涨几百万!”

衣食无忧、财富自由,是时候做一些真正想做的事了。彼时iPhone5刚刚发布,iPhone5的一支概念视频让钟波心里发痒——透明屏幕、激光键盘、全像投影……未来在向他招手。

于是钟波底气十足地放弃百万年薪,把团队拉到成都,以3500元的月薪开干“极米”。2012年底极米Z1出生了。

也不知道追逐风口,还是纯属巧合,2013年前后,极米所在的赛道正是当年全速起飞的“智能硬件”——越来越多的公司获得融资,叠加创业浪潮,智能硬件概念堪比今日之新造车。

这期间,极米也获得了多轮融资:2014年获来自创东方和成都技术转移集团等机构的A轮1亿人民币融资;2015年极米获得芒果传媒3亿元融资,并迎来了“梦想合伙人”汪涵。

不过,2016年左右,智能硬件创业热潮泡沫堆积,行业踩下急刹车。根据相关的工商资料显示,3000多家智能硬件企业在2016年注销关停。如今能活下来的,都是九死一生。

此后,市场开始出现明显的头部效应,在大部分智能硬件创业无疾而终的时候,极米继续着它的融资之旅。

2016年,获中南文化和中南创投等两轮投资;2017年,获得两次百度风投、一次芒果文创基金的战略投资;2018年,获百度、经纬中国、四川文投等联合投资超6亿元。

创业近十年,如今的极米终于站上了二级市场的舞台。

高歌与隐忧

虽然钟波多次在采访中表示,极米在电视中的定位,就像特斯拉在车中的定位一样,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距离当年那支iPhone概念视频中场景的实现,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据已经公布的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极米出货量蝉联中国投影设备市场第一,投影产品销量分别为54.53万台、68.99万台和35.36万台。然而对比电视机的头部,小米电视2018年出货量是840万台,2019年1046万台。也就是说,目前头部投影公司的销量仍是不足头部电视销量的零头。

这丝毫不影响资本的热情。

一方面,极米是投影赛道的龙头,而投影赛道是正在高速增长中的优质赛道。

2020年上半年,极米科技的出货量为35.36万台,占有中国投影设备市场22.2%的份额,居行业第一。2020年1-6月中国投影设备市场总出货量累计达169万台。据IDC预计,2020年至2024年中国投影设备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达14%。

2017年至2019年,极米科技的智能投影产品销量分别为34.16万台、54.53万台和68.99万台,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2.11%。

另一方面,虽然极米直观上销售的是“硬件”产品,但其背后的“软件”正蕴藏增长潜力。

2020年7月,GMUI系统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124万人,较2019年同期的约 86万人增长43.93%,同时2020年7月GMUI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4小时以上。

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极米的互联网增值服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68.09 万元、1237.47万元、2130.49万元和1847.19万元。2017年度至2019 年度,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复合增长率为 113.34%。

天风证券认为,极米硬件和互联网服务之间的结合,使得公司可以基于互联网服务与用户形成互动,提升用户体验、参与度和留存率,带来新的变现机会。随着公司整机设备销量的不断提升,未来互联网增值服务将成为公司新的收入和利润增长点。

但资本高歌背后,一些隐忧也是存在的。

首先是利润问题。

根据招股说明书,极米科技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1-6月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45%、0.57%、4.41%和8.51%,可以说是“薄利”。而极米在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1-6月分别获得了509.41万元、1221.47万元、1485.63万元、296.29万元的政府补助,如果剔除政府补助,其在2018年的情况恐怕是亏损的。

其次是技术问题。

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极米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305.08万元、6300.17万元、8106.09万元和5164.5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31%、3.80%、3.83%和4.52%——这其实并未达到科创板“研发占比不少于主营业务收入5%”的门槛。

而目前,主流消费级投影设备均采用DLP投影技术,DLP投影技术的核心专利都掌握在美国德州仪器公司手里。采用DLP投影技术的投影设备产品,其核心成像器件是DMD器件,目前极米科技全部采用TI生产的DMD器件。

极米也在招股书做出了相关陈述:“未来,若公司重要核心部件供应商与公司业务关系发生不利变化、或者其供货价格有重要调整、亦或因国家间贸易争端或新冠疫情进一步蔓延导致无法及时供货,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当然,还有极米故事中与电视的“硬刚”是否合理、是否是混淆概念的问题。

2016年的发布会上,钟波曾表示:“五年后,无屏电视将颠覆传统电视。”但现在五年过去了,激光投影机亮度不够,与电视的画质、色彩、色域无法比拟,而且尺寸大了以后,屏幕颗粒感明显。替代甚至超越电视,短时间内不太可能。

或许,放到更长的时间线里,现在只是投影非常早期的阶段。这个赛道也还没完全成为能让巨头疯狂涌入抢食的必争之地。伴随着入局者陆续上场、竞争逐渐激烈,极米将不再孤独,这个领域的想象空间才能到真正打开的时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0173/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