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这么温暖的故事,值得一部电影!

这么温暖的故事,值得一部电影!

@捕猹少年小闰土:说一个石家庄疫情期间的事,大家应该都记得小果庄全村撤离异地隔离这件事吧,人都撤了养的动物怎么办呢?今天翻旧报纸,一张中青报的文章给了答案。

藁城区的小果庄、刘家佐、南桥寨这3个村庄村民集中转移后,据统计3个村的村民养殖了3万多只牛、羊、猪、鸡、狐狸等畜禽,以及难以计数的猫和狗。

有的村民饲养的鸡刚开始下蛋,有的村民牛羊正准备卖钱,可是村里的“大喇叭”广播通知撤离时,村民还是一人不剩,按要求撤离。

这时候,18个中年男人进了村,做起了临时饲养员。他们来自藁城区各个乡镇的动物卫生监督所,平均年龄超过45岁,最大的一位即将退休,18个人分成3组,每个组负责一个村。

3个村里,小果庄是最大的,有18家养殖户,饲养着猪、牛、羊、鸡,还有狐狸,规模都不大,但分散在村子四周。范景辉拿着一张纸,跟着增村镇动物卫生监督所的人走了一天,摸清养殖户的位置,粗略画了一张地图。

当时正值寒冬腊月,许多养殖户家的自来水管冻住无法上水,这些 “临时饲养员”需要在水管附近烤火融冰,有时融不开,只得到别人家提水,每人每天要提几十桶。生活用水也匮乏。

有的养殖户家里也出现了确诊病例,为了搞清动物是否携带新冠病毒,临时饲养员们配合疾控部门进行核酸检测,对动物以及它们的粪便、皮毛、圈舍采样。

给鸡采样时,需要一个人捏开鸡嘴,另一个采样,牛、羊性格温顺,用棉签插鼻孔取样即可。“猪最难弄,耗时也最长,到处跑,需要三四个人配合控制住,趁猪不注意捅进它鼻孔,才能取样。

在农村,最怕被狗咬,有位临时饲养员给鸡采样时,被狼狗隔着防护服咬的小腿都出了血。
“农村的狗都是看家护院的,本来就是生人,还穿着一身白色防护服,对它们来说可能很奇怪。”

后来这些人去哪都会提一袋馒头,随时准备喂狗,“这就是狗粮了,农村的狗一般吃剩饭剩菜,也没有多余的条件买狗粮。”他们发现,很多村民家的看家狗关在家里,经常能听到它们饿得嗷嗷叫。于是成立“喂狗队”,每天拎着馒头和水,扛着梯子在3个村喂狗,有时猫也会靠近他们觅食。

每天早上8点,他们从驻地增村镇中学穿上防护服出发,先与养殖户连线沟通,再背起农用喷雾器,和镇政府协调的消杀队为动物和圈舍消毒。之后,喂养才会开始。为了节省防护服,大家一般忙到下午3点,最晚的一天到了晚上9点多。

喂鸡是最费事的。鸡笼每一排有好几层,要端着盆把饲料撒到鸡面前。鸡饲料没了,就联系镇里协调运过过来,蛋鸡到了产蛋高峰期,每天要把鸡蛋从笼子里挨个捡出来,码好装箱。在隔离点养殖户视频连线时,连连道谢。

后来,动物的核酸采样报告出来,两批次共计150个样本的核酸检测结果一致:阴性。

以上新闻来自中国青年报2021年1月27日06版记者耿学清。可能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值得一书。

感谢耿学清记者记录下这一切。

编辑一下:中国青年报微博也有报道,原文在此,更详细,大家都转原博看即可

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0952/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