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女主播们,也不都是光鲜亮丽

女主播们,也不都是光鲜亮丽

广告

image

1.

网红圈又出大瓜。

抖音女主播项思醒,最近被老板兼男友张科峰爆料,劈腿约炮富二代等多人。

全程由她亲妈出谋划策,两头通吃。

在与富二代订婚前,还从男主这里成功套现了100多万。

男主65页PPT长文控诉,叹为观止。

爆料内容太狗血,这里就不细说了,大家可以去搜一搜。

男主其实混得不错,

今年31岁,开保时捷911,宁波和杭州有三套房,名下四五家公司。

在直播行业做得顺风顺水,结果被绿成这样。

张妈本来不太关注这些,但自认为对直播行业有一些了解,就多看了几眼。

这种戏码,在直播行业里其实不少见。

有潜力的主播,经纪公司要拴住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情感绑架。

所以一些腰部网红,跟老板和经纪公司的纠葛,也是变得司空见惯。

不是情恨,就是钱仇。

今天张妈就来写一写。

2.

先说经纪公司。

行业高端叫法是MCN机构、网红孵化公司。

现在全国有2万多家,广州有两千多家,但是大部分都活得不容易。

无论是平台还是主播,资源大部分都集中在头部机构,二八效应非常明显。

中小经纪公司要活下来,就只能搞人肉战术。

签约前,公司会对主播做出承诺,提供流量加成,专业团队指导,无限的广告资源等等。

能不能兑现不好说,因为通常不能细化标准。

刚入行的主播都是小年轻,完全看不懂合同,也不太在意。

看收益分配条款,都很诱人,按20%-30%的收益流水提成。

接下来就开始自然淘汰,因为公司前期并没有打算,也没有资源对主播进行投入。

主播要是火了,就稍微投点钱;不火也没有损失,空手套白狼。

有些主播,火了一阵,后期流量掉了,照样被雪藏。

然后提出解约,才发现自己被套牢了:

经纪公司完全没啥义务,从头到尾自己签的就是一张卖身契。

主播去打官司,输多赢少,判个几十上百万的违约金,在行业里很常见。

而且有些经纪公司,主播孵化只是个幌子。

每年签几千个主播,无底薪无社保,等着他们触发违约条款,然后起诉。

这些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拿违约赔偿。

那小主播们,一直火不起来或者卖不了货,怎么办?

大多数公司是有底薪的,两三千块,也委托第三方交社保,这笔人力成本也不是小数目。

这个时候,公司就会搞别的业务渠道:

一是卖私照,或者叫写真集。

公司在抖音快手养几百上千个账号,把粉丝引流到社群成交。

打包卖主播私照,18-38元/套。

美其名曰:私域流量变现。

二是参加线下「商务活动」。

说白了就是输送到有钱人酒局,陪酒,陪聊。

稍加洗脑,刚出社会想发财的年轻人,就变成一个个牵线木偶。

要说经纪公司有啥稳定的收入来源,可能就是卖课。

通常是跟大中专院校合作,对渴望直播带货致富的学生进行推广,一套课程几百到一两千块。

大多没啥实际内容,东拼西凑而成。

这套看起来并不高明的销售手法,之所以还能卖钱,就是因为行业流动性太强,

总有新韭菜入场,也总有人想走捷径。

所以直播行业,远不到成熟的地步,对社会的破坏性还极强。

中小经纪公司当然也有好,真的不多。

3.

再说网络主播。

BOSS直聘统计了一个数据,腰部网络主播,去年平均月薪在1万出头。

这个数据很有欺骗性。

平均数下还有更多无助的小主播,他们是大量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天天被忽悠着复制顶流,但这是伪命题,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月入百万、年入千万,只是遥远的造富神话。

流量上不去,卖不出货,吃饭租房都成问题。

但是又不敢轻易解约,只能硬着头皮干。

捉襟见肘之时,就只能求助网贷。

有些稍微混出点名气的,也是前途难料。

张妈认识一个腰部女主播,98年的,挺漂亮。

两年换了五六家经纪公司,目前在抖音直播带货,有50多万粉丝。

好的时候一场直播也能卖个三四百万,但每月实际分成也才两万多块。

引流成本太高,大头被平台和公司吃掉了。

因为频繁违约跳槽,她身上还背了四个执行案子,违约赔偿欠款200多万。

像她这样的,在行业里还非常多。

年纪轻轻,就成了失信人。

委屈只有自己知道,爸妈都被蒙在鼓里。

上次她请我吃饭,非要现金结账,说银行卡、支付宝和微信都被冻结了。

我问她怎么办,她笑了笑说:

想上岸,就只能钓个有钱人。

来源:张妈有财 微信号:Ladyzhangma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192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