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移动支付“当道” 谁还用现金?

移动支付“当道” 谁还用现金?

广告

1

文/邓双琳  杜晓玲  郭一梦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原标题:谁还用现金?

“你有多久没用过现金了?”这实际上是一个灵魂拷问的问题。

“我甚至都忘了现金是什么样了”、“现在谁还用现金,就连路边的乞讨人员都可以扫码了”、“我在两年前取了3千块钱,现在还还有两千多放在家里,从来没用过”……

过去,钱包是人们出门活动的必备品,而现如今,手机已经几乎完全取代了钱包的地位,现金正在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一组数据可以直观佐证这个结论:2020年全年,ATM机数量再收缩超8万台,全国每万人对应的数量也由2019年的7.87台下降至7.24台,同比下降7.95%。

这说明,“取现”已经不再是消费者必需的行为,而这个行为的转变是从2016年开始变得尤为明显。

2015年春节,微信开始牵手春晚开启全民抢红包活动,而2016年春节,支付宝第一次推出“集五福”活动,在全民“疯抢”现金红包的行为之下,移动支付悄然替代了现金支付的地位。

《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7)》显示,2016年取现业务的交易金额为 65.5万亿元,同比下跌10.46%。

而支付宝、微信的移动支付业务却实现了迅速增长。到2016年,支付机构的移动支付交易总额已经达到了51.01万亿元,占到取现业务的77.9%,而在上一年这个比例还是30%。

2020年疫情后,“无现金”的消费方式更是倍受推崇。如今,移动支付已经几乎彻底改变了消费者的支付习惯和商家的结算方式,越来越多人都不记得上一次触摸现金是什么时候了。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移动支付用户规模达8.53亿,占手机网民的86.5%。

但,现金真的不“香”了吗?

事实上,现金仍然是一部分人群生活里的刚需,例如难以适应电子支付的老年人。而在许多年轻人的生活里,现金也尚未“消亡”,仍然有一些场景必须使用现金,比如送礼。

本期我们和6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在不同的场景时依然会使用现金,甚至感受着现金带来的便利。他们中,有为了“薅羊毛”用现金去菜市场买菜的,有发现现金排队挂号更快捷的,也有的在国外旅游时发现现金更方便。还有的年轻人遵循传统,过节送礼直接用红包的。

这些年轻人的经历,一定程度体现了现金并没有完全离开人们的生活,在不同的场景下,现金依然存在不可取代的地位。

在医院,用现金支付挂号节省很多时间

  可可|26岁  社群运营

现在的年轻人,出门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带现金在身上,只要带上手机就可以了。但是我这次的经验,让我现在每次出门都会带100元现金在身上应急。

上周末,我去医院看病。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10个挂号窗口满满的都是人,我有点着急,害怕挂不上上午的号。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个队伍排队的人很少,只有几个人。

我心里还在想怎么都不排这队,于是我就去了那个队伍排队。轮到我的时候挺快,挂号的时候,医生在询问完我挂什么科后,直接告诉我,“挂号费10元,现金。”

我当时就愣住了,原来这是现金窗口,我尴尬地看了看医生说没有带。医生告诉我,这个窗口只收现金,没办法,我只好又重新去微信支付宝窗口排队,结果微信支付宝的窗口全都满满是人,一时半会根本就轮不到我。

因为怕过了上午的号,我还是决定想办法试试。我抱着尝试的心理,想着来现金窗口挂号的人肯定都带了现金,于是便上前询问,“您好,可以给我换个现金吗?我扫码转给您。”

我连续问了几个人,都没有愿意扫码给我。其实我也理解,因为在现金窗口的人都年纪偏大,他们虽然会带现金在身上,但估计害怕遇见骗子,脸上都一副疑问的模样。

好不容易等一会儿,终于来了一位年轻人在现金窗口挂号,我就再次鼓起勇气上前询问。这次我成功地换到了100元现金,然后用微信的收付款支付给他了,很快我就挂到了号,节省了时间。

在排队的时候,这位年轻人还笑我,说“怎么来医院不带现金呀?一看你就是不经常来医院。”我一脸无奈地说,“因为现在手机支付很方便啊!”这位年轻人当时就笑了,说道,“有时候,现金更方便,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备点现金在身上应急的。”

正像这位年轻人所说的,口袋里装几张毛爷爷护身,还是很有道理的。虽然电子支付极大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如果仅仅只有电子支付,却会给生活带来另一重麻烦。

为了买菜省点钱

  我的钱包里时刻准备着零钱

  小雯 | 24岁 运营

“青菜,两块三。”“我现金支付,三毛钱别要了呗。”这是我每到周末买菜和小贩杀价的场景。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现金去早市买菜了。

但在此之前,因为扫码付款非常方便,再加上讨厌找零之后包里总会留着那么几枚硬币,甚至还会弄丢,我每次去买菜都是只带手机,直接扫码支付。

但后来,我发现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总是揣着钱包去,不管买多少钱的菜,都用现金支付,当时我还觉得他们太落伍,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大爷大妈们在用现金支付时,总是会和摊主讨价还价,比如说,直接抹零。而很多时候,摊主为了方便,也会直接将零头抹掉。发现真相的我,也学了起来。

为了用现金去买菜,我甚至去ATM机现取了现金,在附近超市买了东西后,将100元的现金找零,然后再用零钱去菜市场买菜。起初,我还会不好意思跟菜贩杀价,总是等到人比较少的时候,去跟老板说我现金支付。

后来,我总是跟着大爷大妈的身后,一起买菜,学着看看他们是怎么拿着现金去杀价,甚至去学他们说话的语气,“就那三毛钱,别要了。”现在的我,这些话说得特别顺口,杀价的时候再也没有不好意思。

当然,也会碰见不愿抹零的老板,但是找的几毛的硬币,也最终能花出去。前几天碰见一个卖菜老板还跟我说:“现在用现金支付的人可不多了。”

其实买菜用现金支付,还不是为了薅点羊毛,为了省几块钱,大费周折的去换零钱。虽然麻烦,但是却为了我生活增加了那么点乐趣。

下次去买菜,我还是会带着准备好的零钱去,没准能省出个可乐的钱。

给小费这种事,还是现金应景

  陈盘子 | 29岁 日语翻译

2018年夏天,我从名古屋大学硕士毕业回国,当年还不像现在这么卷,再加上我比较佛,没着急找工作,在家里过了几天清闲日子。有天,我妈在朋友圈看到一个阿姨去了泰国,羡慕得不行,就开始怂恿我。最终我架不住妈妈,也确实想出出旅游散散心,就决定去玩一次。

走之前,我查了攻略,大家说曼谷可以用微信、支付宝了,但因为之前在日本基本用现金,所以我最终还是去银行换了一些,大概七八千泰铢吧,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曼谷,虽然做过功课,但是看到大街上的支付宝、微信宣传广告,还是蛮震惊的。酒店、大型商超都能扫码。

我有个习惯,去一个新的地方,先逛逛当地的菜市场,事实证明小摊上还是现金管用。买芒果的时候,扫完码老板手机没显示,急得他找了好多人帮忙才解决。那次之后,我都付现金,尽量少给人家添麻烦。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曼谷路边摊、菜市场都刚刚接入微信、支付宝没多久。

去泰国还有一个必须用现金的地方,就是给小费。泰国虽然是东南亚国家,但受西方小费文化影响特别大,很多地方,都会要给小费。

泰国的按摩行业比国内发达,街边小店随处可见。临走前一天,我们在点评平台上找了一家高评分的按摩店,给我按的是一位50多岁的阿姨,特别淳朴,跟我们聊天,告诉我们泰国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我怕痒,滋哇乱叫的,她很有耐心,一直笑着说,“好舒服的,好舒服的。”结账时我给了阿姨折合人民币50元的小费,给的不算少,但我觉得值!

总体说,这次旅行给小费的机会不多,毕竟和我妈一起,没去几个服务性强的地方。如果跟小姐妹一起的话,肯定要会看人妖秀,去酒吧喝两杯,这些地方现金一定用得上。

回国以后剩了不少泰铢,因为去银行兑换要扣手续费,所以就压箱底了。想着疫情过去以后想再跟姐妹们去一次,到时候再用吧。

用现金发工资的企业,一定要慎入

  洋洋 | 22岁 文案

一年前我刚毕业进入社会的时候,不懂五险一金的重要性,也不太会分辨企业是否正规,稀里糊涂地就进入了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小公司做文案。

这家公司人不多,算上老板一共才10个人,每个月发工资是由老板将现金封好后依次发给我们。当时的我由于社会经验太少,还不懂这一行为意味着什么,反而觉得颇有仪式感——毕竟在移动支付横行的时代,很多人已经鲜少有机会能够定期触摸到一大叠的现金了。

虽然拿到现金工资后数钱很快乐,但麻烦的是,数完以后还是要找个时间去银行存起来。毕竟如上所说,移动支付横行,很多商家也只接受扫码支付了,有时候揣着一张百元大钞去买菜,摊主都凑不够零钱找回来。

在我离职准备去下一家公司时,我才发现,前东家用现金发工资其实是为了逃税。不走公司账户发工资,不用说明钱的来路,自然也不用替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

我在入职下一家公司时也遇到了极大的麻烦,由于过去一年我的工资都以现金方式发放,没办法形成银行工资流水,也没办法向下一家公司证明我过去的薪资是多少,甚至都没办法证明我和前一家公司是否真的形成劳动关系。

几经周折,我总算入职了一家正规的公司,五险一金按月定时缴纳,工资也会每月定时打到我的银行卡。虽然每个月少了数现金的快乐,但我仍然十分庆幸自己逃离了那家处处是坑的小公司。

据说现在仍然有不少小企业通过现金工资来偷税漏税,只能说大家找工作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像我一样被坑。

每逢过年

  我家的现金就在存取之间流转

  弦乐 | 35岁 产品经理

最近一次接触到的现金应该是在我家孩子3岁生日的时候。当时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们给包的红包,都是用的现金,可以直接给到孩子手里。

除了孩子生日,就是过年了。现在想想,好像每年过年的时候,就是我一年中见到现金最多的时候。

我们家每年过年的惯例就是给双方父母每人包一个红包,红包的金额一般都是每人2000元。然后给奶奶、姥姥以及孩子各包500元。但平时我们的工资卡里没有钱,都放在支付宝或者理财产品里了。所以就是等着过年当月的工资,发了之后再去取。

我前一家工作单位发工资的日期是9号,基本都是过年前就能发。但是去年临近过年,我换了工作,到过年那个月就只能拿到半个月的工资,当然更没有年终奖了。然后我就不得不去倒腾那几千块钱。

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当时是先把支付宝里的钱转到了工资卡里,然后带着工资卡去银行的ATM取钱。当时一次好像是只能取2000元,反正来来回回取了3次还是4次。

等到过年就把这些钱装进红包给老人们。

当然,老人们也会给我们和孩子准备红包。就这样,我们给出去的钱,绕了一圈还要再给回来。因为平时根本就花不到现金,所以收了这些钱之后,我还要再跑一次银行,把这些钱再存回银行卡里。

可能在这些场合下,现金红包更有仪式感吧。尤其是老人们,他们会觉得过年、生日,这些节日给孩子们红包是一种很吉利的祝福。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没必要走这个仪式感,但尽管觉得没必要,我每年也都是按照惯例的走一走。

送现金红包

  是我随份子的唯一方式

  泡泡 | 28岁 大厂员工

马薇薇在《奇葩说》里说过,“份子钱是这个世界对单身狗的打劫。”这观点我太同意了。大学那会儿愤青,觉得随份子这种陋习难道不该取消吗?感情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呢?动手自制礼物不是更有心意吗?

所以刚毕业那两年,有同学、同事微信上说“我要结婚了,有空来啊。”我第一反应肯定是祝福,然后问自己“我结婚的时候希望他到场吗?”如果是否定的,我就不会去,更不会微信转账。

后来我自己定下了一条原则,那就是:需要微信转账的那种份子钱,坚决不随,必须人到场,给现金红包。

你想啊,现在大家都这么忙,天南海北的,能放下工作,赶飞机都要去参加的婚礼,那得是什么样的感情。所以我出手,就是一个鼓鼓的大红包,送得爽,拆得更爽。

去年我一位十几年的闺蜜结婚,我就包了一个大大的现金红包,让我的闺蜜惊喜不已。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计划是送礼物,甚至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研究送她什么,缝个十字绣?现在年轻人谁喜欢啊。蚕丝被?人家不可能不买被子。送条项链呢?太贵的买不起,便宜的不合适……我这才发现,挑礼物真的太难了!还不如包个1000元的红包呢,喜欢什么自己买。

后来我闺蜜跟我讲,早就想告诉我别准备礼物了,她什么都不缺,但不想扫我的兴,就没说。所以我把红包递给她时,她的表情真的蛮惊讶的,还开玩笑地说,这是她收到最实在的礼物。

其实很多时候,礼物就是一种形式,实打实的现金,难道看着不是更爽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1963/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