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义乌,当下魔幻县城的终极演绎

义乌,当下魔幻县城的终极演绎

广告

1

我们写过很多地方,但是没有哪个像 义乌 这么值得我们回味的

去年疫情期间,义乌当时率先喊出“你来上班我来买单,义乌复工直通车”的口号

今年留守过年政策中,也是义乌的政策最接地气最实在

全文看下来,感受到的不是一个官方公文的乏味死板,而是 一个城市的服务型政府对于外来建设人员的关怀,和满满的真诚

还是中英文版本

政府文件这么洋气的也非常少见,还是一个三线县城, 让这个城市始终感觉就非常的魔幻

就在上个月,义乌楼市也发生了一件事情,

一个县城的住宅地块,拍出了3.6万的楼板价 这件事也让义乌 更加蒙上了一股神秘的色彩

这个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政府机制到底是怎么运转的,城市值不值得这个价格

也因为有着这样的好奇,我们团队来到了这个地方, 发现现场感受到的的比网上看到的要多的多的多

北下朱小区,现在也叫做中国网红带货小镇,一个义乌的城中村

你不看上面的内容,单单看建筑形态,你会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县城,五六层的农民房,简单道路粗暴字体

但是仔细看文字,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 从骨头里 都在做生意的城市

在面积不到22公顷的土地上,有近13000个外地从业者,挤在1200多个店铺里,每年从这里发出60万件订单,商业产值过百亿

不到两年的时间,它凭借直播带货卖小商品,成为中国微商第一村,网红带货第一村,电商直播第一村…

我们都知道,义乌就是靠小商品交易起家的,而这两年受疫情影响,商贸城很多商户出口转内销,义乌也迅速调整自己的发力方向

义乌利用自身优势,作为全球最大小商品交易市场的良好底子,整个城市把市场方向转向:电商直播带货

所以当我来到北下朱的那个下午,仿佛是进入了一个淘宝卖货的大型线下基地

我随便挑了几家店进去一看,目光所及之处所有小商品,都是我们现在在各大电商平台上看到的 网红爆款单品

比如,前一段时间很火的网红小猪泡泡机

走进一个零食店里,陈设的都是当下最火的那种电商网红食品,李子柒的螺蛳粉,李佳琦直播间卖的芒果干,薇娅推荐的三只松鼠

从服装、日化、化妆品、零食、饰品、五金,那些天天在各大直播间在卖的货,这里全有

甚至更便宜

在北下朱,所有货品都和直播电商有关,每一件小商品,都在等待网红主播把它变成爆款

价格便宜到惊人,连外面卖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不论多少钱, 一件也能批发还可以包邮

哪怕三五元

每栋楼一层全都拿来做档口,店铺名字都和电商有关

什么爆款、爆品、潮品、供应链、社区团购、薇娅同款、马云玩具、火爆朋友圈

这里大概也是我见过二维码最多的地方

几乎每个店铺门口,都印着二维码,店铺公众号、个人微信、微信群,

总 之就是要把私域流量,运营到极致

下午三点,正是这个电商小镇最忙碌的时候

路上都是拉货的小摩托、三轮车,拉货的小哥脚搭在电动三轮的前杠上,头也不回地路过,周遭全是卸货或者打包快递时撕扯胶带的声音

店里的女孩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订单,和顾客交流发货流程和时间, 初到北下朱的人,很难不被这里的创业氛围感染

后来形成了大规模的聚集效应,每年从全国各地来义乌从事电商、直播、主播行业的人,不计其数

除了城市肌理,这里的奋斗者呈现的面貌也非常不同

全国一大批草根创业者来到这里,只做一件事: 学习当主播 ,然后直播卖货

在一排排四层半建筑的红房子里,一层是大大小小的网红店、工厂店和微商店,剩下的楼层村民自住,或者租出去给前来创业的主播们

这里已经催生出一条完整的直播产业链,各种培训机构也是干的如火如荼

每一家店在和当下最火的主播和各大平台合作,快手、抖音、京东、拼多多、微信、小红书…

他们供货,找平台主播卖货,由于大网红们抽成比例太高,店家干脆自己学直播,自己做网红,白天进货,晚上抖音直播几小时

如果你有在快手抖音上,看过这样的视频,买过一些小商品,那些视频平台上演着狗血剧情来卖小商品的主播,大都来自于此

我手机上刷着视频,抬头一看,路边有人正在摆摊,现场直播教人怎么做直播带货,这场景也太TM魔幻了吧

听他说得头头是道,还以为遇到了真正的大神,走近一看,直播间观看人数竟然只有两三人,报名就要交500块,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生意

在这里,往往平民和富豪的距离,往往就只隔着一件爆款单品,想学直播的人太多太多了,没有直播,就卖不出货

如何把货品做爆,成为了每个人最关心的事,也是每天都在做的事

这不,拐个弯的操场上,立马又看到几个年轻人冒雨在拍短视频,拍了一条不满意,接着重来,直到满意为止

桥头在卖雨伞的小姑娘,手机一打开,镜头对准,就可流利的说出一整套短视频台 词,完全不卡壳,可见这样的视频,拍了 无数条

走在路上听到些北方口音的年轻人在交流经验,谈论的都是,谁的抖音粉丝破几百了,哪个品昨天又爆了三四十万单,下一个品怎样才会爆…

北下朱如今已经从电商小城将商品供应链、MCN、培训机构上下游的产业链全部凑齐

因为成本低、门槛低,最高峰的时候这里来了 6000个 主播,那些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单的,一夜暴富的,在这里被尊称为“大神”

为什么这么极致,因为这里 到处都有 着一夜暴富的故事

街头巷尾,每天都在流传着很多令人打鸡血的数字:

有人单日卖出羊毛衫35万件,这样一顶平平无奇的卷卷帽,也曾创造过月发货25万顶的记录

只要谁能打造网上的一个爆款,净赚几百万,从草根变成富豪,人生从此彻底翻身 ,不是问题

在这里钱赚的多快,某个店家老板告所我,有一位大神曾经在北下朱,靠卖这两年女孩子中流行的珍珠发卡,身价上千万,买下义乌好几套房

对,就是这种我们在各种集市里都能看到的那种珍珠发卡,北下朱就是如此魔幻的发财之地

北下朱虽然不大,豪车密度可能是世界第一,中午蹬着三轮送货的,晚上可能会开着保时捷出门

豪车扬长而过,也在宣告这个小镇,是一个真的能够快速创造财富奇迹的地方

给那些提着行李箱来到这里的年轻人以希望,如果自己坚持下去,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像他们一样成功

你可能想象不到,在看似不太起眼的一幢幢建筑里,从这里走出的平民到暴富的草根创业者,不在少数

几乎每一个来到北下朱的人都坚信, 这个村子有着当下最大的风口

在义乌,人、地方,商品,行业,这几个元素咬合的非常紧密,每天都在精准高效的运转着

为什么可以

或者为什么其他县城没有这样的土壤

这是一个好问题,背后其实就是政府对于这个城市的规划和运营

我们来看一下

北下朱只是义乌许多城中村的一个而已,它面积不大,被一条河和三条马路围成一个长方形,没什么特别的

几年前,北下朱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村庄,2015年前后,北下朱村两委主动出击, 以三顾茅庐,减免房租等形式,邀请电商创业者来北下朱创业

当时中国的电商直播还未见雏形,而当地的领导班子,就有意在引导产业转型了

通过铺设光纤等建设设施打造,不断释放红利,一时间创业者们蜂拥入住,形成了电商村的良好局面

然后去年,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小商品销路不好,政府开始在北下朱旁边,引进物流做一个大型货运中心,据说里面大小物流达到100多家

后来事实证明了义乌政府,这步棋是下对了

去年疫情后开始,直播电商行业急速膨胀,而义乌早就做好了迎接这个风口的准备

北下朱电商小镇,货源、支付、物流都不是问题,从此一块网红电商直播基地的土壤孕育出来,日渐肥沃

这里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不过三五个路口,拥有得天独厚的供应链基地,因为义乌集中了全球80%以上的小商品,8万多家商铺,背后链接一家家工厂,网红直播村,提供货源

隔着马路是义乌当地著名的大型货运场,又让北下朱加持了便捷且廉价到超乎想象的物流优势,可以方便创业者做全国的生意

义乌的营商氛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政府基本不会干涉任何电商模式的发展,而是 从管理者变成服务者 ,帮助这些小企业成长

看看这个口号,多么实在又霸气

这些强大的推动力,促使世界义乌前进

2019年,北下朱村提出微商村向网红直播村转型,一跃成为全中国商业产值最高的直播村

今年各大电商平台还在和北下朱进行深度合作,今年1-3月,义乌快递的发货总量总计完成了近10亿件,同比增长了35%,3月单月快递发货量近8亿件,增长73%

义乌厉害的地方,它不仅有一个服务精神极高的政府领导班子,还有几十年来这座城市穷中求变,以商为命的底蕴

1982年,县委书记谢高华开放当地的小商品交易市场,并允许农民经商开始,义乌的生产力和商业基因被彻底激活

无法靠农耕养活自己的义乌人,从鸡毛换糖,到商通全球,电商基地……

人们骨子里强大的商业基因根深蒂固,浙商帮也称为商业界的游牧民族,义乌人做生意灵活性,可见一斑

如今,义乌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8万元,碾压北上广,连续14年领跑全国县级市

这样魔幻的义乌,每天吸引着一双双满怀着希望的眼睛来到这

几个月后,他们的故事脚本可能相差无几,结局可能是大相径庭

上个月爆了的泡泡相机、手机支架、安全头盔,眼下又变成了驱蚊手环,珍珠耳环,谁也说不准,一个爆款单品生命周期能有多长

我在义乌拍了两张照片

在义乌任何人都有逆袭的机会,但同样都有可能卷铺盖走人,人来人往,普通人的财富梦和命运博弈的斗争,仍旧日复一日在这里上演

《鸡毛飞上天》里那句台词说得好,鸡毛最轻,可有点风,它就能飞到天上去

说的就是这座城市,总在变化中前进的姿态,它不断地在试错,成功了就聚集,失败了就转换个方向,直到成功后,再次聚集

这不就是义乌最魔幻,也是最令人敬佩的地方

折腾是很磨人的,但是有方向可以折腾,也确实是很幸福的事情

来源:真叫卢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2148/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