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驻马店的小提琴之乡,堪称中国最具古典气质的地方之一

驻马店的小提琴之乡,堪称中国最具古典气质的地方之一

广告

1

一场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的古典音乐晚会刚刚揭开帷幕,当音乐家用手中的小提琴拉响《布鲁赫G小调协奏曲》的第一个音符时,远在中国河南省驻马店市确山县的农民,还在睡梦中。

音乐会的所有听众也许不知道,打动他们耳朵的乐器小提琴,来自驻马店的农民。

image

那些音乐学院的小提琴学生们知道如何购买贴着Made in China标签的小提琴,音色差不多,还能剩下一笔生活费。

在欧洲许多国家的乐器专营店里,来自驻马店生产的小提琴,正在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和稳定可靠的质量,占据一席之地。

image

那些相中驻马店小提琴的国外消费者,脑子里幻想的是中国的造琴世家工匠,在上海或者深圳的某间祖传工作室,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精工细作,才打造出他手中握着的名器。

如果你要跟他解释这把琴来自驻马店,光是在地理上就得耗费一小时才能让他明白。

image

事实上,就算在国内,如果你随机问路人驻马店有什么特产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说不出来。

甚至有人连驻马店在哪个省份都搞不清楚,但这并不影响驻马店跻身中国最具古典气质的城市榜单。

image

一分钟,一匹骏马最快可以奔跑1公里;一分钟,洪汝河汇流后132000立方米的水奔向淮河;一分钟,宿鸭湖出产13公斤鲜鱼;一分钟,确山小提琴出口创汇16.2美元,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把小提琴被造好从驻马店运往国外。

image

谁也想不到,驻马店能跟古典音乐世界产生跨次元联系。

根据新华社报道,如今,驻马店确山县年产提琴约40万把,造出了中国80%的手工制作中高档提琴。

7

地处中原腹地的农村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洋气的“提琴之乡”,这变化要从第一批丢下锄头到北京提琴厂打工的确山农民说起。

跟其他产业在中国的萌芽有着相似的故事,确山提琴最早的制琴师傅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初,当时的一部分确山农民工有幸进入到了北京的乐器厂工作。

8

王金堂就是最早一批进京打工的工人,1984年,16岁的王金堂北上打工,他卖过菜,在工地搬过砖,后来在一名老乡的介绍下到一家乐器厂打工,从此开始了他和提琴相伴的职业生涯。

因为务农出身,文化水平不高,第一批接触到小提琴的确山人对小提琴都有自己的理解,比如有人刚开始一直以为小提琴跟琵琶一样是用来弹的。

image

那个年代去北京乐器厂打工的确山人都跟王金堂有着相似的经历,为了摸透制琴工艺,每天平均工作13个小时,几乎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和机器生产的普通小提琴不同,手工小提琴制作工序复杂繁琐,包括选料、拼板、刮板、音孔音梁、合琴、随琴、刻头、装头、油漆、装配等十几道工序组成。

10
11

而且每道工序都需要精细测量和打磨,所用到的工具更是多不胜数。这一系列的制琴工序源于16世纪的欧洲,每道工序都需要专门的人员来负责。如果其中一道工序出现了不规则,后续的工作将难以进行。

image

为了确保每个制作环节紧密相连,以村为单位的亲戚纽带这时就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5年后,手艺日渐成熟的王金堂也独立开起了提琴制造作坊,之后,他陆续把很多乡亲带出来和他一起打工学艺,最多时在北京的确山制琴师超过2000人,北京的乐器制造行业送给他们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确山师傅。

13
14

回巢的转机发生在2015年,那年确山县政府提供了免费的厂房和一系列优惠政策,鼓励身在北京的制琴师返乡创业。

随后,60多位制琴师先后拎着制琴工具和丰富的经验回乡支援建设,在家乡搭建起大大小小的制琴作坊,将整条提琴产业链扎根在了驻马店确山县。

15

截至2017年,全县还只有68家提琴生产企业,年产值不过8000万元。

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就突破了102家,年产各类提琴约40万把,年产值6亿元左右,直接带动全县2000多人就业。

确山人用小提琴,拉响了自己的致富旋律。

16

这里朴实的农民在两种身份中随时切换,拿起锄头,是游走在田间地头的农民,放下锄头拿起小提琴,就是伏在工作台上的制琴匠。

他们深谙各种作物的播种时间和种植方法,同时对小提琴的制作工艺流程有着独到见解。

image

十几年前,在整个确山县都难觅一家琴行,在乡下人眼里,对乐器的理解范畴局限在唢呐、锣鼓、二胡等民间传统乐器。

但在今天,你要是在马路上随便问一个当地人关于小提琴方面的知识,他可能会跟你详细赘述小提琴面板用俄罗斯云杉和阿尔卑斯云杉的振动区别,哪个声音偏硬,哪个声音偏软。

image

靠着过硬的制琴技术,驻马店正吸引越来越多外国琴商的目光,古中原驿站重新被世人注视。

“以前外国琴商买琴到北京马驹桥,随着确山产业园的建立和业务的展开,现在外商都到我们驻马店确山县来买琴。”

“过去确山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今天一提小提琴,大家都知道,也愿意进一步加深了解。提琴业的成功不仅为确山带来一张洋气、时尚的名片,也提振了大家干事创业的信心和开拓发展的精气神。”

image
image

54岁的制琴师老段,家住提琴产业园附近,骑车10多分钟就能赶来上班。在40多道提琴制作工序中,他负责粘合低音梁这一道。

目前他每个月可以拿到6000多元工资,“现在光景多好,我这个年纪一个月还能挣这么多,可满足。”

image

农民们丢掉镰刀、锄头,走进明亮的制琴厂房,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用手中的小提琴,重新建立与世界的链接。

现在,确山的提琴师傅们又在做一个更大的计划,除了要让全世界听到确山的琴声,他们还要让下一代过上会拉小提琴的艺术生活,让生活因提琴而变得更好。

有人说驻马店确山人在拨动的,其实是命运的琴弦。

image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 微信号:buuuxiangji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281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