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五代十国|唐宋之间的低谷,为啥会乱成一锅粥?

五代十国|唐宋之间的低谷,为啥会乱成一锅粥?

广告

​​

策划:邓玲玲

脚本:周绍纲

编绘:朱 彦

话题聚焦 赵匡胤陈桥兵变是有预谋吗?

赵匡胤陈桥兵变,后世多非议他欺孤儿寡母;而杯酒释兵权,又赞他雅量有容;赵匡胤死后,赵光义继位,后人编排出烛影斧声的故事,说赵光义弑兄篡位。这是典型的用德性来评判一个历史人物的行为。为政以德是儒家念兹在兹的理想,也是华夏生民心心念念的朴素想法,但历史大事件往往有其自身的逻辑,并非观念的产物。

北宋建隆元年(960)正月初三日,传闻契丹联合北汉南下攻后周,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统率诸军北上御敌。赵匡胤统率大军出了汴州(今河南开封),夜宿距开封东北二十公里的陈桥驿(今河南封丘东南陈桥镇),被将校黄袍加身。在宋朝的官方史书中,声称赵匡胤在陈桥兵变之前,是没有预谋的。但近世史家结合诸多史料来看,陈桥兵变应该是一起早有预谋的军事政变。

后人站在旁观者的视角,以为周世宗柴荣是五代难得的明君雄主,对赵匡胤也不薄。赵欺孤儿寡母,实属不义。如果我们回到当时的历史情境中去,就会发现,即便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篡位,赵匡胤也有其无奈的地方。

后周时期,魏州(今河北省魏县)发生兵变,庄宗李存勖在大臣的建议下,令自己的义兄、宣武军节度使李嗣源率军前去平叛,不料,等到李嗣源率军抵达魏州时,他的部队竟然发生哗变,与城内叛军汇合,企图拥戴功勋卓著的李嗣源为主对抗朝廷。

李嗣源对于庄宗李存勖还是比较忠心,他找了个借口逃出城外,打算亲自赶往汴州向庄宗说明情况。这时候,石敬瑭说话了:“岳父大人,您不想想岂有在外领兵,军队发生兵变后,主将却不担干系的道理?”

石敬瑭劝李嗣源上位之事,展现了两点:一是皇帝与宿将之间存在无解的猜疑链,这是一个黑暗森林;二是将校们只忠于自己的利益,触动他们的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五代十国,宿将被黄袍加身的戏码反复上演,显然这与个人的德性关联不大,而是有其自身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兵骄则逐帅,帅强则叛上”。军政合一的藩镇是晚唐和五代混乱的根源,朝廷想要改变外重内轻的局面,就必然会削藩。

晚唐皇帝本来就暗弱,靠太祖太宗立下的威名,在安史之乱后才强行续了一百多年,最后底层出身的朱温连禅让的形式都不走,靠武力强行篡位上位,皇帝的“合法性”又大打折扣了。

乱世中的一代尚能镇住局面,二代继位没有军功完全镇不住,但又不得削藩,而削藩牵扯到太多藩镇将校的利益,骄兵悍将又必然会换主。新的皇帝上位等到地位巩固后,又开始削藩,而皇帝本来就是靠藩镇将校拥戴而上位,藩镇将校拖家带口的,靠当兵吃粮,削藩就是让他们的人生从头再来,与其昨天所有的荣誉变成遥远的回忆,不如拥立一个新的皇帝。

这也是五代父死子继往往会二代而亡的原因,不得已兄终“弟”及。这里的弟是指义儿,五代枭雄喜欢收义子,名义上父子关系,其实更像后世社团里的那种兄弟关系。老大没了,老二上位。这也是朱温骂自己的儿子猪狗不如,想传位给义子的原因。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一代传位给亲儿子,后来基本都被将士拥立名为子实为兄弟的“义子”替代了,强如李存勖也不例外。

从五代几十年的演变来看,赵匡胤上位有没有预谋,都无关紧要。因为这是“历史的选择”。同样的逻辑,杯酒释兵权事件中,赵匡胤的私德也无关紧要,因为他没法大规模剪除这些悍将,一旦有动手的苗头,将校门就会又上演一出黄袍加身,最终只能选择妥协。同理,赵光义上位,也是历史的幸运,至少在他手上真正终结了五代的逻辑。

参考资料

薛居正《旧五代史》、欧阳修《新五代史》、司马光《资治通鉴》等。​​​​

来源: 铲史官漫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3037/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