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美图炒币亏上热搜

美图炒币亏上热搜

1

文/在宥

来源:对撞派(ID:baoliaohui)

原本就不怎么擅长赚钱的美图,因为亏钱上了热搜。

这或多或少令人感到意外,毕竟,美图亏钱并非新鲜事:自2016年上市以来,美图直到去年才终于盈利。

但这回奇就奇在,美图亏钱是因为炒币。

而且这一亏,就亏了1300万元人民币。要知道,去年美图全年净利润也就6000万。好家伙,这一亏亏掉了去年一季度赚的钱。

再联想到行情最好的时候,美图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浮盈最高达一个亿人民币。楼刚起便塌,人生大起大落实在刺激。

蔡文胜曾就“美图投资加密货币”一事发朋友圈,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现在看来,这只螃蟹似乎没那么好下咽。

一亿美元重注加密货币

在2018年初,区块链概念火爆一时,一个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的社群也借着风口在中文互联网舆论场里刷尽了存在感。那时,李笑来、沈南鹏、薛蛮子、徐小平、周鸿祎等一众大佬在这个群里谈笑风生,蔡文胜便是其中之一。

他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面对泡沫,“我们只能拥抱,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

蔡老板言行一致,身体力行。今年3月初,美图公司便豪掷4000万美元投资加密货币;3月中旬,再花5000万美元增持;四月初,再跟1000万美元。截至当时,美图公司已累计购入了价值约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幸福来得很迅速。4月中旬,比特币站上64800美元/枚的巅峰,以太坊也随后于5月初创下4400美元的高点。看起来,美图似乎要通过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翻身”了。

奈何美梦总是短暂,随着上周全球监管层面利空消息影响,以比特币为首的一众加密货币价格一跌再跌。比特币价格较4月峰值的价格几近腰斩,以太坊更甚,较高点跌幅超过50%。

蔡总妙计安天下,美图翻身再落空,加密货币并不是能拯救美图的那根稻草。目前美图股价报2.00港元/股,较今年高点已跌去57%。

只追风口,不曾上天

尽管美图秀秀是一款成功的产品,但美图公司始终未能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工具类产品变现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美图。除了广告业务外,其余探索皆乏善可陈。自2013年至2020年,美图已累计亏损超120亿元,亏掉了近半个知乎。其市值最高曾逼近千亿港元,但时至今日不足百亿。

这家神奇的公司,一再押中风口,却又一再错过风口。

2013年,美图推出了当时国内第一款专注自拍的智能手机Meitu Kiss。随后,美图手机签约Angelababy,和哆啦A梦、HelloKitty、美少女战士等经典IP玩联名,一时风头无两。手机业务也逐渐成为美图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美图M8

然而,美图手机最大的美颜优势壁垒并不明显,在其他大厂迅速跟进效仿后,性能、价格上并无优势的美图手机瞬间不“香”了。在销量最高的2015年,也仅售出不到40万部。作为对比,根据IDC统计,同年出货量第一的小米为6490万台。

未能更进一步的手机业务也加剧了美图的进一步亏损。2018年,美图剥离手机业务,与小米达成授权合作;今年3月25日,美图收回与小米的手机授权,并表示不再进入手机制造行业。

短视频则是美图踩中的另一个风口。2014年美拍上线,比抖音还早了两年。如今微博上不少网红,曾经都发迹于美拍。

美拍上线后,连续24天蝉联App Store免费总榜冠军,并成为当月App Store全球非游戏类下载量第一。在2016年6月,美拍用户创作视频总数便达到了5.3亿,人均日观看时长40分钟。

就是这样一款最高月活达到1.52亿、占据极大先发优势的短视频产品,却在抖音和快手的冲击下节节败退,前浪死在沙滩上。

除了上述业务外,美图也在进行社区、电商、直播、医美等业务的探索,但始终未能找到下一个增长点。

根据其2020年财报,美图全年实现收入近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净利润6000万元,2019年同期则亏损1.908亿元。这也是美图公司创办以来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然而,占据营收大头的在线广告收入为6.8亿元,同比下降9.5%,月活跃用户总数达2.61亿,同比下降7.6%。主营业务与用户规模双双陷入增长瓶颈。

主营业务乏力,新增长点难寻,这或许也是蔡文胜押注加密货币的原因之一。只是,赚快钱是一时,修炼内功却是一世。投资公司披着再华丽的壳,终究支撑不起单薄的想象空间。

跌宕起伏的加密货币拉不起美图躺平的股价。蔡文胜或许见惯了大风大浪,但过江的美图,已然经不起多大颠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3503/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