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grass-6353411__480

@王左中右: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有件事不吐不快。

大家都知道,我挺喜欢搞个新字造个新词的。
但是最近这几年。
造出来不少网红词,什么YYDS,什么绝绝子,我一个搞汉字的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一时间,这些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的网红词语,让我有点困惑、迷惑和疑惑: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究竟要判几年啊。

/
比如有这么一种,叫做“缩音”,也就是各种拼音缩写。
随便举几个典型代表:AWSL、YYDS、SSFD、MDZZ、NBCS。

我们一个个看。
啊我死了(AWSL),这个能明白已经不容易了。
永远的神(YYDS),瑟瑟发抖(SSFD),妈的智障(MDZZ),如果这三个你猜对了,证明你的智商离九年义务教育的初中生不远了。
如果你一眼就看出来,NBCS说的是nobody cares,那你的智商,基本上可以回到市级重点幼儿园了。

魔不魔幻?迷不迷惑?
更魔幻的是,在看某个选秀节目时,弹幕里有这么一句话:某某某没有JB。

多大仇多大怨啊,就是选个秀而已。
但我就是变了多少个姿势,换了多少个角度,也没能搞清楚,这里的JB,不是JB,而是:
剧本。

就像你翻多少个白眼,也不会猜到,“WCNMLGB,CNM”,它的意思是说:我去年买了个包,超耐磨。
所以,你看现在这缩音,缩得真的是六亲不认大义灭亲。

要是这么下去,“MM”你说是妈妈,我觉得是妹妹,“JJ”你说是姐姐,我觉得是舅舅,”DD”你说是爹爹,我可能觉得是弟弟。
而每次我看到yyds,总感觉它说的是:
爷爷得死。

对了,之前有篇很有名的文言文《遗镒疑医》就更不行了。
伊姨殪,遗亿镒。伊诣邑,意医姨疫,一医医伊姨。
翌,亿镒遗,疑医,以议医。
医以伊疑,缢,以移伊疑。伊倚椅以忆,忆以亿镒遗,以议伊医,亦缢。
噫!亦异矣!
翻译一下,说的是姨妈死了,留下亿万家财的事情。
但按照现在这个缩法,这篇文章大概率就会这样的:
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
汉语界另一朵奇葩,便是中英混杂。
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他非要给你用几个英文点缀。

比如最简单的一句话,二狗帮我下楼买杯星巴克的冰美式。
到了他们嘴里,就变成了:Mary啊,help 我下楼buy杯Starbucks的冰美式。

你想说,去老张办公室带下他会议文件。
到了他们嘴里,就变成了:去Tony的office找他borrow一下一会儿meeting要用的doc。

你想说,打电话问下小杨什么时候回家?
到了他们嘴里,就是:你call一下Jessica问下她什么时候be back home。

你想说,你看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
到了他们嘴里,就变成了:Baby你look一下see see 怎么回事。

对此我真想表示:World天World地啊,说这word的人,得看了多少k的英文txt啊。

我脑补了一下,在他们的世界里,《三国演义》可能就是《3p 演义》,《水浒传》是《108p》,《西游记》是《see you 记》,《红楼梦》就更简单了,叫《hello 梦》。

潮流不潮流?Fashion不fashion?有感于这种go向国际化的潮流,我决定重修一版《Apartment铭》,好让中国文化走向全世界,请大家朗读并背诵全文。
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river不在深deep,有long则灵。斯是apartment,惟my德馨。苔痕on阶绿,草色in帘青。谈笑有Dr.,往来无Mr.。So can调素琴,read金经。无tiktok之乱耳,无deadline之劳形。南sun诸葛庐,西蜀son云亭。
孔子cue:hello之有?

/
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XX子”。
比如:绝绝子、无语子、寂寞子……

有人可能看不懂,向广大网友解释一下,他们不是人,也不是神。
绝绝子是绝了,无语子是无语了,寂寞子是寂寞了。
也就是说,一切可以用“了”的地方,全都用“子”,还得用叠词凑上三个字。

我跟你们讲,也就是苏轼他们没生在现代,不然的话我们学习宋词的难度就会低很多。
因为他的词很有可能被迫写成:遥想瑜瑜子当年,乔乔子初嫁子。

可能有人会说了,这哪里降低难度了?明明更绕口了啊!
但这种张宗昌都写不出来的东西,是不可能流传下来的,没有了自然也就没学习难度了。
当然,苏轼更有可能看到自己的词被改成这样就气死了。

而一帮粉丝会到他的微博下面怀念:一口一个“轼轼子”“坡坡子”,试图把他气活了再抢救一下。

在这方面,浪漫主义诗人白白子的《蜀道难》受到的伤害更大:
绝绝子,危乎高高子!蜀道难难子,难于上天子!
好了,一个“上天子”,李白可能活不过2002的那场雪雪子。

而唐后主煜煜子的《相见欢》就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了,他很可能是这样的:
无语子独上西楼,月钩子。寂寞子梧桐深院子,锁秋子。
未断子,凌乱子,离愁子。别是一般滋味子,绝绝子。

本来吧,“子”是挺好的一个字,它可以很尊敬,比如我们说孔子老子孟子,也可以很优雅,比如决明子苍耳子莲子。
但现在的“xx子”,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傻子。
尤其是有人说绝绝子,总让我有种断子子绝孙子的感觉。
它不优雅,也不尊敬,叠词词恶心心,尴尬得让人能用脚趾抠出三室子两厅子来。

所以说实话,挺反感这些网红词语的。
YYDS,AWSL,绝绝子,但凡对自己有点审美要求的人,都不要用这些烂词。

你越潮流,你就越土。
你越网红,你就越俗。
你越说绝绝子,以后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只会一句绝绝子。

越说这些网红词,人只会越来越匮乏。

你看到好看的,你想不起来明眸善睐、媚眼如丝,你只会:绝绝子。
你内心翻涌不想说话,你不会说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你只会:无语子。
你难过得不行,你也压根不会想起来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你只会说:AWSL。

唉。
感觉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4693/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