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一代不如一代,是命中注定

一代不如一代,是命中注定

1

最近王思聪和孙一宁互曝聊天纪录,土味情话满天飞。网友吃瓜吃得过瘾:“国民老公”王思聪原来不过是好色俗人,追求女孩也是“舔狗”样子。富贵公子的形象算是掉地上碎了一地。

围绕王思聪还有另一形象,那就是“有为富二代”。财经界对王思聪还是颇为赞许的。拿着父亲的5亿资金,王思聪投资游戏、直播、电竞、餐饮等领域多家公司,单上市公司就有5家。5亿变成30亿,俨然“长江后浪推前浪”。

其实,王思聪的投资成绩有很大水份。

他担任CEO的熊猫直播,历经三年运营,始终没找到有效的商业模式。熊猫始终依靠资本输血,外部有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冲击。2019年熊猫直播倒闭,留下一堆欠钱风波。

王思聪被极力吹捧的投资,收益也被高估了。

据称投资回报达5倍的乐逗游戏(已私有化),王思聪介入时已近上市,上市不久就破发,如何做到5倍收益?

云游和天鸽这两家游戏公司,上市后大涨,媒体纷纷帮王思聪算业绩;问题是,早期投资者都有限售期,解禁之前两家公司就跌破发行价,套现只能是亏损。哪有什么几倍收益?

从财经媒体挖掘的信息看,王思聪投资的赚钱项目少,亏损项目多。把时间拉长看,他的投资战绩并不出色。考虑到他的投资是借助万达的资源和影响力,这样的成绩就更难看。

王思聪的投资项目横跨游戏、娱乐、餐饮、新能源各领域没有一致逻辑——也许最大的逻辑就是王思聪喜欢。

像游戏里的氪金玩家,王思聪做投资,就是拿着大资金猛砸。当然会有成功的案例,但他的投资技能没有提升。一旦资本潮水退去,游戏无法再氪金,他的平庸就一览无遗。

很多人不理解商业世界,以为有钱人有资源,加上人脉和手段,赚钱简直是顺手的事情。实际上有钱人也面临各种投资陷阱。他们受限于知识背景,有认识误区;而且由于优越的生活环境,他们更会对具体商业情境产生误判。

像王思聪这样的放浪形骸者,享受美女趴,喜欢被簇拥,投资成绩平庸,不是很正常吗?大凡成功的投资者都很勤奋刻苦,精于研究,不会因为你是首富的公子,就能获得多一点成功。

王思聪回国十几年,年到中年,影响力很大,成就却寥寥。相比之下,王思聪的父亲王健林,不知强了他多少倍。

王健林出身军人家庭,从小做事刻苦争强。他当兵从战士当起,一路从班长晋升至排长、连长,退役时已是团长。34岁时,王健林担任政府办公室主任,接手大连的旧城改造项目,由此下海,赚到第一桶金。

王健林没有一个有钱爹,早年履历也不光鲜,但他的能力明显强于王思聪。

王健林做事果断坚决,行动力超强,有很强的商业判断力。从早期旧城改造,到转型做商业地产、文旅项目,再到进军娱乐行业,收购全美第二大院线公司AMC,收购美国传奇影业,王健林每一个节奏都踩得很准。

2017年后环境突变,海外投资并购被叫停,王健林断臂求生。首富的头衔没有了,万达却活了下来,并且活得还不错。同样是使用财务杠杆做海内外并购,万达比安邦、海航强太多。

王健林做的是地产生意,这一行的企业家似乎不像其他行业那样受尊重。很多人认为,搞房地产开发没什么技术含量,有钱有政府关系,不就可以了?

事实上,地产开发是极复杂的系统工程,企业家要和几十个政府部门打交道,还涉及银行、建筑、施工、销售、物业各项工作。至于商业地产和文旅打造,同样是极难做的生意。

中国房地产行业受政府控制,但市场化程度也很深,全国的房地产企业几十万家,规模企业数百家,竞争极其激烈。下游,房地产商要制定销售策略,还要应付政府政策干扰。

房地产是高杠杆行业,一旦销售不畅,会面临资金链断裂、崩盘出局的下场。如果不加杠杆,也有可能在竞争中掉队下来。这就对企业家提出很高的要求。

王健林是枭雄式的人物,同时也有着企业家精神的自觉。他曾在演讲中谈企业家精神: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最重要)、坚持(不怕失败,不断进取)、责任(把企业发展好,是企业家最大的社会责任。)

这些论述和学院派不一致,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意识到,企业家精神非常独特,只能在实践中获得——某种程度说,它来源于天性。

企业家精神太独特了,它是一系列综合的能力。一个人是否具有企业家精神,受性格、兴趣、教育和偶然经历影响,只能被挖掘发现,很难被刻意培养。

王思聪很小被送到英国读书,读名校,念哲学,会四国语言。王健林将王思聪当成“万达太子”培养,很遗憾:王思聪离父亲的期待非常远。王健林后来也流露出后悔,不该早早将孩子送到海外留学。其实即便从小放在身边,言传身教,也不一定能得其父之精髓。

长期以来,企业家精神一直是经济学界不甚忽视的领域。传统经济学讲资源配置,各种资源要素在价格作用下粘合,形成新财富。至于其中的创新创造,企业家作用,则往往被忽视。至于企业家精神为何物,则基本被忽视。

国内经济学者中,张维迎很早重视企业家精神的研究。他曾写过一段很经典的话语:

经济之所以增长,是因为企业家精神在发挥作用,而企业家精神就蕴含在普通人口中。市场是不确定的,不确定性意味着,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没有人能稳坐钓鱼船。

富人俱乐部就像一个旅馆,总是住满人,不断有人出去有人进,而不是古代的城堡,一个家族祖祖辈辈住在里面。“富不过三代”是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世袭贵族只存在于非市场经济中。

说得极好。企业家精神就蕴含在普通人中。市场所需的创造精神和创造力,人类实难规划,更难量产,教育的作用也常被夸大。

企业家精神所需的好奇、聪明、敏锐、坚韧,才是企业最强大生命力的来源。这种精神只能在人群中寻找。越是自由宽松、鼓励创新的人群,越有可能诞生企业家。

这样的“定律”,对富人来说确实是悲剧。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代不如一代”的尴尬局面。在很多家族企业身上,经常能看到“一代巨富,二代金融,三代艺术”,本质上是企业家精神在家族的消逝。

随着时间流逝,均值会回归,巨富家族会出现庸才,甚至败家子。为防止这种局面出现,很多大公司一代二代创始人去世后,就转向职业经理人管理。职业经理人的最大缺陷是循规蹈矩,野心不足,保守有余。职业经理人长年盘踞的企业,就会暮气沉沉。

对社会而言,这样的“富不过三代”,是自然健康的。财富不因家族姓氏而永驻,德不配位者,财富很快就消逝;而穷人们只要善加培养子弟,总有出头的机会。只有这种制度下,社会才不致于出现很多人担心的“阶层固化”。

来源:菁城子 微信号:jingchengzi8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4752/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