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如何辨别桃色聊天记录真假

如何辨别桃色聊天记录真假

广告

image

@韩松落:前段时间热转的两个所谓的桃色聊天记录,航空公司的,基金公司的,都被证明是造谣,伪造记录的人也被抓了。所以,怎么分辨这类聊天记录的真假呢,我觉得,假的聊天记录,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信息过度交付”。

熟人之间聊天,因为有共同已知的事实,所以是有省略、断裂的,但这种假聊天记录,是给第三者看的,是表演性质的,所以每句话都试图交代前后果,以及当事人的身份,并想方设法在最短篇幅里拉更多人下水,完全是恨不得把身份证号报出来的架势。

而且,往往还有一种直男写H小说的腔调,一到情色细节就收不住,而且女性角色往往被写得谄媚、恭顺。

可以模拟一段,会比较夸张,不过,一夸张就知道问题在哪了。

例如:
“小王啊,今天约吗?”
“张总啊,我都是您的人了,只要您有兴趣,我随时恭候啊!是去帝都花园三期18号楼3单元1808号您的180平米的房子呢,还是去城南假日B区6号楼2单元902的我的85平米的房子呢?”
“我们去我的房子吧,上次你的丈夫李彬彬提前回来可把我吓死了。”(扯进来越多人越有报仇的快感)
“今天天气不好,39度而且还说要下雨,您来接我吧。”(造记录的人查了天气记录所以舍不得不用天气数据)
“是去位于建设路869号的你的单位接你吗?”
“我今天不在单位,我在富阳路66号我的店里。”
“嘿,上班的同时偷偷开店,小王,真有你的!”(仅有偷情这个事是不够的,还要设法暴露更多不利于当事人的细节)
“还不是用您给的两百万开的店吗。要带情趣用品吗?”
“把上次去日本买的粉红色手铐黑色口嚼子都带上。”
“是这个吗?”(此处配有实物图片)

但,真实的聊天是什么样的呢?恐怕是这样的:
“见?”
“嗯,南边还是东边?“(两个人都知道要去哪里了,必然有了替代性的说法,而不是报地址)
“我那里吧。”(南边的房子是“我”的,所以直接说“我那里”,而不会重复“南边”了)
“天气不好,不想出来了。”
“我来接你吧。”
“我不在单位。”(这里出现了断裂,和上句看起来接不上,但事实上,两个人必然是经常在单位附近碰头的,而这一次不在单位,所以直接跳到”不在单位“这个状况上)
“把东西带上?”(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嗯嗯。”

假聊天记录,就是这样,因为心里已经有了动机,是要给不明真相的群众看的,就回不到没有动机的时候了,每句话都要把细节抖搂个干净。就像杜拉斯的《长别离》里,两位女性角色,为了唤醒失去记忆的男主的记忆,装做聊天,却大声地、拼命地播报和重复男主和女主过去生活里的基本细节,同时还在观察男主的反应。

是否“信息过度交付”,也是我衡量剧本和小说好坏的标准,坏的小说,不自信的写作者,因为心态上是置身事外的,统统是信息过度交付的。

坏电影坏电视剧也是,对白说,对白说了旁白说,旁白说了字幕说,总之恨不得全都告诉你,而不会利用观众已有的观影经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191/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