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你还敢不相信光吗?

你还敢不相信光吗?

广告

1

昨天小鹏汽车的港股上市仪式是在自己公司里办的,融了140亿港元的何小鹏在开场前问了助理一个问题:

这个锣是港交所送的吗,要不要钱?

在场的大星有两个印象深刻的环节,一是敲锣后何小鹏和投资人、车主一起比出的X手势,像极了奥特曼全家福。

2

另一个,是何小鹏演讲前,场边传来了一声破空的:

爸爸!

感谢何小鹏的孩子比我先喊出了这个口号。

今年一季度,小鹏汽车营收接近30亿,相当于去年全年的一半,二季度交付数量同比翻了5倍。一年内经历了两次上市,产品越卖越好的何小鹏昨天突然变得很成熟,即便有人提起刚刚怼过他的周鸿祎,他也只是笑着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到他发言时,他没说成绩,只说科技的向前,核心来自信息的变革、能源的变化和工业的落地,而这三个最核心的驱动力,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正全面融合。这句话被在场媒体引用很多,但大家没注意到这句话之前,他说了四个字:

纵观历史。

这怕不是最近读了什么书吧?

果然,在之后的采访里,有记者问他未来5到10年整个战略需要多少钱。何小鹏说从0到1大概要200亿,但从1到100,或者说:

从春秋到战国起码要300亿。

《从春秋到战国》是易中天老师的书,开篇第一章,讲得是《左传》里的郑伯克段于鄢,兄妹母子之间古老规则的崩坏过度到血淋淋的实力秩序,左丘明只用了7段话。

为了能在这个新秩序里活下来,何小鹏说要多储备粮草、多做好组织的建设、多研发还有多搞全球化。这些,都离不开钱。

多储备粮草、多做好组织的建设、多研发还有多搞全球化这样的说法还是太概括了。去年底大星问过何小鹏,现在大家要拼什么,他说要拼笨功夫,主要是和传统车企拼。

与供应链的合作让传统车企太舒服了,以至于到了今天,供应链能决定他们到底能做出怎样的产品。

春秋时代有旧秩序老规则,大家可以舒服,战国时代可不行。

曾国藩说打仗要结硬寨、打呆仗,具体到小鹏,他们在单款产品的研发上人员数量上,比传统车企多三倍。

除了和传统车企拼,和新能源车企也要拼。大星刚看过特斯拉新版的FSD(完全自动驾驶),被大家可吹上天了。一向对中国不吝赞美的马斯克只有一个中国敌人,时不时就要发推骂何小鹏。

这点大星得说两句,小鹏的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不但得到了用户们的好评,在二手车市场上也经受了黄鱼大哥们的检验,什么停车场记忆泊车,自动变道超越开得太慢的前车等等功能,深受大家喜爱。

所以在自动驾驶这个项目上,何小鹏也经常和马斯克隔空对骂,誓要把马一龙打得:

找不到东。

大星一直觉得,要不是何小鹏和他的造车朋友圈,特斯拉不会一次次拉低产品价格,刚上市没多久的Model Y现在最低只要27万了,冲着谁来的一目了然。

对于大家最关心的是不是要自己搞芯片的问题,何小鹏直接否认。他说一台智能汽车现在有差不多1700颗芯片,他不相信有一家公司能够把这个芯片给包圆了,他们会和头部的芯片厂商合作好。

这是个很负责任的答案,要真的搞芯片,小鹏得在A股再上一次市。

根据历史经验,很多产品在中国人形成大规模优势以后,会迅速地横扫国内外市场,比如家电和手机。改革开放以来,只有汽车是个例外。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国,中国本土品牌的汽车一直没有能形成国际优势。

昨天,大星问何小鹏,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跟国外同时起跑的,会不会有一个时间点也能做到横扫国内外市场?

何小鹏说智能汽车的变革和上一个10年智能移动互联网的变革有类似,同行们应该从全球的政策、法规、标准角度来考虑问题,进而建立全球的品牌和渠道体系。末了,他补充了四个字:

时间紧迫。

春秋是怎么到战国的,史学家们有很大的分歧。大星还是更喜欢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的划分方法——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承认了瓜分晋国的赵、魏、韩的诸侯地位,战国时代正式开始。

当传统车企越来越多的公开谈论造车新势力,当蔚来、小鹏、理想的单月销量都开始接近万辆的时候,时代起点的到来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26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