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资本退潮,65亿估值独角兽破产,谁是社区团购下一个出局者?

资本退潮,65亿估值独角兽破产,谁是社区团购下一个出局者?

广告

1

文/苏敏 编辑/房煜

来源: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社区团购正在迎来一轮新的洗牌。

7月7日晚,社区团购平台同程生活运营主体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

略显讽刺的是,就在前一天,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还在内部信表示,“同程生活”将更名为 “ 蜜橙生活 ”,并做战略调整,将业务方向从 to C 转为 to B,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直播运营、供应链赋能等。

再往前推,同程生活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集体讨债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值得一提的是,何鹏宇在内部信中将公司困境归结于行业风云突变,赛道竞争激烈,指向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互联网巨头的下场。

“公司发展到2020年年中,已经开始进入一个良性发展阶段,前端履约已经打平,我们已经开始走出了一条社区团购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自从2020年9月开始,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为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

事实上,社区团购发展至今,路途中已然是白骨累累。早在2019年底,呆萝卜、松鼠拼拼等就因资金链紧张导致平台爆雷,而你我您不得已与十荟团合并。

2020年初,社区团购市场虽因疫情起死回生,但短短一年时间,从赛道火热到巨头进场再到人人喊打,大起大落,起起伏伏。如今连“老三团”之一的同程生活也申请破产,不禁令人唏嘘。

然而,只要巨头们的战争没有结束,同程生活肯定不是社区团购赛道上倒下的最后一家。

  行业竞争激烈,但非倒闭主因

同程生活的最后一轮融资时间停留在2020年8月,由襄禾资本、元禾控股、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完成的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同程生活2018年由同程集团(港股上市公司同程艺龙母公司)生态平台孵化,主打社区电商业务,以多种类的生鲜非标品为切入口,生鲜品类占比达70%,定位下沉市场的生鲜超市电商,主要采用“上游规模化源头直采+下游社区自提”的模式。

2021年之前,同程生活还备受资本青睐。企查查数据显示,同程生活的融资达到8次之多,是社区团购赛道中融资最多的品牌之一,另两家同样融资8轮的有食享会和兴盛优选。

2018年同程生活获得同程旅游和腾讯投资的天使轮融资;2019年获得四轮融资,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多次跟投;2020年更是先后完成了C轮和 C+轮融资。完成C轮融资后,同程生活估值达1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65亿元,已然跻身独角兽之列。

借助资本的力量,同程生活先后与千鲜汇、邻邻壹、考拉生活等区域品牌合并,在华东、华南珠三角、西南等多地扩张。

2020年,同程生活GMV接近100亿元,在社区团购的创业公司中仅次于兴盛优选和十荟团。彼时何鹏宇提出,2021年同程生活平台GMV将达300-500亿元,公司实现整体盈利。

然而,现实并不尽如人意,今年以来,同程生活开始露出节节败退的迹象。据报道,同程生活先是于3月在上海关停超过1000家团点,4月又宣布湖南区域暂停运营;过去一个季度,其单量大幅下滑,相比高峰期已跌去60%以上。

同程生活也曾尝试自救。何鹏宇在内部信中提到,同程生活与抖音进行战略合作,通过抖音本地页的社区团购入口,可以直接进入同程生活,同时也鼓励团长和品牌进行直播带货。

“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

事实上,今年年初,就有供应商向创业邦表示,同程生活拖欠供应款项。但当时其经营正常,并未引起关注。

该供应商提到,同程生活将已经售出的货品报损,但又不出具损耗的相关数据及留存照片,明明卖掉了却说是损耗了,而且对欠款没有要解决的诚意。

有媒体报道称,最近一个月,去同程生活苏州总部讨要欠款的供应商越来越多。据统计,目前登记的100多家供应商被拖欠货款超过了5000万,以其1000多个供应商来计算,同程生活的总欠款或超过2亿元。

此外,据了解,在决定战略转型之前,同程生活曾和京东、阿里,甚至字节跳动等大厂协商过“收购意向”,但最终因各种原因未能达成协议。

可以看出,同程生活原本有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何鹏宇将失败原因归咎于行业竞争,略显牵强。

“社区团购对地推人员、团长、供应商的管理要求,相对都更加复杂、精细以及多样化。”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告诉创业邦,“同城生活依托于同城艺龙这样的上市公司,然后融了几个亿美金,算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公司。这样的公司倒闭,竞争只是一个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更大概率是他们自乱阵脚,内部的经营管理、决策效率等多方面出现了问题。”

 资本退潮,谁是下一个出局者?

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遭遇寒冬的社区团购死灰复燃,并且一路高歌猛进。

据企查查数据统计,2020年全年,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领域累计发生融资35起,金额超过200亿人民币。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等多个平台都完成了至少两轮融资。

然而,2020年下半年,互联网巨头闻风而动,尤其是在美团、滴滴、拼多多亲自下场之后,局面立时生变。

到了今年上半年,社区团购赛道仅有8起融资,披露金额超262亿元,资金集中涌向老玩家,兴盛优选和十荟团的合计融资金额占全赛道的95%以上。

其中,兴盛优选融资两次,尤其是今年2月完成了3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由红杉中国领投,腾讯等老股东跟投。投后估值高达80亿美元,是社区团购赛道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而十荟团也紧随其后,于3月底获得7.5亿美元的D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和DST Global联合领投,多家老股东跟投。

此前,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被合称为“老三团”,是经历过2019年社区团购厮杀而胜出的三个平台。

在业内人士看来,兴盛优选背靠腾讯和京东,十荟团背靠阿里,暂无忧虞。但对于其他社区团购的创业公司来说,资本恐怕已经避之不及。毕竟像同程生活这样估值10亿美元的腰部公司,依然难逃倒闭的命运。

庄帅表示,目前只要是巨头进入的行业,资本大概率都不会再投,因为巨头是用资金+平台+资源的产业模式降维打击,基本没有什么创新业务不能靠这种模式去快速发展。

一位投过生鲜电商的投资人也直言,社区团购模式轻、进入门槛低,货和客都容易做,现在已经是巨头的游戏,壁垒也是资本壁垒。

资金是优势,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无论是美团、滴滴、拼多多,还是京东、阿里,目前都无法在社区团购业务上做到盈利。

据了解,目前市场份额居前两名的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已经开始降本增效,试图将毛利由负转正。这也意味着增量市场的蛋糕瓜分完了,大家开始正视经营数据,不再一味烧钱。

同时,悬在社区团购头上的监管达摩克利斯之剑也一再警示,不能低价倾销,禁止不正当竞争。

想要盈利,首先需要提高件单价。国信证券的会议纪要显示,兴盛优选的件单价在12.8元,美团优选是7元左右,多多买菜是10.7元左右,而橙心优选为4.5元。

但一个始终存在的悖论是,在社区团购赛道里,当件单价提高到一定程度时,“团购”这件事本身就会失去优势,用户粘性也不复存在。过去,社区团购平台靠补贴来维持价格优势。但是随着监管收紧,价格优势也将不复。

同样是互联网赛道的烧钱大战,但社区团购与网约车、共享单车及外卖本质的不同在于:一方面是出行服务的产品本身已经足够标准化,价格变动不影响产品品质,生鲜产品则不同,终端价格变动会带来采购端价格和供应链成本的变动;另一方面,买菜这件事已经有很多成熟的方式。

业内人士指出,事实上,社区团购是否核心在卖菜这件事上,还是有争议的。“因为买菜做饭这件事的随机性与预售计划性还是有矛盾的。社区团购目前最适合的品类,其实是家庭高易耗品。”

这位人士认为,社区团购企业应该学习的其实是Costco模式,先提高品质本身,再去提高客单价。

庄帅对社区团购的未来更为乐观,在他看来,目前在国家强监管的宏观环境下,反而有利于活下来的平台去盈利,因为会逐渐进入一种差异化的良性竞争状态,就是去拼服务、拼效率、拼技术。

“理论上,社区团购平台可以对用户有更深入的了解,能够通过大数据获知社区用户的生活需求和消费习惯。不同地域、不同价位的社区,消费主力人群不同,需求也不一样。社区团购此前的低价是让大家来熟悉这一商业模式,在低价竞争结束后,通过技术去匹配用户的需求,然后进入到精细化运营的阶段。”

可以确定的是,到了这一阶段,巨头们在流量、供应链、组织管理能力等方面的优势开始凸显,市场不断向头部集中,同程生活之后,还会有玩家出局。

“大部分社区团购的创业公司规模是很小的,像同程生活这样的已经是中腰部了,肯定还会有小公司无声无息地倒下,但媒体可能不会关注,大众也不会关注。”庄帅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301/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