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字节取消大小周,高投入换高回报的时代结束了

字节取消大小周,高投入换高回报的时代结束了

广告

1

文 | 时娴 高洪浩

编辑 | 宋玮 黄俊杰

在内部公开讨论 8 个月之后,字节跳动取消了执行超过 9 年的大小周制度。

今日下午,字节跳动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将从 8 月 1 日起取消大小周制度。取消大小周将直接影响员工的加班收入,但目前的邮件中并未提及是否会调整薪酬。

根据这封邮件,从 8 月开始,有需求的字节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一位字节跳动人士告诉记者,在公司申请加班的流程并不复杂,只需在飞书上提起申请,领导批准即可。所以各部门可以随时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该周是否需要多加一天班。

一位字节员工在朋友圈中表示,“普天同庆”,并配了一张青山绿水的照片。“没有大小周的字节,没有灵魂。” 在字节的一个离职群中有人这样说。

字节的大小周是指,公司一周周末双休(大周),下一周只休周六一天(小周),以此循环。这意味着员工每个月都需要多上两天班,一年约在 24 天左右,加班时双倍薪酬。

在过去 9 年,大小周制度一定程度支撑了字节跳动的快速成长。对于一家处于快速增长、充分竞争环境下的公司而言,哪怕每一周只比别人快 0.1%,也可以滚雪球般地在互联网激烈竞争中带来巨大势能。

“当时在 2015 年,今日头条应用一个月的产品迭代调整,可以抵得上其他公司一个季度的产出。” 一位早期加入字节跳动的员工说。

对于员工来说,虽然工作时长更长,但业务进展快,成就感大。同时,收入也更高。这些加班费计入到本就不低的工资中,使得字节跳动员工的薪水要远超过其他同等体量科技公司。

但今天,十万人难以计数的加班时长,并未接上今日头条、抖音、TikTok 这几款产品,为字节孵化出新的增长曲线。当高投入无法带来高回报,大小周制度取消势在必行。

快手借势,抢先宣布取消大小周

最早考虑要取消大小周的是字节,但最先采取行动的,是快手。

6 月 17 日,字节跳动新任 CEO 梁汝波公布了关于是否取消大小周的调查结果,在抽样中,三分之一员工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员工支持,三分之一没表态。

这个新闻在当天很快上了微博热搜。

一位快手的管理层说,当时看到热搜结果,快手内部紧急开始讨论,是否也应取消大小周。这个话题已经超出几家互联网公司员工们的关心范畴,变成了大众讨论的议题。取消大小周,不仅关系快手员工的工作与生活,也关乎着快手的对外形象。

“快手此举是借势而为,顺应民心。” 他说。

6 月 24 日下午 6 点,字节公布大小周的调研结果 8 天后,快手发邮件宣布取消大小周。

快手在对内邮件中表示,“我们支持按需加班,促进业务生长。期盼用全面提效的方式,助力公司业务发展,组织成长。我们也真诚希望,每一个快手人都能真正做到快手工作,快乐生活。”

和字节不同,快手是在半年前才开始全员大小周。

2020 年 12 月 29 日,在快手全员会上,一位快手高管称,西方的周日是一周的开始,很多团队周一开例会,周日员工便开始自发准备周报和例会内容。他说快手已经有 70% 的员工在执行大小周,为了让前中后台配合更加紧密,快手将开启全员大小周。

“事实上,周日加班效率很低,” 一位快手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但是其他人不走,领导不走,我也不敢走 “。

“取消大小周的邮件来得突然,” 多位快手员工表示自己收到邮件的第一反应是错愕,之前完全没有听到有计划作此调整。

也有员工表示,第一反应是钱没有了。“大小周制度每年会多 24 个工作日,取消大小周之后,也少了 48 天的工资。”

也有很多快手员工为取消大小周而兴奋。“感觉身边的欢呼声持续了十几分钟”,一位快手员工说,“虽然钱少了,但心里还是开心的。之前大小周让我累到根本不想出门。加上我现在是单身,我想要正常的双休制度让我有时间去社交。”

刚开始没有加班费

每年送一部 iPhone

字节跳动成立于 2012 年 3 月,一开始就效仿华为的大小周工作制。初期,大小周没有双倍薪资。字节跳动实行的是积分奖励。

每个员工周末来加班一天,就算作一个积分。员工积满 22 个积分,就会有 HR 通知可以领一部手机,是最新款的 iPhone。按照当时 iPhone 的售价,最高配置 7000 多元。加班 22 天,相当于平均每天 300 多元,低于当时字节一般开发人员的日薪。

“很少有人是为了想要一部手机才来加班的”,一位字节早期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他认为这是业务驱动的结果。

“一天工作下来,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所负责业务的正向反馈。自己在工作中是飞速奔跑的。” 上述员工说。

哪怕每一周只比别人快 0.1%,就可以滚雪球般地在互联网快速竞争中带来巨大势能。

字节跳动营业收入 2015 年只有 16 亿元,到 2018 年已超过 500 亿元,实现了年均三倍增长。

2019 年是字节跳动成立第 7 年,最初给该年度设定的营收目标为超过 1000 亿元,之后调整至 1200 亿,最终超过了 1300 亿元。此时已经成立 18 年的百度,营业收入为 1074 亿元。

取消大小周这个决定做得并不容易

在进行抽样调查之前,字节跳动已经在考虑取消大小周制度。

在整个互联网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此前大小周制度带来的领跑红利逐渐消失。同时,员工的抱怨声越来越大。

大小周也正在影响字节的招聘。一名接近字节的人士表示,很多高级候选人都有稳定的家庭生活,无法接受这样的工作制度。尤其当招募外企候选人的时候。

大小周还影响了字节国内员工和海外员工的配合。每逢小周,字节员工周日也要上班。“因为存在时差,意味着有些海外员工需要在周六晚上就开始加班。” 一位接近字节海外的人士告诉记者。

字节的风格是,以数据驱动决策。A/B 测试、BI(商业分析)的工具和方法论,是字节跳动领先行业的原因之一。这些方法也被用于字节内部管理。

为了了解员工的真实想法,字节发起了一场关于大小周的抽样调研。员工被抽到填写问卷之前,需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

6 月 17 日,在字节例行的 CEO 见面会(Bytedance All Hands)上,有员工问起公司是否会取消大小周。字节跳动新任 CEO 梁汝波公布了调查结果,即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剩下三分之一没有填。

“字节管理层看到调研数据之后反而更加纠结。” 一位字节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

此后,字节管理层开始不断讨论各种关于大小周的方案:

1、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

2、取消大小周,薪水普涨 5%;

3、不取消大小周,情况如常;

4、各业务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不统一规定是否取消大小周。

字节投票的消息传出 8 天后,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这像在字节内网里投了一颗炸弹,支持和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员工争吵升级。甚至还有员工在其内测的社交软件 “飞聊” 是上开了房间,将链接发送到字节飞书上的一些公开的大群里,邀请大家一起进去讨论 “大小周”。

支持取消大小周的一方认为,每个人要有自己的生活节奏,需要有更多的休息时间;双休是每个人的应有权益。

反对方认为,取消大小周之后,每个人的工作量并不会减少,OKR 目标也不会因为取消大小周就能调低标准。原来的周末双薪加班很有可能变成了义务加班。

大小周加班双薪,字节员工每月会有相当于 4 天薪水的加班费。按此计算,一个原本月薪 4 万元的字节跳动员工,每年会少拿 7.5 万元左右。

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之后,多位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员工表示出担心,认为公司可能因为快手而跟进取消大小周。

一位字节人士称,字节并不会因为快手取消就跟进,没有立刻宣布取消,是在考虑结合各个业务具体需求来看,是否有更合理的办法。

据了解,字节管理层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员工会为这样的事情争吵。

张一鸣曾说,让员工强制加班是中策。上策是让员工主动、高效和投入地加班。

这家成立 9 年的公司,竞争对手不断在变,内部的业务阶段也在改变。之前总结的方法和经验论,并不一定适应新的竞争环境。

在今日头条 DAU 增长缓慢的时候,字节及时找到了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抖音。今日头条、抖音贡献了绝大比例的字节营收。

今日头条和抖音之后,字节一直在寻找第三条增长曲线,自 2018 年开始进入游戏、教育、社交等新市场,孵化了数十个新产品。虽然其中也有番茄小说这样的产品脱颖而出,用免费模式冲击阅文的生意。但大多数新产品进展缓慢。

十万人难以计数的加班时长,并未接上今日头条和抖音、TikTok,为字节孵化出新的增长曲线。

“现在的业务节奏虽然快,但是新业务产出并不高。我们私下都很羡慕为抖音工作的人。抖音是个成熟的产品,年底绩效一般会更高。” 一位字节员工告诉记者。

“取消大小周是一个很小的缩影,反映的是一家公司整体的企业文化、对待员工的方式和态度,无论是对员工招聘、激励和稳定,甚至对外舆论,都有潜在的影响。”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如果是字节跳动先取消,快手也一定会跟进。”

环境发生了变化

2020 年 12 月 29 日凌晨,一位拼多多员工结束加班后在寒冷的乌鲁木齐猝死。人们对于互联网公司加班文化、硬核奋斗文化的抵触情绪一下子撕开一个大裂口,并不断发酵。

近两年,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反思自己为这份工作究竟付出了什么。

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次偶然事件发酵。这让更多人提出疑问,推动技术进步的大公司正在将我们带入一个怎样的未来。

企业把各种协作沟通工具做得更加顺畅,让人与公司 24 小时相连。钉钉、飞书的“已读”、“未读”时刻反馈着你的工作状态;当同事发来加急消息,你几分钟内不回,飞书会自发触动拨打你的手机……

企业对效率的追求越来越极致,员工的生活与工作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对于超长工时的合法性,北京西城法院民七庭李晗法官曾在 2019 年明确表示 “996” 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关于工时制度的规定,企业也不可以随意要求职工加班,必须要保障劳动者的身体健康。并且需要征得劳动者的同意。

企业解决的方式是通过 “涨薪福利” ,周末加班支付双倍薪资,在满足员工的同时筛选合格劳动力。

通过高强度工作取到超额回报,在之前是正面案例,是榜样。但今天,公众的情绪转变了。

美国南加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博士,现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助理教授张琳在今年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表示,年轻人将一代比一代更有批判思维,更具有自我意识,更需要自我实现,在工作中对金钱之外的考虑会越多。

多数行业增长红利消失,高强度工作和回报不再成正比,对于企业来说如此,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如此。

来源:晚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307/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