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失孤”拐卖案相对清晰的一条时间线

“失孤”拐卖案相对清晰的一条时间线

广告

1

@荐见:中午看了下关于拐卖郭刚堂儿子郭新振的人贩子呼某的新闻。我简单梳理下人贩子的信息和时间线:

和昆山龙哥的背景类似,呼某也是上世纪90年代初前后京漂的流动人口之一。龙哥是兰州入京,呼某是从河南安阳林州。

早年丧父的呼某在村子里也是劣迹斑斑。80年代有过一次婚姻,但因为一再的家暴和后来的犯罪,妻子和他生了女儿后,就离开了他。

同样和龙哥的经历相似,呼某入京,也是选择了小偷这个行当。1988年就翻车了。在北京第一次入狱。被判三年。

1991年底,呼某出狱,继续在北京混了4年社会,还是没找到正经营生。1996年初,呼某再次因为敲诈勒索被抓。这次金额不大,在看守所呆了8个月。

也就是这一年,呼某的二度出狱改变了他道上人生的轨迹。这次重回社会,他在北京丽泽桥附近找了份电焊工的临时工作。丽泽桥是当时北京长途客运的集散地,也是流动人口的集中地之一。

呼某在丽泽桥附近的一家饭馆子里遇到也常去那吃饭的唐某。两人一来二去成了相好。

唐某把他带到了一条更邪恶的路上。唐某很可能是个职业的人贩子。她开始试探这个情人,问呼某认不认识想收养孩子的人?唐某说,自己的姐妹有个私生子,需要找个人家。

呼某问唐多大的孩子。唐回答说,两岁。

很大可能,那个时候“郭新振”已经被人贩盯上了。唐某一直在物色买家而已。

呼某马上想到和自己一起打工的一个叫“老七”的工友,也是河南安阳林州人。平时聊天的时候,这个老七说,家里生了三个女儿,一直没儿子。

老七流露出想要抱养的意思后,呼某把这信息告诉了唐某。

下家找好了。人贩子的计划就展开了。

呼唐二人乘火车,从北京到安阳。两人在安阳分手。呼某回老家的“老七”家里去敲定买家。唐某从安阳继续直奔山东聊城偷孩子。

巧的很,“老七”也姓郭。老家人都叫他郭老七。

而另一个无辜的郭家就是在这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等待着厄运和恶魔来到自己身边。

唐某得手后,抱着2岁的郭新振坐汽车从聊城到林州。呼某在林州火车站接了她之后,两人一起把郭新振交到了郭老七手里。

可没想到,郭老七根本弄不来这笔钱。呼某和唐某等了又等。最后,又去郭老七家把孩子抱回去。

这次,呼某通过老乡找老乡,还在安阳林州找到了一户愿意先交钱的买家。最终把郭新振卖给了这家人。

拿着这笔拐卖孩子的钱,呼唐这对恶魔竟然返回山东旅游了不短的时间,花掉了不小一笔。

然后,呼唐分手。看到拐卖儿童赚钱如此不费吹灰之力,呼某正式成为一名职业人贩。

几年后的2000年,呼某在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又拐走一岁半的男童小虎。并结交了一个程姓的新女友。两人生下一女。一年后,又合作在河北邯郸市永年县拐走一名两岁女童单某。

后面一起案件,在2009年公安部“团圆行动”中告破,女孩单某被拐8年后被解救。呼某被抓,再度入狱,被判七年。但他显然并没有供出自己的其它拐卖罪行。

2016年,呼某第三次出狱。搬回了自己在安阳林州的老宅子。去工厂上了段时间班,又自己开了一家做电焊的铺子,给林州的养猪户们焊接铁质猪产床。

今年初,呼某在山西临汾市洪洞县第二名男童小虎被洪洞警方解救,终于带出了呼某的第一宗拐卖案。呼某第四次被捕。

郭家地狱般的痛苦终于走到了尽头。

这几个孩子,呼某每个获利8000元。

背后是这几个家庭20年的无边苦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526/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