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拥有一部iPhone4, 是2010年的社交圣经

拥有一部iPhone4, 是2010年的社交圣经

广告

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库布里克让猿人将骨槌抛向天空,“咔”一下,它变成了宇宙飞船。

1

这组被封神的蒙太奇镜头形象地阐释了: 工具对人类发展和文明进程的影响有多大?

在2021年的今天,我们看似已经过上了1968年科幻电影里预言的未来生活。

可我们本质上仍是住在钢筋水泥里的猿人,格子间是我们的猎场,信息流是我们的猎物。

我们最称手的生存工具,变成了手机。

这是一次剧烈的工具变革,而变革的源头,或许仅仅发生在11年前。

2010年面世的iPhone 4,就是被一代人高高扔向天空的那根骨槌。

但如果时间有声音,那应该是“咔”的一声 —— 他们用iPhone 4滑动解锁了一个新时代。

iPhone 4并不是苹果第一代应用滑动解锁技术的手机,但滑动解锁的动作,却因iPhone 4彻底破圈。

我记得当年街上那些手持iPhone 4的年轻人们,手指轻盈潇洒地滑过屏幕,伴随着清脆的一声“咔”,他们脸上浮现出一种 掌控了科技时代的满足感。

·超 级 加 倍

右滑一下是解锁,而左右来回滑,则代表着他可能正在用iPhone 4切水果。

·《水果忍者》

如果是上下滑,那他的iPhone 4屏幕里,也许正在进行着一场神庙逃亡。

·《神庙逃亡》

或者是躲避警察的地铁跑酷。

·《地铁跑酷》

如果有人手指抽动,表情又哭又笑,那不用怀疑,他一定是在用iPhone 4玩《汤姆猫》。

·《汤姆猫》

这是iPhone 4带来手机游戏变革而开创的 社交礼仪,手指的舞动规律由此成为优美的暗号。

老师没收你iphone 4手机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掂量收纳好。

当年手拿iPhone 4,挤掉了腰挎诺基亚5200,成为了身份的象征。

如今看来或许不可思议,但当时在校园里拥有一部iPhone 4可以有效抬高你的社交魅力。

在别人嘴里你至少能从“那个戴眼镜”的变成“16班用iPhone 4的”。

·网友回忆

我们编辑部的谢浴缸念初中时,班上有同学丢了一部iPhone 4,老师竟然能动员全校师生帮忙寻找。

在网络上,“正在iPhone上使用QQ”是你的镀金社交名片,无论对面有几个太阳还是有多炫酷的QQ秀,都会在这个名头前黯淡无光。

iPhone 4一度成为高中生考上大学的伴手礼,和笔记本电脑一起成为跨入成人世界的军需物资。

对于过分渴望iPhone 4却终究无力购买的年轻人,狂热甚至让他们丧失理智。

2010年,一个高中生为了购买iPhone 4,在黑市以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一颗肾,“肾4”的说法由此传开。

没被冲昏头脑的年轻人,则会选择“苹果皮”这种奇技淫巧,把iPod touch塞进特制的背套外壳就可以打电话,仅需额外付出500元就可以成为“iPhone 4差不多先生”。

iPhone 4在当年的火爆甚至已经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个动词,它推动了很多事物的灭绝。

比如,iPhone 4的封闭电源设计,让整个手机消费市场一脚踹开了万能充。

iphone 4也一脚踢走了彩铃,当马林巴琴的来电音乐响起,没人再花2块钱“求佛”了,也没人再借着彩铃说“老婆老婆我爱你”。

同时,iPhone 4也创生了很多新事物。

比如“越狱”,这个有着非法意味的词汇是国内一代iPhone用户的狂欢,买到iPhone 4后,多数人都会选择花上200元给手机“越狱”,就像买了Mac然后装上Windows系统。

·网友回忆

买iPhone 4不越狱,之于他们就是拥有一艘核潜艇却只用它来捕鱼。

对高新科技产物的二次改造和因地制宜,是一代国人的心理必需。

·一台已经越狱的iPhone 4

又比如贴膜,iPhone 4开启了手机贴膜的黄金时代,当时天桥上除了乞丐,就是贴膜的。

iPhone 4不贴膜、不上手机壳,你也就失去了对人类顶级工业结晶的基本敬畏。

人们对iPhone 4的确是敬畏的,这种敬畏甚至会衍化出一些特定的时代奇观。

当时教人如何玩iPhone 4可以成为一门生意,市面上涌现了一大批教人如何使用iPhone 4功能的书籍,傻瓜程度就像教你怎么发短信。

民间有更多钻研iPhone 4的发烧友组织,豆瓣上的兰州iPhone 4技术小组,到今天都仍有几千成员。

虽然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互联网遗址,但iPhone 4到今天依然是一个谜题。

毕竟人类对于工具的追求从来没有止境,磨出了长矛马上就会摒弃石块。

可在手机换代比换内裤都快的现在,不同品牌阵营互相攻讪的智能机用户们,对iPhone 4却是出奇一致的respect。

每年苹果甚至其他品牌的发布会结束后,乔布斯iPhone 4发布会现场视频的播放量都会迎来一波暴涨。

使用各式新颖手机观看这段视频的人们来此怀古,他们在弹幕里不无伤感地说:

那真是一个梦一样的新时代。

2003年,冯小刚拍了一部电影叫《手机》,里面有一句台词:“手机已经不是手机了,是手雷。”

·《手机》

到了2021年的今天,手机是年轻人的器官。

没有肺脏人会窒息,没有心脏人会死亡,而不带手机人会头脑窒息兼社会性死亡。

从手雷到器官,iPhone 4就是一道分水岭。

乔布斯当时说: 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而iPhone 4重新定义了iPhone。

这不是一句大话,把iPhone 4与它同时代最优秀的竞品放在一起,就像是水滴第一次面见地球舰队,就像是德国坦克冲向了波兰骑兵。

第一部使用陀螺仪的手机,第一部采用背照式摄像头的手机,第一部提出“视网膜屏”概念的手机,第一部应用玻璃+不锈钢夹心设计的手机……

·至今仍是一片惊呼,人们甚至可以原谅“天线门”的缺陷

在这些冰冷的概念之后,乔布斯玩起了一个小游戏,当他轻轻拖动木条时,全场震惊了,仿佛屏幕内也是一个真实世界,而我们正在掌控它。

不管人们承不承认,iPhone 4都是智能机时代的奠基之作,至今,各大品牌的手机仍有iPhone 4设计理念的残影。

·iPhone 4的发布就像是地球上忽然出现的那块绝对光滑的石碑

这放在当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种革命,一种新思潮的来临。

2011年之后,iPhone 4打开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你现在熟悉的那些巨头在当年也许还是小小的创业团队,那些知名的产品经理和CEO也许才刚刚听说匠人精神。

·2011年,罗永浩还在自己导演的短片《小马》中抽自己

如今你再回望这些轰轰烈烈的风云往事,iPhone 4似乎都是那把打开时代大门的钥匙。

iPhone 4给一代年轻人造了一场梦,梦里我们迷迷糊糊地觉得自己即将接管这个时代。

20世纪80年代的年轻人因为诗歌相信文学。

90年代的年轻人因为摇滚相信音乐。

2010年的年轻人,则因为iPhone 4相信科技的力量。

但很可惜,这些85后、90后最后都错了。

昨晚B站崩溃了,就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睡不着骂街。可在iPhone 4的时代,很多东西都不稳定,但人们并没有那么焦虑。

《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中曾说过:科技社会如果要有效地发挥作用,就必须削弱家庭关系和地方社区。

通俗来说,就是在前智能手机时代,你迷路了,会去问警察叔叔,会去问路口的大爷,但现在,你只要在地图上搜索下就够了,科技让你没有动力去维续社区关系了。

周六,你家的小孩大吵大闹,在以前,你身为父母,会带小孩一起去公园划船、打羽毛球,但现在呢?你只要轻轻扔给他一部iPad,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所以人们总说科技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方便了,也让我们变冷漠了。

他们像10年前的朴树一样高唱着:“这样多好,快来吧奔腾电脑。”但今天, 技术把每个人锁死在工作上,禁锢在房间里,技术是你我的痛苦之王。

技术幻梦,终成技术幻觉。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在iPhone 4发售次年,所有热播的现代电视剧,里面几乎用的是清一色的iPhone 4。

·《裸婚时代》

·《城市猎人》

·《千山暮雪》

电视里,俊男靓女们手持iPhone 4过着不属于普通人的轻奢生活;电视外,明星们在微博上炫耀着抢先拆箱的iPhone 4s。

这又给了年轻人们一种身份幻觉,手里的iPhone 4似乎让我们与精英主义产生了某种连结。

可是今天,是谁在用最新款的iPhone呢?

是西二旗的码农?是三里屯的稿奴?是每个在评论区自嘲的打工者?是这个时代最不如意又最愤怒的一群人?

现在打开二手交易App,一台成色几乎全新的iPhone 4仅需50元,如果它贬值了100倍,那么有些人对2021年的期待就会贬值10000倍。

·不知曾卖掉一颗肾的少年如今又作何感想

11年过去了,iPhone 4的出现似乎改变了很多,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只有时间的大风依旧刮过时代的窗口,它在耳边告诉我们:

该醒醒了。

来源:X博士 微信号:doctorx66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566/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