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喜茶,格局小了

喜茶,格局小了

广告

image

作者 I 唐伯虎

来源 I 伯虎财经(ID:bohuFN)

“彻底、完全、坚决放弃。”

7月20日,针对近日“元气森林和喜茶都欲收购乐乐茶,并给出了40亿估值”的消息,喜茶创始人聂云宸深夜发朋友圈回应:“消息不实,此前经过中间人介绍的确有过一段时间接触,但在深度了解内部情况、业务数据和状况后已经彻底、完全、坚决放弃。”

此话一出,正当网友们还在疑惑乐茶茶内部怎么了,喜茶这边转头就公布了联手百福,投资Seesaw Coffee的消息。

不得不说,喜茶创始人聂云宸这一招,未免显得太不厚道了。

作为一个行业内公认的老大,不买人家就算了,还“反阴”了人家一把,甚至断了对方的后路,这格局小了。据悉,乐乐茶正在寻求下一轮融资,对具体融资金额和估值 “保持开放态度”。

不过细想之下,聂云宸这一手实在是高,不仅打击了竞争对手,还免费为自家喜茶和投资的Seesaw Coffee做了一次极佳的宣传,简直不要太划算了。

至于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当年雇佣排队的爆红“内幕”,都没能阻止喜茶狂奔,现在已登上新茶饮龙头地位的喜茶,这点负面更是微不足道啦,说不准大家还会把更多的质疑放在乐茶茶这边呢。

今天,伯虎财经其实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喜茶到底值不值600亿?接下来是唐伯虎的一些看法,对喜茶同样有想法的朋友们可以进入读者群或者在评论区一起探讨。

01

估值600亿,喜茶配吗?

据天眼查显示,7月13日,喜茶完成了新一轮融资,这一次,这家连锁奶茶店的估值已经高达600亿。

image

600亿是什么概念?

以喜茶官网公布的数据来看,目前喜茶开了839家店,600亿元的估值,意味着单店估值约7000万元。

同时对比喜茶的老对手——已经在港股上市的奈雪的茶,自6月底上市当天破发后,股价一路小跌,截至今日(7月22日),市值为234.63亿。

600亿的喜茶,是奈雪的2.5倍。

还记得去年3月C轮融资时,喜茶估值是160亿元,当时知乎上就有个帖子问“喜茶凭什么值160亿估值?”

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年多的时间,喜茶已翻了4倍的估值。

这个估值真的没有泡沫吗?

喜茶创始人聂云宸曾透露,喜茶门店平均出杯量近2000杯/天,单店单月营业额差一点的能达到50万,平均在100万以上。依此计算,喜茶的单店年收入平均在1200万元以上。根据年报,截至今年2月,喜茶已累计在海内外61个城市开设695家门店,2020年还推出了子品牌喜小茶、喜小瓶。

如今,拥有695家门店的喜茶,一年的销售额约在83亿上下。

根据招商证券2019新式茶饮报告,从成熟的头部新式茶饮店的单店模型来看,年销售收入千万元量级茶饮店的净利率为11%。以此计算,喜茶的净利润在9亿上下。

按照市销率估值法计算估值,如果是2倍ps,则喜茶市值大概在160亿上下。如今估值高达600亿,则ps则大致在7.2倍。

从这一层面上看,喜茶的600亿估值是被高估的。

在见证了奈雪的茶开盘即破发,不少二级市场投资者大喊被割韭菜之后。不难想象,喜茶也早已不是一杯简单的茶了,而是资本逐利的工具。

02

产品同质化严重,

喜茶的壁垒在哪里?

“一杯茶有多甜,完全取决于店员放糖的手抖不抖。”

新式茶饮行业的通病,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即使是头牌玩家喜茶,也没逃开“同质化”的枷锁。

2018年,奈雪创始人彭心在朋友圈公开点名喜茶创始人聂云辰,指责喜茶抄袭奈雪的芝士草莓、霸气蜜桃、软欧包等产品,而不甘示弱的聂云辰则霸气回怼对方不懂市场竞争、不懂抄袭、不懂创新,只会做无意义的无病呻吟。这是新式茶饮同质化竞争的一个缩影。

image

几年过去了,“同质化竞争”从未停止,甚至愈演愈烈。

今年3月,奈雪上线”霸气玉油柑“,喜茶紧接着5月上新王榨油柑等三款油柑饮品。6 月,喜茶上新“黄皮仙露”“多肉黄皮仙露”,没过多久,奈雪、益禾堂等又相继推出黄皮饮品系列。

事实上,新式奶茶这种技术含量不高的软饮,很难构建起独家配方与口感忠诚度。

据数据统计,我国目前茶饮企业超37万家,在近两年,连续超10万家茶饮相关企业注册登记。

每年都有新的玩家进入,然而,没有谁拥有独一无二的爆品,能把对手甩得远远的,即便是行业老大喜茶。

因此,在新茶饮赛道强敌环伺的情况下,喜茶并没有绝对的竞争优势,更远没到收割垄断红利的地步,甚至其随时都有被弯道超车的可能。

一直以来,消费行业都没有永远的冠军,以前有瑞幸咖啡,今天也有manner咖啡。今天有高估值的喜茶,明天也会有乐乐茶、奈雪的茶。

从这个角度看,喜茶未来可能面临的更大危险是新的消费图腾的出现。

03

高端面临“下沉”围剿

喜茶用品牌故事和高端的定位,优先选择了一二线城市,同时牺牲一定的下沉市场。

但不可否认,后者则意味着更大的市场空间。

头部营销公司华与华的老板华衫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所谓B格,就是把自己逼进一个小格子里。像喜茶这样,400多家店,只有头部品牌二十分之一。都排队,也做不了多大生意。”

虽然刻薄,但不无道理。

市场普遍认可的一件事是,直营模式扩张的速度显然比不上加盟模式,这在新式茶饮加速跑马圈地的当下,很容易丧失一定的市场份额。

截止2021年6月,蜜雪冰城的门店总数量已经突破了10000家,而直到现在,喜茶在全球范围内的门店共计839家,只及前者的7%。

根据《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目前一二线城市的新式茶饮门店增速放缓,比重明显下降,呈现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趋势。根据饿了么数据,2020年新式茶饮用户城市分布中,近五成线下外卖渠道新式茶饮消费者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也就是说,或许小镇青年,才是新式茶饮的未来归宿。

而在小镇上,新式茶饮的中腰部市场早就遍地开花,一点点、益和堂、沪上阿姨、coco都可、一芳、古茗、书亦烧仙草……数十家茶饮品牌各自发力,竞争激烈。

目前,喜茶的门店数量已跌出前十,说明其扩张速度受限于直营模式,难以追上搞加盟的其他奶茶点品牌。

image

(数据截至2021年6月7日,来源:微博扒圈老鬼)

市场快速蚕食,原有的体量已撑不起梦想的估值,喜茶不得不通过投资来补足效率短板。

某种程度上,喜茶是幸运的,赶上了新消费投资的好时候。但那是to VC的故事,而直面消费端,喜茶迫切需要冲破瓶颈,需要新的品牌线注入,来延续发展的故事。

只不过,伯虎财经认为,创始人基因注定了企业的格局,喜茶的投资也是依然沿袭了走高端的阳春白雪路线。

而品牌多元化,理论上还应考量消费分层。眼下,蜜雪冰城逆势杀入一线市场,这才是喜茶最大的威胁吧。

来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905/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