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人类对危险事物的恐惧,应该是刻在DNA里的

人类对危险事物的恐惧,应该是刻在DNA里的

广告

image

@徐佳杰Pierre:你们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这两天台风要来了,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人类对危险事物的恐惧,应该是刻在DNA里的。
譬如害怕蛇,老虎,毒虫,恐高等等,是只要一看见,就会有生理反应的害怕。
但对巨浪却不是,巨浪每年夺走的生命不亚于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但每年有多少人观浪?有多少去钱塘观潮,硬走到堤上被冲走?就连上海周边那么糟糕的黄土色海水,很多人都愿意搬个躺椅坐一坐看一看,觉得很幸福的样子。
为啥对海浪的恐惧,相对于其他危险物品那么不“敏感”?那么迟钝?甚至有想去接近一下的冲动?甚至每年不少人,趁着巨浪搞危险活动,去冲浪?

再结合山海经里《归墟之国》的篇章,希腊关于《亚特兰蒂斯》的神话。。。

大家会不会想起一个老套的科幻世界观?即:
或许人类早期文明的导师从来不在天外,而是在大洋的深处。
海洋生物进化到爬上陆地,或许并非因为偶然的进化,而是高等生物在海底的实验泄露,导致了生态环境的改变,以及基因的变异。

“他们”决定对陆地负责,对后来的人类负责,开始教授文明。
他们每次都是踏着海浪而来,顺着风浪归去,来无影去无踪。
人类见到了浪花,就像见到了生生之母,所以不害怕。

祖先们为了寻找“导师们”费劲了心机,要不就是潜水,要不就是远洋。
但人类的能力毕竟有限,潜不下去了,就觉得可能在更深处,所以编造了归墟之国。
渡海的船支被风浪打翻,又屡次看到海市蜃楼,所以有了亚特兰蒂斯传说。

想到这儿还没完。
人类如今已能下海,深达万米,“他们”在哪儿?
亚特兰蒂斯毁于洪水,共工撞不周山也出大水。
这又能让人想起一个古老的科幻设定: 核试验。
是海底生物的核聚变实验失败了,爆炸造成的滔天巨浪,席卷了整个欧亚大陆。

海底文明消失。
只剩下残存的一小股势力,以鲛人的形态存在,偷偷观察着人类,等待重新崛起的时机。
所以欧亚大陆,又都有美人鱼的传说。

至于一小部分人的深海恐惧症?
这或许源于另一个古老的传说。
东有精卫填海,西有雅典娜代表人类战胜波塞冬。
人类中总有那些先觉者,那些不愿意被深海之主统治,奋起战斗的勇士们。
他们一代又一代的抗争,死伤惨重,于是留下了畏水的DNA!

把这些略老套的设定重新串联起来,竟成了一个有完整世界观的新故事线。
有点意思。
以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5923/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