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到底啥才是命?

到底啥才是命?

广告

我这些年对“命”有这么两个维度理解:

出生家庭和所处时代,这两样基本上框住了大部分人的一生。我给大家仔细分析下。

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父母给自己的那些影响,情绪、习惯、性格,这些大部分都是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了,那时候人主要受父母的影响。还有智商,也是从父母那里继承的。

如果父母感情和睦,孩子大概率是一个性格温和型的人,他这辈子一般不会因为太冲动得罪人。如果父母经常吵架,孩子大概率会遗传一部分暴躁基因。这些东西都会渗透在人的一生中方方面面,有些人天生不卑不亢不招人烦,有些人稍微有点刺激就发飙,两种人大概率是两条人生道路,后者必须用其他优点来抵消性格上的缺陷。

而且大人对孩子性格的影响,不一定是简单模仿,非常复杂,比如有的父母太老实懦弱,最终一事无成,孩子懂事后就对“老实”超级反感,慢慢走向了另一面,觉得所有人都欠他,干啥缺德事都毫无愧疚。

而且父母财力和能力决定了你周围是一群啥样的人,你上什么学校,你能接触到什么知识,毕竟你买不到上千万的海淀学区房,你就没法跟“清北二代”在一起共同成长。所以说看着教育可以帮你摆脱父母形象,其实你接受的教育水平也是他们能力的延伸。

美国那边很早就提出一个逻辑,说纽约上东区的父母们花大价钱聚集在一起,到底是为了啥?那边有些小区想买房还得面试,如果太low都不让入社区。这个问题现在中国也出现了,“东西海”(东西城海淀)的父母们花上千万,全家住在一个猪窝,到底为的又是啥?师资力量?二环?当然都不是,其实就是为了那种氛围,父母能搞定上千万,自然不可能太差劲,东西海的父母们普遍坚信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小孩更加健康一些。

说到这里,可能有小伙伴纳闷,父母是清北名校毕业,儿女就能继承他们的智商?

当然不能了,智商这玩意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稳定遗传的东西,西方富豪往往都是通过生一群来对抗这种不稳定性。但是,父母的很多思维方式会传导到儿女那里,比如孩子跟别人打架了,绝大部分父母倾向于不能让孩子受气,而理性父母更倾向于让孩子反思到底是交往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导致失控,下回应该怎么做;如果孩子学习成绩变差,那些父母也都倾向于反思这段时间什么地方有了变化,是不是这部分变化导致了孩子情绪有问题。

我们讲,“回溯”和“反思”,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东西,它让人摆脱了思想上的不断造轮子。人都有个毛病,犯过的错会重复再犯,容易出问题的地方下次肯定还要出,如果每次出问题都糊弄,时间长了慢慢就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存在,人也就一直在原地打转。

而具备“回溯”能力的人必须得经过长期的训练和现代工程项目的锤炼,普通人非常难具备这个能力,甚至都不知道从哪下手。而工程学上为了这个技能也发明了一大堆工具,如果父母是学霸,毕业后在现代企业里做工程项目相关工作,这些能力都融入骨髓了,生活中潜移默化就给下一代传递下去了。

现代义务教育多少弥补了一些这方面的差距,但是没法消除最本质的隔阂,学校可以教给你现代人类取得的重大成就,但是学校提供的是一种“平均水平”的教育,如果你家低于平均水平,那学校能帮你拉高一些,但是如果你想高于平均,它往往无能为力,只能是你父母把他们积累的经验传给你,如果他们啥都没积累下,那就得你自己去悟了。

普通人可能需要到三十多岁才彻底开悟,你的黄金阶段都过了,才get到别人小时候的技能。

这些都跟游戏里的“初始设定”似的,到了二十岁左右就基本上改不了了,你是个敏捷型还是智力型的人,性格内向还是外向,偏激还是冷静,基本上那时候已经定下来了,这些参数在你今后每一个重大决策的时候都会影响你。

而且我自己感触非常深,我出身教师家庭,好处是从小读书特别多,毛病是极度厌恶风险,毕业到现在,好几个机会都被我犹犹豫豫错过,自从毕业后也没投过简历,一直在一个企业呆到现在,好在这个企业一路高歌猛进,不然我自己大概率过得跟混国企似的。衍生出来的好处是我顺利进入了中层,而且对业务太熟,可以花大量时间在看书和写作上,毛病是如果当初去了那几个初创公司,我已经财务自由可以用所有时间看书和写作。

这两年“原生家庭”这个词越来越火,我也一直在想这事,惊讶地发现自己绝大部分毛病和优点确实都是从父母那里来的,只是之前没注意。当然了,这个不是不能变,我一会儿再讲。

更极端的,豆瓣上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我以前作为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去看了下,差点看抑郁,强烈不推荐大家去看。那里边就是很多父母做的不太好,把孩子给毁了,孩子在极度痛苦中过一生。以前我觉得是少数,后来发现不一定,其实大部分人生孩子,并不是因为ta足够成熟足够理性可以为人父母了,而是没想太多就生下来了,但是养孩子这事比考研难得多,怎么养大这事又懵逼了,但是又不能不养,只好凑合着养,很多事做的不太好,让孩子痛苦一辈子。

人是啥样的基本是家庭给“捏脸”捏出来的,不过好在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

到了社会上,还有一个参数就是自己所处的时代。相同的才华,投胎在快速上升的中国、落后的非洲、稳定的欧洲,最后演化出来的肯定是三种不同的结果。

我家里有个远房亲戚,我整个童年就是听着他的神话长大,知道他有钱有能力,后来长大了,仔细了解了下,才知道他就是那种敢闯敢干型的,在上世纪80年代顶着巨大的风险开了个小饭店,然后就进入了开挂一样的人生,因为当时小饭店太赚钱了(经常一天赚公务员一年的收入),快速攒下了初始资金,后来基本干啥成啥,直到2010年之后开始干啥都点背,后来干脆退休不干了。

这其实就是典型的时代红利,平台上升期对里边每个人的犯错容忍度很高,你就算犯了错,改了就行,但是一旦进入稳定期,事情就立刻不好办了,有种喝水都容易被呛到的感觉。2010年左右我国开始产能过剩,做实业相关的买卖竞争非常惨烈,利润被摊得很薄,早期那批人就不行了,取而代之的是互联网新贵们,他们闯入了处女地,随便折腾,不少人三十岁出头就财务自由,这要是放在传统行业,比如机械、土木相关专业几乎不可能。

也就是说,时代赋予大家差不多平等的机会,但是出生不同家庭,对机会的承接能力完全不一样,最后演化出来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这个意义上讲,只要知道了一个人“出生什么家庭”,“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这两个参数确认下来,这一辈子大概也就差不多了,或者说大部分人这辈子差不多了。有一小部分人会差得非常大,但是这类人也不会太多,也正是因为概率低,所以大家才会津津乐道。

说到这里,可能有种浓重的“宿命论”,从群体角度来看,确实是,不过从个体来看,又不一定,我这些年的一个观察,大概下边这几条能帮助人跳出原来的局。

第一点是性格。

我自己最痛苦的几年是当项目经理那几年,大家往往觉得码农们一个个很单纯很淳朴非常好管,其实不是,他们内心世界一个比一个丰富,只是不愿意说出来,擅长非暴力不合作,而且他们眼里其他人都是傻叉,日常鄙视每一个人,拿到别人的代码先骂几句“傻B”才开始干活。所以那几年干得并不顺利,后来才知道,其他领导也有相同体会,发现管理这帮人实在是不太爽。

后来我自己向上升了一级,提拔了一个哥们做领导,他的技术一般(进管理层的技术大部分一般,中等偏上就够了,反正今后不用写代码了),但是性格特别好,非常外向,跟谁都是笑脸相对,非常诚恳会来事,在一次座谈的时候他说,他性格本来是内向的,但是后来强迫自己不再回避别人的目光,主动和别人打招呼,并且认真听别人在说啥,并且用最诚恳的态度对待每个人,后来惊讶地发现以前好像大家都无视自己,现在大家都挺喜欢自己,然后进入了一个正反馈状态。

我后来又碰上几次,发现那种原生家庭带出来的孤僻性格有时候是能改变的,关键是你愿不愿意去做,而大部分人一辈子混的不太好,其实也是栽在了太过孤僻的性格。

此外太多人总想玩点啥“社交技巧”,可是吧,又没那个能力,最后画虎不成反类犬,我这些年的一个观察,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做,可以选择真诚,长期看来,真诚是成本最低的一种策略。既不用装逼,又不用什么复杂技巧,还可以快速获得别人的信任。

前两年我去大学招聘,所有人都在简历里写了精通这精通那,其实想想就知道,那些编程语言没个两三年实战,很少有人敢说精通,不过大家都这么写,也就无所谓了,不过总有人很诚恳地写着“只用过xxx,写了上万行代码,不确定是否精通”,这种人肯定会让面试官眼前一亮,当然了,能不能被录取还得走流程,印象分肯定是加上了。

人这一辈子自己能力是一回事,但是能往上爬,大部分时候是别人愿意拉你一把,这种“拉一把”的动机大概排序是:血缘>裙带>伯乐,这也决定了大部分时候,家族血缘对人影响最大,正常人只能靠伯乐了,而且伯乐得没有自家人才会拉一个没有血缘的人,这时候你肯定得是一个性格好的人,最起码不能是人见人烦对吧?事实上太多人好不容易爬起来,最后本性暴露,栽在了目中无人招人烦这个毛病上。

除了性格,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职业。

职业发展有两点,一是职业本身,另一点是你自己。

职业本身说的是这个职业的前景怎么样,相同的人,在不同行业里结果可能完全是不一样的,比如十年前你选了互联网、土木和机械,三种职业完全三种不同的发展路径,到现在大概率完全不同的结果。

整体来讲,稳定的预期得到稳定的结果,比如你去做了公务员;不确定的预期有不确定的结果,比如你去做生意。太过平坦的世界里自然是很安全的,但是也不会有太高的高峰。高峰林立的地方坑也多,这就需要大家自己权衡了。

之前TikTok上有个小哥在美国天天问那些开豪车的人干啥工作,基本没有确定性高的行业,确定性高的行业门槛都高的离谱(美国医生和律师比中国门槛高的多的多,又贵又难):

1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人本身,从我这些年的感触来看,进取心,亲和度,积极性,勤奋程度等等,这些对人的影响持续是十年如一日那种,而且也没法装。比如你是个积极性强的人,为人处世自然事事积极,总会让你碰上啥狗屎运,但是如果你不是那么个人,强行装作很积极,用不了多久就彻底崩了,疲劳的不行,很快生活不能自理。

最近几年有深刻的研究发现,意志力和积极性都跟肌肉似的,跟每个人能举起不同重量一样,意志力和积极性差距也非常大,这玩意可以通过刻意训练变强,不过就跟大部分人没法长期坚持去健身房一样,大部分人也没法太过明显改善这俩参数。到这里,好像又绕回最开始的性格的问题上去了。

尾声:

本文并不是宣扬宿命论,不过从大部分样本来看,绝大部分人的一辈子其实已经被出身家庭和时代给框死了,只有极少数人能跳出那个圈。

不过把视野放大,现在这个时代无疑是五千年历史上最好的时代,给了普通人太多的机会和选择,如果认真在一个领域投入十年,基本上谁都能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大家可以想想自己十年前啥样,现在又是啥样,估计很少有特别倒退的,如果集中注意力,再在一件事上投十年,结果大概率也不会太差。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075/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