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送别烟花 浙江毕竟是老抗台人了

送别烟花 浙江毕竟是老抗台人了

广告

image

有气象记录以来,“烟花”是唯一一个两次登陆浙江的台风,也打破了浙江登陆台风单站实测雨量极值的历史记录。它在杭州湾滞留长达16小时,对浙江的影响有五天之久。

“烟花”有多可怕?连西湖都已经成了计量单位。

因为有郑州的教训在前,即便已经应付过四十多次台风,浙江还是不敢怠慢:

宁可十防九空,也不能失守万一。

预警和防守工作,提前一周就启动了。

网上办公的高效,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浙江省防范台风的明传电报,和各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批示意见,依靠政务系统,在第一时间就传达到了所有相关的村镇干部的手中。

在台风来的前一周,浙江广电不停地轮播应急信息,总共发布了49.9万条预警信息,各地市长分别通过发表电视讲话等形式,发出了台风预警。政府组织农户抢收了122万亩早稻,17万吨水果、30万亩蔬菜。

烟花到来的前两天,66名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服务单位技术人员提前到达岗位,驻县进乡,浙江省各街道派出400多名群测群防员对各个小区以及建筑工地和危房进行了排查和抢修。

浙江各地水库腾出库容、船舶回港避风、景区也“闭门谢客”,烟花预计登陆地点舟山市定海区金塘岛大丰泵站强排系统全部开启,进行应急强排,防止内涝发生。

杭州湾大桥的北端,应急部门在海堤上准备了大量沙包防止海水倒灌:

他们提前向江苏和上海借调了强排车。

受暴雨的影响,杭州已经有多趟列车停运,省长去了地铁和工地现场检查工作时,说了一句话:

遇到突发状况不能层层等命令。

这显然是从郑州地铁被淹的实践中吸取的经验。

7月25日12时30分前后,“烟花”按时在舟山普陀区登陆。即便准备工作很充分了,有些郊区和乡镇还是出现了内涝。

萧山南部8个乡镇出现了严重内涝,诸暨市次坞镇凰桐江吕家段堤坝决口,宁波慈溪市横河镇内涝也很严重。绍兴市柯桥区夏履镇转移群众1500余人。红十字会则调拨348个救灾家庭包,每个包可以满足一户家庭短期内的生活所需。

余姚大岚镇丁家畈站累积雨量967.0毫米,是有观测以来的最高记录。有些地方水位达到了3.5米,不少公路受阻,出现了道路塌方。余姚城区的五彩城都出现了积水,让很多人想起了2013年被台风支配的恐怖。

当然,这次余姚仍旧没有上热搜,又一次在沉默中自救。当地的部队、民兵都被发动起来,年轻人们制作了受灾文档,组织了民间救援队,提供拖车服务。

在杭州的大街上,每一百米的商铺旁边,都能够看到摆放着数量相当的防洪沙袋。和防内涝相比,杭州政府考虑的,则更多是流动人口的安置。

他们调动了大量公共场所,进行人员安置。

被台风滞留在富春江上的80余名船民,被安置在富阳区新桐乡的小学里;中建三局秦望项目的480名工人,被安置到了富春中学;萧山区靖江街道的工人,被安置到了靖江三小避灾。

杭州大厦地下商城、奥体实验小学体育馆等商场和体育馆也被征用,萧山国际机场安置了三期11000多名建筑工人,并为他们准备了移动充电台和24小时空调热水。

还有23000名钱江世纪城烟云项目的建设工人,被安置到了G20的会场: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一位来自内蒙古赤峰的大三学生,来杭工地上看望打工的父亲,没想到碰到了台风,在社区的防汛安置点里,他还在复习考研的功课。

7月27日上午10点,杭州防台风响应调整回了三级,浙江省气象台发布了台风报告单,报告了烟花持续北上的动态,最后一句话是:

这是本台风最后一次报告单。

来源:铁头功社 微信号:onehangzhou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11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