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穷到吃土的海地,是文明世界的溃烂之地

穷到吃土的海地,是文明世界的溃烂之地

广告

7月7日凌晨1点,海地时任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在其私人住所遭遇暗杀,身中12枪,当场丧命。

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堂堂一个国家的元首还会被暗杀。

1

但其实,杀戮、暴力、犯罪在海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4月份曾发布一项调查报告,2019 年,海地一共发生787 起凶杀案,其中 636 起(81%)发生在首都太子港,等于说一年365天里,平均每天发生2起案件。

因为这是一个无时无刻不被犯罪裹挟的国家,即使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首都都无法保证居民的生命安全。

你可能听说过巴西的“上帝之城”里约热内卢,枪战帮派横行, 但是如果和海地这个国家比起来,可能都只是个弟弟。

海地这个中美洲的岛国,坐落于加勒比海第二大岛伊斯帕尼奥拉岛(又称海地岛)西半部,东与多米尼加共和国接壤。

·白框里左边就是海地这个国家,右边是多米尼加共和国

海地有着独特的自然风光,加勒比海蔚蓝的海水和柔软的沙滩、和风煦日的景色根本无法与动荡不堪的国度联系在一起。

·来自海地的明信卡

就连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也有人这样赞美海地,海地诗人Janaïe Orgella写道:

I love . . .

An adorned, verdant countryside

A living root/A better life/A country.

我深爱着

富丽堂皇、青翠欲滴的乡村/活生生的根/美好的生活/一个国家

但是实际上,真实的海地是这样的:

2019年发生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的抗议游行,民众们上街抗议海地政府的油价上调政策。

太阳城是海地首都太子港里最脏乱差的贫民区,人们几乎生活在废墟中。

·在满地垃圾排泄物的巷子里,孩子们在踢球

在一个堆满垃圾的海滩上发生了一场枪杀,手无寸铁的人直接被匪徒用UZI射击,生死不明。

·射倒后继续补枪

在海地,治安最差的地方不在政府疏于管辖的小城市边缘地带,而是海地这个国家的首都——太子港。

太子港是海地第一大港口,占有70%的全国对外贸易额,是这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枢纽,但也是暴力与动荡的旋涡中心。

自2018年7月开始,海地的各个城市针对燃油价格上涨,开始了一系列罢工抗议,这些抗议者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没有腐败的政府。

而罢工抗议随后演变成了暴力破坏,民众焚烧轮胎,破坏街道上的公共设施。

远处的街道上焚烧着垃圾,抗议民众聚集在一起,挥舞棍棒。

在海地,除了暴力抗议的乌云笼罩在整个国家的上空之外,在太子港生活的当地民众也生活在一片末世废土上。

太子港市,是一个由几个贫民窟组成的首都,在这座贫民窟首都里充斥着暴力凶杀、绑架、强奸等一系列犯罪。

一位在太子港以开摩托车为生的35岁居民Dieufete Lebon告诉AP新闻的记者:“海地总是处于危机之中”。

在一个动荡的社会环境里,手无寸铁的民众往往变成混乱中的牺牲品。

·一位因为偷窃而被处以私刑的男子

2018年11月13日,一辆载有制服男子的车抵达太子港的 La Saline 贫民窟。随后,这些人向平民开火,而当地帮派成员则用枪和砍刀残忍杀害了当地居民。

·民众的尸体倒在贫民窟的垃圾堆中,太过血腥已打码

这场针对无辜民众的无差别屠杀,被外界称为“2018年太子港大屠杀”,24小时内至少造成15~25名平民丧生。

当时,外界推测这些杀戮要么是由于当地的帮派战争,要么是海地官员试图平息抗议的血腥镇压行为。

持续的暴力抗议活动,并不能改变任何当地的动荡局势,反而造成了更多的无辜民众丧命。

2021年3月,一个叫Ronald的海地摩托车司机在外揽活时意外被暴徒打死。

Ronald被暴徒杀害后,丧心病狂的暴徒们将他的尸体和摩托车一同焚毁。

Ronald的母亲得知儿子在动乱中丧命后,哭泣着告诉记者:“今天是Ronald的生日,然而我们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

在海地,妇女的安全更加无法得到保障,她们随时面临着绑架、虐待、强奸、杀害……

国际人道组织GSDRC在2005年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在海地15~24岁的年轻女性中,有18%的人有过被性侵的经历。

2020年,一名22岁的海地女学生Evelyen被当地三名混混绑架,其家人被勒索1.5万美金。

但Evelyen的家人根本无法支付匪徒如此高昂的赎金,因为海地人均日收入不到2美元。勒索无果的匪徒将Evelyen监禁、折磨、轮奸,最后残忍杀害。

Evelyen的尸体被歹徒抛尸荒野,被警方和家人发现时,尸体衣不遮体。

海地的性暴力案件也屡见不鲜了。

海地女性保护组织Jasper House统计, 70% 的 15~49 岁女性在其生命中的某个阶段会遭受性暴力。

而联合国安理会2006年的研究报告指出,居住在海地首都太子港贫民区的女性半数都遭到过强奸。

贫穷、暴乱、犯罪让这个岛屿国家满目疮痍。

海地在世界近代民族解放史上非常辉煌,是整个美洲第二个独立的国家,独立时间仅次于美国。

1492年,哥伦布到达海地岛;1502年,海地被西班牙帝国占为殖民地;1791年,海地爆发了反对法国和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海地革命。

海地也是第一个独立的黑人民族国家,但独立后并没有像北边的美国一样,走上崛起的道路。

从1804年独立建立共和国以来,海地并没有形成稳定的政权, 各任领导人如走马灯般轮番上任。

在217年的国家历史中,一共在位过76任总统(算上若弗内尔·莫伊兹被刺杀后的两位接任者),粗略地计算一下,平均每任总统执政三年不到,上台不久后要么被刺杀,要么下台,要么流亡。

·海地第一任总统让-雅克·德萨林

2014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估计,海地全国的贫困率在58.6%左右。这些海地人大多都会从偏远的城市搬到首都太子港,通常从事简单的商贩贸易,然后居住在搭建的简陋窝棚里。

·太子港贫民区的一角,野狗在四处游荡

海地全国的财富掌握在2%的精英阶级手中,而他们大多从事于政府、房产、技术领域。

·富人的独栋别墅

海地从一个独立时间仅次于美国的黑人国家变成一个世界垫底国家,离不开这样两个重要原因:

1. 政府动荡

2. 帮派林立

打开海地的历任总统名单,你就会发现从1859年到1915年,海地先后更换了22个总统。如此频繁的权力更替,导致国家的发展停滞,甚至退步。

1915年7月,美国派300名陆战队员登陆海地,往后,美国在海地扶持了多个傀儡政权。从1957年到1986年,海地处于杜瓦利埃家族统治时期。

杜瓦利埃就是被世人称为“医生爸爸”的海地大独裁者,一个医生弃医从政,结果把整个国家治理得满目疮痍。

·杜瓦利埃父子先后统治海地长达29年

1986年,杜瓦利埃家族垮台后,海地才开始了缓慢的美式民主进程,但多年动荡的政权和虚弱的政府早已导致当地经济萎靡不振。

在法国殖民时期,海地曾经供应着欧洲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是法国最富有的殖民地之一。

独立之后,原有的大片甘蔗和棉花种植园被分给了黑人农民,原来建立的灌溉系统又在革命中遭到严重破坏。

新的政权也无力修复,因此海地的农业一落千丈,很多农民食不果腹。海地居民为了获取能源而大肆砍伐树木也导致水土流失和土地肥力下降,更是增加了恢复农业生产的难度。

·土地贫瘠

我们经常会在网上调侃自己穷得只能吃土,但是在海地这个极贫国家,极贫的人们真的是靠“吃土”为生。

从河道里捞上来的黄泥,简单过滤后加入黄油、盐、糖,搅拌,晒干,就可以吃了。

人民的日常生活得不到保障,更不用提当地的治安环境。在海地民众眼中,警察只是政府的私人保镖,平时只负责镇压民众暴乱。

2010年,海地发生7级大地震,当地最大的一座监狱建筑受损,导致至少4000名犯人越狱。

这些返回社会的犯人们立刻成为海地居民的噩梦,犯罪率上升,特别是针对女性的性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但是,当地警察唯一的行动就是敦促市民自行处理。海地整个国家的执法机构形同虚设,根本无法保障社会公共安全。

其实早在2004年,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就已经进驻海地,维持当地安全,但是维和部队无法承担整个海地的治安问题。

2017 年 10 月,联合国维和人员结束了在海地13年的维和任务,离开海地首都。当地黑帮控制区的数量立刻增加,帮派问题开始成为海地当地新的不稳定因素。

如果你玩过GTA5,在VICE city里就横行着由海地人组成的帮派,被称为“海地帮”,控制着VICE city的两个贫民区Little Haiti 和 Little Havana。

·海地帮派成员通常穿着蓝色衬衫、白色裤子,戴着棒球帽

在VICE city,海地帮与古巴帮派是劲敌,他们主要参与街头犯罪,如抢劫、枪支犯罪和小偷小摸等。

·海地帮VS古巴帮

而现实里的海地首都太子港,帮派林立,分别掌控着各个街区,粗略估计,海地首都至少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帮派。

但是,当地最有名、最狠的帮派是首都太子港联合帮派“G9”, 2020 年 6 月 10 日, G9 头目通过 YouTube 发布视频,宣布帮派正式成立。

Jimmy Chérizier,绰号“烧烤”是海地 G9 帮派的现任头目,曾经做过警察,十分熟悉海地黑白两道的人际关系。

·耐克拖鞋脚上穿,突击步枪挎上肩

G9的正式名称为G9 Fanmi ak Alye(G9 家族和盟友)帮派,由九个海地帮派组成,总部位于太子港。

在首都太子港,在头目“烧烤”的带领下,G9的帮派势力在贫民区里有着很大的势力,甚至海地政府都会秘密与G9合作,包括控制选民、镇压抗议民众等。

·受到当地贫民区热爱的G9头目“烧烤”

根据我的调查,G9作为帮派组织,原本应该是作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存在,但是在海地这个公共系统瘫痪的国家,实力强大的帮派有时候也能够充当执法者。

前面提到那个被强奸杀害的女学生Evelyen,警方的调查并没有什么进展,反而是G9这个帮派将这三名二十几岁的混混扭送到海地警方手中。

穷人想要活命,实施暴力是最简单的出路,因此“暴力犯罪年轻化”也是海地这个国家的内部问题。

如今,很多国家都面临社会老龄化问题,在海地这个人口年轻的国度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在18岁以下。

·海地2017年的人口金字塔图

但由于政府动荡和帮派林立,在混乱的社会秩序下,海地的年轻人得不到良好的基础教育,海地的识字率很低,仅有2%的海地精英阶层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海地的年轻人从小生活在暴力氛围下,耳濡目染,他们会参与暴力,从社会的受害者转变为施暴者。

曾经有一位海地老师记录下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我曾经坐在教室里,差不都10个青年混混向我索要1000古德(海地货币),我只给了50古德。这群小混混离开前,其中一个还强奸了这里的老师。”

海地这个国家在近现代历史上仿佛陷入了一个无限死循环,动荡的政府、暴力贫穷的街区根本无法让这个国家继续发展下去。

就连作为这个崭新时代的新主人的海地年轻人们,在得不到完善教育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选择暴力作为赖以生存的手段,因为在这个不断溃烂的国家里,暴力才是唯一出路。

来源:X博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141/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