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都知他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为何能荒淫蹦跶那么久?

都知他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为何能荒淫蹦跶那么久?

广告

1

历史上多有这样的人物:

大家知道他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他自己未尝不知自己确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可是依然不知收敛,甚或越来越跳?

《鹿鼎记》里,韦小宝有过个段子:他经过天津时,被一个大胡子军官鄙视了,事后想起来,觉得此人不拍马屁,大概有些本事,却不知他姓名;于是请纳兰明珠给他急召天津所有大胡子军官来——明珠还真办到了。

于是韦小宝在几十个大胡子军官里,找到了那人,提拔了他。

那就是历史上曾经大破吴三桂、大战葛尔丹,当到过云贵总督兵部尚书的赵良栋了。

这个段子,其实是有历史原型的——但远不如韦小宝这么精彩。

《资治通鉴》里说,唐朝有个叫张昌仪的家伙。有个姓薛的候补官趁他上朝,给他五十金,交了一封求官书,向他求官。张昌仪应了,收了钱,把求官书交给了天官侍郎张锡。

可是张锡没谱,把求官书丢了,去问张昌仪:

您说要求官的是谁来着?

张昌仪也是个大草包:

我哪记得!只知道他姓薛!你去查候补官里有姓薛的就是了!

张锡于是一口气封了六十多个姓薛的当了官。

挺荒唐的吧?

哪位会问:张昌仪这草包,凭什么显贵?

答:他是张昌宗的兄弟。大概他们一家,的确都有不错的皮囊。他兄弟张昌宗、张易之那一伙,就是太平公主和武则天的玩物。张易之的外甥杨国忠也出了名的相貌不错,嗯跑题了。

哪位会问:绣花枕头,贵人们拿来玩玩就是了,何必提拔他们呢?提拔有才有势的,哪个不比他们强?

这就有趣了。

提拔有才或有势的,有才者恃才傲物,有势者难以驾驭。

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家伙,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离了扶植就完蛋,所以对扶植他们的,会格外忠诚。

好用,听话,扔了也不可惜。

所谓扔了也不可惜嘛,体现在这种事上头:

后来魏元忠弹劾张易之,张易之回头就让张昌仪顶了罪,降职了:关键时刻当弃子的玩意儿。

以及,这类玩意儿,还能用来替扶植他的人,做许多不干净的事。

《金瓶梅》里,西门庆中期抱上了蔡京的大腿,得以继续欺男霸女,自然要加意讨好蔡家。蔡京府里翟管家,要一个小妾来生孩子,于是让西门庆帮他找。西门庆去找了自家伙计韩道国,让他把女儿韩爱姐送去翟管家当妾。于是翟管家就得了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顺便,西门庆自己把韩道国的老婆王六儿勾搭上手了——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大概因为知道自己的定位,所以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家伙,往往荒唐得过分。

话说回头,张昌仪因为草包得天下皆知,有人就在他们豪宅门口写字:

“一日丝能作几日络?”

——你还能快活到几时呢?

张昌仪擦了几回,人家依然写,张昌仪就自己写了:“一日亦足!”

——快活一天是一天!

自知是秋后蚂蚱蹦不久,知道自己也只是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工具人,所以格外骄奢淫逸,赶在倒台之前,耍够流氓再说吧。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微信号:zhangjiawei_198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35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