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因为贫穷,希腊运动员哭着退役: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曾经的中国

因为贫穷,希腊运动员哭着退役: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曾经的中国

广告

image

生活的艰难,成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7月31日,希腊举重运动员亚科维迪斯,在赛后接受采访时突然泪崩,哭着宣布由于经济困难,无法再维持运动生涯。

他没有任何隐瞒地透露了自己现状和心态:几乎没有收入,每个月仅从体育联合会领取200欧元(约1500元人民币)为参赛做准备,这些资金就连物理治疗都无法正常进行,因为治疗师了解他经济拮据,不会收钱,这令他的尊严受到了伤害,他难以承受。

有时候连给车加油的钱都不够,只能步行去训练场。

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有很多这样的黑暗时刻,我再也承受不了了,我想停下来,冷静下来,我很累。”

生活的艰难,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忍着忍着,泪水突然就夺眶而出,让他在全世界面前泪流满面。

亚科维迪斯只是世界的一个缩影。

成功与荣耀,从来就不是主色调,在阳光照不到的世界角落,充满着更多的辛酸和苦难。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各国运动员入场,当看到伊拉克代表团只有4个人的时候,不由得一阵心酸。

他们举着国旗,安安静静地走过会场,脸上挂着无助和落寞,在周围喧嚣的人群中,显得是那样格格不入。

女旗手听到观众的呼喊,很自然地扭头以微笑回应。

很多人说这是“天使般的一笑”,但笑容敛去,透露出更多的苦涩和无奈。

今天,距离2003年美伊战争已过去了18年,世人似乎早已将那场战争淡忘,甚至连这个国家的名字,都很少再有人提起。

而4人代表团的到来,则向全世界发出了无声地呐喊——在亚洲的某个角落,还有着这样的一个国家,它叫伊拉克,战争的阴霾不曾散去,但它的人民从未倒下!

他们从战乱中来,艰难,但依然满怀希望。

早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就曾有一位伊拉克运动员刷屏。

他一个人出现在赛场,没有教练指导,也没有任何人陪同,局间休息一个人坐在场边安静地喝水。

比赛结束后,再独自收拾行李,悄然离开。

他叫亚拉·阿扎德·阿卜杜勒·哈米德,代表伊拉克,是伊拉克唯一的羽毛球运动员。

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却只上场了26分钟。

他说:“我的国家战火连天,但我只想好好打球。”

23岁的尤丝拉·马尔迪尼来自叙利亚,是东京奥运会上,难民代表团中的一员。

这支29人的队伍,成员来自10多个不同的国家,除了伊拉克和叙利亚之外,还有阿富汗、伊朗、刚果、苏丹等等,它们无不处在战乱与动荡中。

父亲是一名游泳教练,马尔迪尼4岁时便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游泳。

但战争打乱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随时可能到来的炸弹袭击,将整个城市笼罩在紧张与恐慌中。

“我真的活着吗?”这是马尔迪尼经常思考的问题。

2012年,马尔迪尼的家在轰炸中被毁,随后,一枚炸弹撕裂了她所在的训练中心的屋顶,她眼睁睁看着两名游泳运动员当场殒命。

从此,她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2015年,马尔迪尼不得不背井离乡,逃往德国。

只允许乘坐7人的橡皮艇,她们一股脑挤上去了20多人,从茫茫地中海上横穿而过。

严重的超载,令橡皮艇的马达停止了工作,生死关头,马尔迪尼和姐姐,以及另外两名同伴跳入冰冷的海水中,边游边推着橡皮艇前行。

她们推船3个半小时,终于抵达岸边,救了全船的20多条命。

联合国难民署为马尔迪尼的事迹写下了一篇推文:

“为了把一艘下沉的船推至安全的地方,尤丝拉·马尔迪尼在海中游了3个半小时。而现在,她为世界上每一个难民游泳。”

上岸之后,马尔迪尼开始了长途跋涉,途经马其顿、塞尔维亚和匈牙利各国。

但人们对难民并不友好。

由于多数交通工具都拒绝搭载难民,她们一群人一走就是好几天,期间睡在田野或者教堂里。

即使她们带了钱,出租车也拒绝为她们停车,餐馆也常常拒绝为她们服务。

在柏林的一个难民营里,马尔迪尼与6名同伴共用一个帐篷,但无论面对何种问题,她始终面带笑容。

当拦住她们的警察趾高气扬地问她为什么笑时,马尔迪尼的回答简单且坚决:“我们差点死在海里,现在还会怕你?”

生活以痛吻我,我却常常报之以歌。这大概就是马尔迪尼对待人生的态度。

东京奥运赛场,马尔迪尼的成绩并不出众——女子100米蝶泳预赛,1分06秒78,无缘决赛。

但她并不遗憾:“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最想让世界知道,难民也是正常人。他们是人,他们有梦想!”

是的,无论眼前的天多黑,只要怀揣梦想,就终会等到黎明到来的一刻。

从战火纷飞的家乡奔赴奥运追求梦想,12岁的乒乓球运动员扎扎·亨德,是叙利亚代表团的旗手,也是代表团中唯一的女性。

同时,她也是东京奥运赛场上年龄最小的选手。

她从5岁开始打球,在饱受战火摧残的家园,乒乓球是她和哥哥的精神支柱。

从记事起,扎扎就无法正常上学,也不能随意出门玩耍,每天都不得不面对这样那样的困难,连训练用的球拍和球都不够。

训练场馆内的电力供应不足,经常停电,没有地胶,没有空调,几个球下来,就是满头大汗。

但她要求自己每周完成6天训练,每天训练3小时。

“过去5年,因为战争,我经历了很多困难。但我想给所有与我处境相同的人传递这样的信息:不管面对怎样的艰难处境,都要为梦想努力拼搏!”

在7月24日进行的乒乓球女单预选赛上,扎扎以0:4不敌对手,结束了自己的奥运之旅。

输球的扎扎没有过于沮丧,她说道:“参加奥运会并不是我的终极目标,我希望自己手中的这颗白色小球,能传递出和平的讯息,也相信叙利亚会迎来和平,到那时,会有更多的孩子加入到我的队伍里。”

和平,这在我们的眼中是如此司空见惯的一件事情,在他们看来,却是难以触及的目标和奢望。

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曾经的中国。

1932年的洛杉矶,中国人第一次站到了奥运赛场。

● 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

饱经战火与苦难,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派出仅仅6个人的最小代表团。

这6个人中,有2个是工作人员,有3个是拉来壮声势的华侨,运动员则只有1个——“中国短跑第一人”刘长春

● 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入场(刘长春,右二)

他举着国旗,孤独地走过山呼海啸的观众,向世界宣布:奥林匹克,中国人来了!

然而,3个星期的海上颠簸,晕船、呕吐,早已让刘长春的体力大受影响,他在预赛中落败,遗憾未能晋级。

更令人心酸的是,比赛结束后,他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在当地华侨的资助下,才终于回到了祖国。

他败了,但虽败犹荣,他代表4万万中国人民,敲开了世界体育盛会的大门,向世界人民展示了一个民族不甘落后、不甘屈辱的坚强意志。

当时的报纸这样写道:

我中华健儿,此次单刀赴会,万里关山,此刻国运艰难,望君奋勇向前,让我后辈远离这般苦难!

新中国成立后,刘长春担任体育教练,执教大连工学院三十余载,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奉献了一生。

1983年,刘长春逝世,享年74岁。

第二年,仿佛是一场轮回,再一次的洛杉矶奥运会上,许海峰为中国拿到了第一枚奥运金牌,实现了中国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

但向前的脚步并未停下。

也是在同一届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一鸣惊人,射击、举重、击剑、体操、跳水连连告捷,一连斩获15枚金牌!

郎平领衔的中国女排,亦在决赛中直落三局击败东道主美国队,拿到了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个集体项目冠军。

●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郎平举起冠军奖杯

那一年,中国运动员们奋勇向前,无不拼尽全力,那是对先辈刘长春最好的告慰。

历史不该遗忘,正是有着一代代不被压垮的中国脊梁,才让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越走越宽广。

如今,我们生活在和平与繁荣中,很难设身处地地感觉到和平的可贵。

但不要认为和平是理所应当的。

对许多国家的人民而言,一顿饱饭,可能都是难以企及的奢侈品。

2021年,世界在新冠疫情的狂风暴雨中蹒跚前行,而地区冲突问题却没有因疫情而淡化。

战争、暴力、迫害,让全球超过8240万人流离失所。

全球平均每100人,就有1人因战乱而失去家园。

并且,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

就在你读完这段话的几秒时间里,世界的某个角落,可能又会多出几个人无家可归。

辛酸,泪水,苦难,还有坚强。

和平不易,只有当我们望向世界的时候,才知我们的国家从风雨中一路走来,是多么的艰难和伟大。

本文转自世界华人周刊(wcweekly)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468/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