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富人是如何规避政策风险,做到财富永续的?

富人是如何规避政策风险,做到财富永续的?

广告

1

@徐佳杰Pierre:富人是如何规避政策风险,做到财富永续的?
之前聊过乐高的例子,今天再讲个欧洲的例子。

在欧洲有个著名的“家族联盟”:
Albert Frère,比利时人,靠钢铁生意起家。
1953年朝鲜战争打响后,苏联阵营一方很多小国急缺钢铁,Albert通过囤积居奇,高价售卖,一举成为了比利时最富有的人群之一。
Paul Desmarais,加拿大人,也在五六十年代左右致富。
当时加拿大好多电车公司因经营不善破产,他就以1加元的象征性价格买下,再通过“巧妙”压低成本的方式重新盈利,然后并购更多的公司。
1968年他收购了加拿大电力,并开始利用公司的巨大盈余投资国际市场(因为加拿大本土市场真的太小了),首先瞄准的便是欧洲。(一来他是法国人后裔,二来当时欧洲正经历巨大的经济腾飞。)
1978年,他更是瞅准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契机,马上成立了中加贸易理事会,寻求与中国经商,不得不说商业嗅觉十分敏锐。

然而好景不长。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1978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彻底戳破了欧洲经济的泡沫。
80年代法国著名左派密特朗上台,宣言中明确表示,必须国有化大部分“关键性”行业,譬如银行、水泥、汽车等等。
可这些行业,偏偏是Frère家族和Desmarais家族投资的重点领域。
资本家知道这些个行业坐地收钱,密特朗自然也明白。

咋办呢?
尤其这两个家族,是当时欧洲最大的银行,法巴银行大股东。
如果资产真的被没收,还不心疼死?这两个说着流利法语的歪果仁决定合谋。

打时间差!
在密特朗通过立法之前,他们共同“紧急”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巴黎-日内瓦股份有限公司(Pargesa)”,顾名思义,总部设在瑞士。
巴黎银行的境外业务,全部被他们提前掏空,装进了这家瑞士控股企业里。

等密特朗接手的时候,只能干瞪眼了。
“因为巴黎-日内瓦股份有限公司(Pargesa)总部在日内瓦,股东又是加拿大人和比利时人,真要追究起来,必须跨3个国家,还不一定合法,别国也未必配合,只能作罢。

另一方面呢?
Pargesa把法巴银行的境外资产卖了以后,手上握有了大量的现金。
他们吸取了教训,不再将钱大比例地投向单一领域,而是分散到不同国家,不同行业里去。

你们看图。
这是Pargesa现在持有的资产。
好多Logo是不是特别特别熟悉?

他们持有adidas 6.8%的股权。
欧洲最大酒业公司Pernod Richard 7.6%的股权。(芝华士就是他们家的)
全球最大的水泥公司拉法基7.6%的股权。
全球最大的锂电池回收公司Umicore 18%的股权。
世界第四大尿布公司Ontex公司 20%股权
等等等等。
这两个家族约定,共同进退,共同决策,共同帮助Pargesa旗下公司经营得更好。

你们瞅瞅,资本家们腾挪的空间有多大。
以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575/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