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互联网的尽头是你们的嘴

互联网的尽头是你们的嘴

广告

1

文/佘宗明

来源:数字力场(shuzilichang)

“梗的尽头是被玩烂”。

“中国版《雪国列车》钦定女主”李雪琴,如果知道她的那句“宇宙的尽头是铁岭”被玩成这样,没准会来上这么一句。

尽头那么远,预言“尽头”的人却那么自信。

他们的预言家模式,说开启就开启。

马尔克斯说: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他要在咱们这,分分钟能被板砖拍醒:幼稚了,回忆的尽头不就是失忆嘛。

那尽头的尽头是什么?

作为朝阳区野生预言家的我抢答一句:是正熵。

我当然是扯淡。可有多少“尽头预言”不是呢?

比如,关于“互联网的尽头”,就有太多种说法。

最开始,“互联网的尽头是电商”。

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流量大道通电商。

电商“铁三角”就不说了,抖音做兴趣电商,快手做社交电商,美团搞“团好货”,滴滴试水自营电商“今日爆款”……虽然谈不上“不想做电商的平台不是Last Winner”,但“电商,离钱近”的道理,都懂。

“人-货-场”,人有了,货可以向供应链要,场可以因己制宜地搭建,“电商的诱惑”谁能抵挡得住?

即便有平台嘴上不说,身体也会很诚实:有流量,就要往电商上引。

到后来,“互联网的尽头是社区团购”。

再造美团或拼多多,已是难上加难,可“高频打低频”的吸引力,终究没法拒绝。

而社区团购,就是个可达到极高用户渗透率的商业切口与市场风口。这样的切口数载难逢,在增量红利触顶的背景下,“以卷攻卷”抢占红海,成了很多互联网企业的不二选择。

于是,“百团大战”时的圈地场景再度涌现:有的烧钱,有的拼速度……“高复购率+高粘性”的身子,谁见了不馋?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卷,卷生一切白热化竞争”。社区团购的战火正烧着,忽然间,大家发现——

“互联网的尽头”变成了放贷。

“开通借款,送VIP会员”“申请借款,拿现金红包”“秒速到账,随借随还”……各个APP都生怕用户缺钱花,纷纷送上福利,让那些藏在暗处洗劫大学生的“裸贷”团伙恨得牙痒痒。

在来钱的问题上,互联网企业的嗅觉都是开了挂的。

发大财要闷声,太显眼了就容易被盯上。“飞机上帮农民工借网贷”“空姐为结婚要对象借网贷”的广告被怼成筛子,初看箭头对准的是低俗广告,细看瞄准的分明是网贷业务泛化下的负外部性。

之后“互联网的尽头”又变了,变成了“内容”。

燃财经就做了盘点:滴滴装显示屏播放自制节目,钉钉低调上线看看功能,携程推出私域运营产品“星球号”、发布“旅游营销枢纽”战略,BOSS直聘上线内容社区功能“有了”……

当增长路径从增量用户发掘转向存量用户挖潜,提升用户粘性、留存度就显得至关重要。

办法就摆在那,那就是靠内容。

“内容”的价值被重新发现,是存量时代的必然。

李慕阳老师说,增量时代营销是海王逻辑,现在正在走向暖男逻辑。“海王”跟“暖男”的一大差别,就是前者对你事先如舔狗、事后忙甩手,把你当工具,用完即弃;后者则对你嘘寒问暖、百般贴心,满足你的内心需求与精神需要,让你“离不开他”。

本质上,二者的分野就是:“海王”不讲天长地久、只讲曾经睡过,“暖男”则会用暖去拴住你的心——他对你所做的,其实就是“输出内容”。

而到了现在,又有人说,“互联网的尽头是元宇宙”。

腾讯投资原生元宇宙概念股Roblox,移动沙盒平台开发商 MetaApp 完成国内元宇宙赛道最大规模的单笔融资(1亿美元C轮融资),Soul自称“元宇宙社交第一股”……尽管很多人还一脸懵,可“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的说法早已泛起。

元宇宙太科幻,李安老师那句“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大概能代言很多人的心声。

薛定谔的“互联网尽头”,只表明了一点:对“互联网尽头”的预言,或许真的没有尽头。

预言嘛,追求的未必就是准确性,也可能是“高人幻觉”。

而预言整个互联网的尽头,远比预言某个互联网企业(除了K12行业)的尽头安全多了。

你若非要跟预言者辩驳,“互联网的尽头不是×××”,那就像女生跟你说“我俩就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交叉点”,你却抛出“黎曼几何”一样。

你怎么不去质疑李雪琴“宇宙的尽头不是铁岭”呢?

“无趣”的帽子,赶紧认领一顶吧。

只不过,一会一个“尽头”的,容易让人犯迷糊:你这是哪产的GPS导航系统?我把你当指南用,你却给我整懵圈了。

要我看,互联网当然有尽头。

但套用李雪琴的句式:能一眼看到的尽头都不叫尽头,叫前站。

“信息互联网”走到了瓶颈期,这点自然不假。

人口红利吃尽,反垄断风暴已至,“新经济”光环渐消,样样都是利空。

可终点总归得带点“终极形态”的意味。

如果某部热播连续剧啥都没交代就大结局了,那只能是叫烂尾。

说互联网的尽头是电商、社区团购、高利贷或内容,就有那么些“烂尾”的意思。

这些只能说是互联网企业以扩充边界找到“新故事素材”的尝试,属于过渡形态。

很多互联网企业生长的“根系”都是底层技术和核心模式,电商、社区团购、高利贷或内容不过是“枝干”。

常有新枝冒出来。

进一步讲,互联网尽头处连着的,必定是系统性熵增或熵减、进化或退化。

比起动辄预言“互联网尽头”,把物联网视作互联网的进阶版本,还相对靠谱些。

贾布斯一招生态化反,把乐视快化没了,可“船新版本”的AI+IoT已成很多互联网企业布局的重点。

能造车的造车,不造车的也想法设法“为制造业提供数智化赋能平台”。

以AI+IoT平台或基础设施供给者的角色,助益工业4.0,至少离刘润老师提炼商业四种形态——“线段型商业-中心型商业-去中心型商业-全连接型商业”里的全连接图景,要更近一步。

但这就是“互联网尽头”吗?

难说。

说起“互联网尽头”,很难不让人想起“文学已死”的调调。

先是说“读者已死”。

后来又说“作者已死”。

“文学已死”作为抽象叙述,当然没问题。

可事实大家也看到了:文学当然没死,只是受众从大众变成分众——这是文学跟时代撞上后必然要经历的情形。

互联网大抵亦如是。

所以,互联网的尽头到底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还不好说。

如果非要说一个,那就是——

某些人的嘴。

毕竟,他们可以锤死或写死互联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644/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