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职场上,女职员们的「吃亏」瞬间

职场上,女职员们的「吃亏」瞬间

广告

1

在职场的女人们,感受到许多不可名状的异样境况。性骚扰的“亏”困住了很多职场女性,但它只是其中最明确的一种。

与性骚扰正面相逢的时刻

泉泉

有熟人在的车里主管对我动手动脚

一次酒局过后,一个男同事顺道送我回家,我的主管也紧跟着上了车。他喝多了,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口臭正在逼近,和他试图搂住我肩膀的手。本来宽敞的后排,我被他挤到了角落。狭小的空间里,我只能不断与第三人大声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来制止主管的进一步行动。十几分钟的车程被我的紧张无限拉长,直到主管下车的那刻我才松了一口气。

思洁

同事在我房间门口蹲守

和同事出差开会。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住在一个酒店。

酒局过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洗漱完躺到酒店床上,刷着手机准备入睡。一则语音消息突然弹出。是一个同届的管培生,我和他只在入职前打过几次照面。我疑惑地点开语音,听见他说:“思洁我在你门口了,我好想见你。”

我没太当回事,只告诉他我要睡觉了,暗示他别再说这样的话。他没有放弃的意思,不断地给我发语音,撒着娇说他真的很想见我。见我没回,又给我打来了几个语音电话。我不想接,也不敢挂,警觉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到走到门口,通过猫眼看出去,他居然就在门口,一边看手机一边在过道里来回踱步。

危险跟我只隔了一扇门的距离。我走回床边,想离这个恐怖的画面远点。同时,脑子里开始推演被围困后逃脱的可能。其他同事同住一层,我想如果他真的失控,我可以向我的直属领导报告,或向我信任的男同事求救。

在他还没有更过分的实质行动前,我选择按兵不动,只是向朋友随时报备情况。毕竟我和他在一个公司,事情闹大了很难堪。怕他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我仔细听了他的每一条语音。他反复地叫我开门,每重复一次,我的恐惧就加深一层。我依据朋友的建议,回复他:“你要是喝多了,我让别人扶你回去。”借此提醒他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咚咚咚”,“咚咚咚”,几下敲门声拨动了我本就紧绷的神经。这几下门敲得谨小而慎微,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才能听见,还伴随他轻声叫我的名字。我坐在床边,大气都不敢出。过了一会儿,门后没有新的动静传来,我去猫眼看了一眼,绝望地发现他还在,靠着走廊抱着手机。几分钟后,敲门声再次响起。大部分时候房间里是绝对安静的,每当安静到我以为他已经离开时,语音消息又像鬼魂般飘过来,叫我开门。最后一次,我在门口站了五分钟,才确信他已经离开。回看聊天记录,他竟在我的门口蹲守了四十分钟。

第二天见他时,一句“喝多了”解释了所有,我没再追究,毕竟平常也不在一起共事。只是随身包里从此多出了一根防身甩棍。

两个礼拜后,我在朋友圈看到了他的订婚照,细数他与女朋友恩爱的大学四年。照片上的女生很甜美,我替她觉得可惜。

奇奇怪怪的难言之境

球球

用着装评估一个女人的职业能力

我有一个朋友是大厂程序员。她日常经常穿黑白色调的衣服,打扮得很低调。有时候一起逛街,我想帮她挑两件亮色或者更时尚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更活泼点,都会被她婉拒。她说,公司同事之间有个不成文的默契,如果一个女员工打扮得太好或者太时尚,就会被认定为专业能力不好。所以她不敢太打扮。

围围

迷惑的女文员招聘标准:供应商喜欢

面试生产文员时,我被经理评价为身高矮、年龄大,情商低。过程中,他夸赞路过的一位女生,说她很招供应商喜欢。她穿着一袭长裙,的确年轻漂亮。职场中美女确实会获得一些便利,但我隐约看到了捷径背后的代价。

酒桌陪客,老板说,干一壶酒,值一万年终奖

曾经在一个小地方的传统媒体待过。年会时,领导邀请了资方来参加,一群人坐在主桌,我和其他员工坐在另一桌。吃饭时,老板叫几个会喝酒的女孩子去主桌陪酒,每年如此。有一年,老板喝到了兴头上,满嘴酒气地跟我们说:谁把满的分酒壶里的酒干了,就多一万块的年终奖,不肯喝的,年终奖会少得可怜。我没喝,年会后就辞职了。

铃铛

管理岗位不留给女性

部门负责人的岗位空了出来,一位努力工作的女同事申请了升职到这个岗位。她是同事中最资深的人,得到这个岗位的话,大家都会服气。可就是申请不下来,公司从外部调了一个男生过来任职,对方不同意,公司宁愿让那个男生挂名,也不让给我的女同事。

后来我们和男同事私下喝酒,他和领导走得近,听他说,领导在管理层例会上说,公司在管理层的位置永远不会考虑女生。

女人在承担后果

阿飘

莫名惹上了桃色新闻

团队组织聚餐,有些同事喝醉了。一群人往外走的时候,一个浑身酒劲的男同事凑上来搭我的肩膀,在我耳边醉言醉语。我对于突然的肢体接触很抵触,但他一副头脑不清楚的样子,我总不能跟他计较。于是我忍了下来,抬着胳膊把他搭在我肩头的手隔开与我其他部位的距离。

不一会儿,另一个男同事凑了上来,我赶紧把人推到他身上。

本不是什么大事,告别后我就忘了。第二天在食堂吃饭,隔壁部门的同事遇到我,问我:“你们部门那XXX,是不是和你们部门哪个年轻的实习生好上了?”我不明所以,好奇地问是哪来的蛛丝马迹。对方跟我说:昨晚下班回家遇到我们一群人从饭店出来,某某趴在一个女生身上。看不清女的是谁,两人腻腻歪歪的样子,“一看就有一腿,也不知道避讳着点”。

对方这是当作了一个女实习生靠领导上位的故事了。我当场僵住,脑子一片空白,羞于承认我就是那个“女实习生”,更谈不上解释其中缘由。我害怕当他们知道那个人是我也无济于事,反而会生出另一个版本有关我的桃色故事。

我觉得后悔,如果当时我推开他,不要扶着他走那几步路,是不是就避免事后那羞愧的时刻。

玛莎拉蒂

家里人说,是我想太多

一开始是发现某位中年已婚男领导在我穿短裙的时候,总是会上下打量我的腿,露出奇怪的笑容。我说服自己,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渐渐地,我发现他越来越不避讳地盯着我的腿看。有一次,还猥琐地夸我身材好,后来还几次三番地询问我有没有男朋友,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我感觉恶心得很,恨不得戳瞎他的狗眼。半夜想起来,好几次气得锤床。忍无可忍,后来去上班我总是穿长裙长裤。

我跟家里人吐槽,痛骂他的猥琐。家里人担心我冤枉好人,让我回忆是不是裙子太短坐姿不好。还说看一下腿,不一定是性骚扰,担心我是小题大做,劝我不要那么激进。

无论如何,我已经决定辞职,离开这种不尊重人的领导。

芝英

因为没有说“不”,我内心充满自责

一个信任的女上司,在我换工作时把我介绍给了她一个好朋友。新的领导是个男人,已有家室,还有个可爱的孩子,所以我对他没有戒备。前段时间他离职了,在微信上问我要不要吃个饭,我满口答应要请客。他之前特别照顾我,也很讲义气,得知他要离职还难过了一阵,终于有一个机会请客吃饭,我觉得是应该的。

周五下了班,我们约着一起吃烤肉。他突然抬头说:“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挺好看的,就不管其他的先招进来。”我觉得有点奇怪,但没多想。后来他提议去附近小酒吧喝一些,酒劲儿上来后,我晕晕乎乎,脑子有点宕机。

小小的清吧里,他讲了很多自己的工作经历和职场经验,我听得很认真,心里还特别感激。他之前会教我做方案,和不同职能的人打交道,我其实是个脾气挺软的人,一着急就憋得脸通红,容易被人欺负,他作为领导都会帮我凶回去。我好像工作后总喜欢把人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和朋友聊天总会很开心的说“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的人”,朋友提醒我不要在自己内心造神,可我一时改不掉。

凌晨一点,我准备打车回家,网约车排队一百多人,他先打到车,见我前面还有一百多人排队,提议送我回家,我一想车程也有半小时,就同意了。车马上到了,我拉开后坐车门进去,他也紧跟着坐到了后排。按照一般礼仪男士应该做副驾驶,但是我当时有点晕,也没有在意。

刚上车没聊几句他突然把我的右手拉过去,放在他的手里开始摸,不停地摩挲,从上往下摸,我当时愣住了,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甚至那一刻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就听见他边摸边说“哎呀,你练不练乐器呀,你这手就很适合弹钢琴……”

我像酒醒一样突然清楚过来,把手抽了回来,可是没多久他又把我的右手拉过去,然后身子也往我这边靠,我就往门那边移,顺势再把手抽回来,他再次往前靠,不断地蚕食后座的座位,右手还准备抱我的胳膊。最后我就像个老鼠一样缩在门边,身子就快掉下座位。

那个时候似乎我的手已经没有知觉了,我甚至没有太害怕,只有难以置信的失望和尴尬,这样一个我尊敬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我只想远离他。万幸的是,到家了,我推开车门,特别想哭,但是眼泪憋着,头也没回。

睡前缩在被子里的时候,我对自己很失望,觉得整件事是我的错。我陷入了自责,责备自己我不应该那么晚还在外面和他喝酒,不应该让他送我回家。

我自认为是一个很女权主义的女生,研究生毕业论文还写了关于影视剧的女性主义研究,要求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义正言辞说不,但是我没有。我给朋友打电话,讲着讲着哭出来了。

这里有反抗的女人

赵晓慧

公司宿舍,成了我逃脱不开的囚笼

我今年刚毕业,进了一家行业顶尖的公司,却在两个月后落荒而逃。这是一份需要长期派驻外省的工作,我和一个五十多岁出头的男领导一同被派去出差,同住在公司提供的一套出租屋里。

他对我的侵犯是循序渐进的。第一次是在酒局之后,他在客厅里搂着我的肩膀,醉醺醺地为我这个职场小白规划美好的职业蓝图。我忍了下来,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也因在外地我没有可以求助的亲故。之后又发生的几次,他的手逐渐从我的肩膀,摸到我的腰,再到我的腿,最后一次碰了我的胸。

那天,我洗漱完穿着睡衣,回到房间后反锁了房门,打算打几局游戏再入睡。几次的骚扰过后,我的警觉性不断提高,每次回家,我都会尽量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避免和他产生直接的接触。

晚上十点钟,我在房间里听到了他回来的关门声,之后是他洗澡的水声,以为这一天就会这样安然无恙地过去。谁知,他轻易地拧开了我锁好的房门,半裸着上身走进了我的房间。我不敢叫他立刻出去,只能任由他说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借着酒劲,他坐到了我的床边,要与我一起看纪录片。我意识到了危险,往床边缩,他一把搂过我的肩膀,把我拉进他的怀里。我尝试掰开他的手,强调我不舒服,他说“搂着你还不舒服吗”,我强忍着恶心,但他抱住了我,试图亲我,摸我的胸。我本能地挣扎,哭喊着“我要回家”。

“你能去哪里”,他嘲笑我。我挣扎得愈发厉害,声音也越来越大,他可能是害怕了,才停住了动作,松开了我,起身以老板的姿态的命令我把纪录片下载好,明天给他看。随后佯装无事地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完全呆住了,在慌乱中联系了一个女同事,她迅速来到了我的住所,接我去酒店与她同住。去酒店的路上,我才反应过来刚刚我遭遇什么,哭了一路。

亡羊补牢,我决定果断点辞职脱身。第二天,我趁着他上班回房间收拾东西,这时我才发现,门把手上的旋钮突然坏了,要拧两圈才能完全锁住。没人知道这最后的安全屏障是怎么坏掉的。我立马辞职,坐高铁回了家。

没头脑

转折点是,学会正面反击

直属领导很认可我的工作能力,很多事情都交给我来做,头一年,我觉得这种信任是我努力工作的动力。一开始他言语很正常,慢慢地就变了。

办公室里他突然靠得很近,一只手搭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轻说话,嘴唇几乎贴上我的耳朵。这种只有情侣才会出现的亲密行为让我十分疑惑:这是领导该有的行为吗?

我很少化妆,有一次新烫了头发,他突然盯着我的脸,停顿几秒,“今天眉毛画的不错,口红色号变了”,然后目光移到头发上,故作吃惊地说:“哎呦,烫头发了,心思都用在找男人上面了,又要去勾搭谁。”

我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但当时搞不清楚这到底是“调侃”还是冒犯,我虽觉得不适,也不敢直接发脾气,每次都是慌乱地敷衍过去,上班心里就觉得堵得慌。到后来,他一出现,靠过来跟我半笑着讲话,我都感受到他过分靠近的肢体动作和言语中冒犯的意味,想要赶快溜走。

出差时就难以避开这些动作和语言上的骚扰,一和客户吃饭,帮我找男朋友一定会成为饭桌上的话题。“谁来给我们的XX找个男朋友,长的真像我初恋啊。”他常这样说,还会私下问我觉得哪个客户符合我的择偶标准,我受不了他的纠缠随便说了一个。他回,人家有妻有女,话锋又一转:“不过你要是生扑也可以。”我低下头看别处,觉得这对话过于龌龊,只想赶紧结束饭局。

后来偶然听一个女同事谈到这位领导,她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处理方式也是逃避。我越想越生气,觉得以前好窝囊,之后他再这样对我,我就开始反击。“我对找男朋友没有兴趣”“烫不烫头关你什么事?”我明确地反驳他,再附赠一个白眼,还有几次,看到他就直接扭身离开。

这些行为很难取证,我当时没有底气和勇气向上举报领导。这种反感让我对他的工作也越来越不信任,吵了不止一次,后来我就辞职了。离职那天,我格外开心。

徐宁

保护自己实用技巧——明确拒绝

此前我遇到过不少暗示我性贿赂的甲方,一直觉得只要自己拒绝,就不会出现问题。有一次给客户送东西,我就住附近,客户说正好顺路送我回家,没想到上了贼车就很难下来,客户聊人生,聊理想,问我的择偶观,怂恿我遇到喜欢的就要争取,要在乎曾经拥有,暗示我结婚了也没关系。

熬到了小区门口,他拉住了我,非要进小区看看,我像遛狗一样在小区和他逛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要说上门看看,我严词拒绝,他才不再坚持。后来我向直属上司反映这事儿,他犹豫了一下说:“虽然我知道这是教坏你,但是你也可以利用好这种优势。”

我只想告诉女孩子,除了一些突发事情,猥琐的行为往往是步步试探循序渐进的。如果一开始不明确拒绝,对方有得寸进尺的可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好意,所以当你想拒绝,就第一时间明确地说出来。

吴曦

因性骚扰辞职,现在想来不够强硬

三年前,我转行到一家大厂做销售,平时要对接和维护不少客户。一次,主管让我和他一起参加一场晚宴,说现场有很多潜在客户,不要错过。得知消息时,我已经下班到家,在家门口站了一会,我还是转头去了。我去得比较晚,就坐到了靠近门口的那桌,落座的时候我边弓着腰边道歉边环视了一眼,只有我一个女性。男主管在对桌招呼我敬酒“打圈”。

“打圈”和全场每个人都要敬酒喝酒,有时候遇到难缠的人还要多喝两杯。有时候这是最好的结交客户的方式,他们至少在酒桌上会把你当做自己人,代价就是喝到吐。还好那天我只喝了啤酒。

席间有一个人特别热心地帮我给每个“老板”做介绍,去自然地加大家的微信,我特别感激,认出了是之前参加活动认识的一个甲方,叫刘解,看着挺年轻。我们平时没什么交流,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他,间接地帮我“解围”。

酒过三巡,有个业界前辈要先离席,刘解突然站起来说:“小吴和我送一下前辈。”我毫无防备,自然跟着去了,快到酒店门口我们目送前辈离去,一起坐电梯回到包厢。正值饭点,电梯里人很多,几乎挤满,我和刘解退到了电梯的最后面。

从一楼到三楼只有不到10秒的时间。那天我穿了普通的黑色长裙,突然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腰,鸡皮疙瘩一瞬间蔓延到了全身。冷静下来,我说服自己,可能是因为太挤了,转头搜寻这只手,发现它竟然属于旁边的刘解。

有人会说我怎么不躲开,怎么不揍他,怎么不尖叫,怎么不喊人。那一刻我是懵的,整个人傻了,电梯开了,我挤出人群,只想逃。刘解居然追上了我,跑到我面前,摸了一把我的屁股,他不高,而我一米七,当时穿了高跟鞋,他还跳起来亲了我的嘴巴。

我呆在原地,看他半跑着进包厢。 在人来人往飘着酒味和菜香的餐厅里,我第一次知道有些事情,坚持自己的底线,懂得拒绝也没有用。我冲到厕所不停地漱口,冲嘴巴,用洗手液清洗。但是我的包还在包厢,我躲到了厕所的一个隔间里,等着酒席散去,同时给朋友打电话,“我遇到咸猪手了,快来接我。”

这段时间里,刘解给我发微信,问我哪儿去了。见我没回,他的电话打了进来,我没接,就让那串数字一直响着,直到声音消失。不知道过了多久,朋友赶到,我得救了。

现在想来,还是不够解气。如果回到当时,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扇他一巴掌。

莹姐

我把性骚扰我的人踹下了车

2018年的时候,我作为地方站负责人去一个地级市谈合作,当时还带了一个助理,开车到了当地。下午,当地一个副主任在调研结束之后,特别热情地邀请我们留下吃晚饭。第一次见面,我把他的热情理解为好意,就留了下来。

酒桌上,这种好意变成了隐隐的威胁。我不会喝酒,也从没喝过白酒,之前的聚餐在我推辞之后大家都不会执意劝酒。那天这位60后的副主任端着酒杯径直走到我的座位,大声地说“我的地盘我做主”,不喝酒这种事情,“没可能”,话里话外透着不喝,这项目可能不太好继续的意味。酒桌上几个他的下属,喝酒的“僚机”也开始劝酒。

茅台是挺贵的,但是喝到嘴里只是苦涩和辛辣,没喝两杯我就吐了,就让助理开车趁势准备回去。没想到副主任要护送我回市里,自顾自跳上我们车的后座,当时我已经醉的没有什么力气,整个人懵懵的,让助理把这人赶下去也实在不体面,想着走高速回去也就四五十分钟,便没再吱声。

我坐在副驾驶后方,酒劲上来胃里特别难受,副主任就“好心”的拍拍我的后背。上高速没多久,他就伸出了一只胳膊想把我往他那边搂,那时我一阵恶心,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让我扭头吐了他一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消停。可他没有顾及那些秽物,另一只手想把我的头靠向他。当时开车的助理在后视镜看到了这些,赶忙问我怎么样,我挣扎着让他开快点到前面的服务区买水喝。车终于停了下来,助理开着车门跑去买水,我挣扎着叫他下车,并用尽最后的力气踢了他一脚,然后重重地关上了车门,把他留在服务区,任他自生自灭。

副主任第二天给我发了很多信息,类似“很喜欢你,情不自禁”之类的话,让我不要介意。没有得到我的回复,他连续几天发早上好,我拉黑他后,他每天坚持给我微信运动点赞,一连好几年。

我之后再没有出现在类似的酒局上,只做事,不应酬,快过了一年后,我依然在梦里梦到了那个封闭的车内,面目模糊的场景,似乎伤害者更加强大,我更加弱小。

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身边年长的朋友劝我忍下来。但最后这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情,和副主任相熟的当地领导也来当说客,为了双方的前途,希望不要再追究:“都喝多了,毕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我身心俱疲。

在地方做女记者总是拥有难以想象的困难,那时我已经是一个管理层,依然会受到这样的对待之前去另一个部门的领导谈事情,第一次见我他就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半开玩笑地说“现在的女孩子长得漂亮也是一种优势嘛,喝喝茶就好了。”这种氛围还会反噬行业,有些媒体会刻意招聘相貌姣好的女记者,以此达成双方的利益互换。慢慢的,我对这个行业的意义产生了怀疑。

我还记得我一身秽物回到家的那天晚上,丈夫和孩子一起下来接我,丈夫背着我,我迷迷糊糊听见孩子说,妈妈你醉酒的样子真丑。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82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