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亚马逊铁腕下的浙商突围

亚马逊铁腕下的浙商突围

广告

image

亚马逊对于中国电商的封杀,已经维持了三个多月。

今年以来,亚马逊连续针对性地修改下架封店的规则,理由是大量中国卖家涌入并且恶意竞争扰乱了市场秩序。

早在今年5月份,一封亚马逊推送的至卖家信中就明确警示:

不可以滥用评论、将一视同仁处理卖家的违规行为。

一批卖家因此被封,出事的头部公司大部分来自深圳,包括帕拓逊、傲基、通拓、猿人、泽宝、有棵树等,它们刷单买评论,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除了冻结的资金和损失的销售额,头部跨境电商公司裁员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根据深圳跨境电商协会的估计,这次封号潮给跨境电商的损失将超过1000亿元。

在海外,刷单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瑞士的留学生Chole,她告诉社长,每次发动态只要一开定位,就有大量的刷单信息找上她,留学群里定期也会有陌生人加她,邀请她免费体验产品刷单,而她周围的不少留学生都拿这个当兼职。

在这场封号潮里,无辜被牵连的还有德国的留学生lin,没有参与过刷单的他,在某天突然发现自己用了好久的德亚账号被禁止评论,之后他才发现因为他的室友和他公用一个公网IP,室友刷单导致他的账号也被当做刷单号封禁。

刷单已经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一个在亚马逊做生意的衢州商家告诉社长,他一个品买一千件,里面只有两个自然评论,但刷单的头部卖家里面的评论都是几百字的小作文。

亚马逊的铁腕行动,让中国国内电商所向披靡的那一套,在国外行不通了。

亚马逊上约有7成的卖家都来自于中国,而这些来自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中,在封号潮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深圳,其次就是浙江。

根据浙江省商务厅测算,今年上半年,浙江省跨境电商的出口总额为1338.3亿元,同比增长了35.7%,全省的出口活跃网店更是达到了14.1万家。

与深圳一片哀嚎相比,浙江的情况相比来说会好一点,遨森、乐歌等大企业还未见封号的情况。

一方面是因为,浙江的卖家大部分都做自营的独立站,不单单依靠亚马逊平台,通常他们都会同时注册多个账号,一个店铺被封,就换一家店铺继续运营。

另一方面,浙江出口贸易多为五金、家具和纺织品,这种产品刷单、测评的成本高,很少有浙江卖家愿意做。

对于那些不需要刷单的客户,光景一直都很好。

金华一家外贸公司的销售,他们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6亿美金,因为认识一家有FDA证书的工厂,专门做口罩出口。他告诉社长,即使没有广告和刷单,口罩一天最少也能卖出7000单。

而他认识的一家瑞士客户,一单就能买500万只,而这个本行是做自行车的瑞士客人,今年在他那里陆陆续续下单了五千万只口罩,赚了不少钱。

今年,他的业绩继续爆发,在别的卖家都因为没有FDA认证与平台周旋而头疼的时候,他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880万美金,他给自己定下的,是1000万美金的小目标。

但眼看着深圳同行们死伤大半,浙江的跨境电商商人们也开始自我审查。

绍兴一家跨境电商运营刘女士表示,三年来她第一次感受到这么难做,听周围的同行说起来也都不太乐观。

封号潮来时,为了不被关店,她将亚马逊一切操作都停止了,只剩下佛系上架卖出,她形容这种状态:

像回到了原始世界。

七月,她收到了公司的通知,让她关掉CPC(点击广告收费)来控制预算,在此之前她风口产品的广告支出是10美金一天。但前期没有销量累计,就算是马上要到来的十月底旺季也很难乐观起来。

因为没有销量,公司一天到晚都在开会。

一个浙江的杯子卖家展示了上周五他们最新结算出来的数据,他们公司7家店在上个月亏了7万美金,为了活下去,每天亏本打广告清仓。

上半年的时候他每天三四个店的销量总和已经超过了4000单,因为利润不错,还能开秒杀冲冲销量。

到了下半年,平台规则趋严,而各种跨境平台的运营费用却都要翻倍的涨,他和同事商量着打算从美国转战欧洲。

放眼望去,都是难做的生意。

来源:铁头功社 微信号:onehangzhou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6962/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