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关于阿里和腾讯的互联互通问题,我想到了武当和少林

关于阿里和腾讯的互联互通问题,我想到了武当和少林

广告

1

文/熊彼特战车

来源:互联网怪盗团(ID:TMTphantom)

我不是武侠迷,但为了把平台巨头之间互联互通这个问题讲清楚,姑且把阿里比作武当,将腾讯说成少林,它们在互联网武林中的地位不需赘言。

其他头部互联网平台,分别算是昆仑、峨嵋、华山与崆峒,欢迎对号入座。

就在今年,互联网江湖的垄断与无序扩张之势遭到雷霆管制。

4月10日,官方对武当派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二选一”垄断行为,开出182.28亿元的天价罚单,同时在行政指导书中责令武当派“促进跨平台互联互通和互操作”。武当派对此表示虚心接受、全力改正。

少林派同样损失惨重。首先是想推动虎牙和斗鱼这俩小门派合并(也就相当于巨鲸帮和海沙派的量级),被官方禁止了,其次是腾讯音乐(这个比较大,至少相当于大理段氏)当年一起收购案违反《反垄断法》,追溯处罚50万元,且被要求不得再搞独家网络音乐版权。

大势之下,最为拍案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武当向少林提交申请,请求旗下淘宝特价版等拳头产品进入少林平台。吃瓜群众也是开了眼了,这俩从2013年就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对头,难道要恢复邦交了?

8月3日,武当派掌门人张勇公开倡议,头部门派之间应该互联互通,“相信互联互通具备积极意义,能够更大程度上释放互联网时代的红利”。

但少林派一直默不作声,刚刚发布的半年报里面也一句未提。这又是为何?

在刚刚结束的腾讯财报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了关于平台互联互通的问题。管理层的回答大致如下:我们首先希望腾讯的生态系统能够有利于广大中小企业;至于平台之间的开放,那是另一个很复杂的话题。举个例子,我们是不向微信小程序商户收取佣金的,其他一些平台收取佣金,这种情况怎么互联互通,就要从长计议了,等等。

从这里你可以看出来,少林派对于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还是持谨慎态度。要想在少林寺看到太极剑法,或者在武当山看到少林十八铜人,可能还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

互联互通大势所趋,不只武当和少林,整个武林概莫例外

在说正事儿之前,咱先把究竟什么是互联互通(Interconnection)搞清楚。

这是一个应用于基础电信领域的法律概念,国务院《电信条例》将“互联”规定为,控制必要基础电信设施的电信运营商建立有效通信连接,以使一个电信运营商的用户与另一个电信运营商的用户相互通信。

互联网平台并非联通移动这样的基础电信运营商,从事的都是增值电信服务,各个互联网平台之间缺乏互联互通的法定义务,一般是通过商业合作的方式自愿执行。

在现实操作中,各大平台从不会屏蔽对方的用户,而且逛淘宝和刷抖音的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但平台之间一般会默认限制或者禁止转发对方平台的链接。链接即流量,互联网上每一滴流量都已明码标价。只有对方平台正式提出接入申请,本平台审核通过后,才会提供链接的直接打开服务。

这是通过合同的意思自治实现互联互通。所谓意思自治,说白了,就是你情我愿。武当派弟子带着太极拳谱,想进入塔林教授拳法,武当派得经过少林派的同意。霸王硬上弓的话,不合江湖规矩。相信武当派也理解这一点。

现在时代变了,互联互通可谓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谁都不宜逆潮而动。

7月底,官方公开表示,未来半年“重点整治互联网行业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旨在引导形成开放互通、安全有序的市场环境”。

这么看,互联互通已经不是武当与少林的纠葛了,昆仑、峨嵋、华山与崆峒等各大门派,都要支持互联互通。

在所有门派当中,少林派对待互联互通的态度,其实算是比较积极的。2010年开始实施开放战略,2015年掌门人Pony Ma提出“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2019年底二当家Martin Lau透露,他们已经投资了超过700家各路门派,只出钱、不控股。

我们几乎每天都在通过少林平台与其他门派互联互通,例如打开B站小程序,找到互联网怪盗团栏目,就能用爱为团长发电,无需直接访问B站平台。像我这种有幸与团长当面约过会的粉丝,当时就是在大众点评小程序上,找到了一家口碑相当不错的餐馆,才把他喊了出来。

团长本尊比直播时还要帅。(团长按:我不赞成这句话。)

但是,吃瓜群众还是觉得不解渴。很多人认为,只有在少林藏经阁看到武当派太极拳谱(俗名淘特)、少林十八铜人能够演练武当梯云纵心法的那一天,才算做到了全面的互联互通。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在武当山金顶看到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也是可以接受的。

从武林整体利益与门派个体利益角度,权衡互联互通利弊

言归正规,互联互通对于整个武林的正面价值毋容置疑。武林是所有习武之人的集合。

张无忌就是个武林人士,他要是出生在当代社会,想修习各大门派的功夫,再也不用跋山涉水了,可以先入武当山学了太极拳,再借助门派间互联互通,经由武当派小程序进入崆峒平台,说不定还能炼成七伤拳,简直再方便不过了。

互联互通还可以扩大网络外部性。每一位武林人士在一个门派内习武的效用,随着习武人数的增加而增加。换言之,名门正派之所以繁荣昌盛,不仅要有易筋经、降龙十八掌这种看门本事,还要广招天下弟子将其发扬光大。

但我们也需要各个门派的个体利益,尤其是互联互通的潜在弊端。

首先是搭便车风险。

假如崆峒派某些弟子门风不正,借着互联互通这个机会进入峨眉山后,一心只想占便宜,不仅拐跑了纪晓芙、周芷若等大批女弟子,还顺走了郭襄的《九阳真经》心法。峨眉派苦心经营多年,却为他人作了衣裳,这就是峨眉被崆峒搭了便车。

如果这种行为不得到处分,今后人人都去别的门派偷秘笈,谁还肯用心发明新的武学?那中原武林的创新不就结束了吗?(仔细一想也对,中原武林的历史貌似就是一代不如一代,会不会就是搭便车风险导致的。)

第二是交易成本问题。

谁都想跟令狐冲这样的君子交朋友,但互联互通很可能引狼入室,例如峨眉派开放后不得不跟伪君子岳不群和真小人左冷禅打交道,轻则门派火并、弟子受伤、山门毁损,重则可能是血光之灾。

即便是峨眉派将其赶跑,但他们并非知错就改,而是跑去官府恶人先告状,控诉峨眉派拒绝与其互联互通、涉嫌垄断。峨眉派还要花钱请律师应对。

上述一系列代价,其实就是交易成本

这两个弊端应该是各大门派对待互联互通的普遍心态,尤其是敌对门派存在竞争关系的话,会视之为零和博弈,一方的收益取决于另一方的损失,博弈的通常结果是合作困难,绕不开的核心原因即信任问题。

这种紧张关系在武当和少林之间比较突出,武当在2013年率先屏蔽了少林派旗下核心平台微信,当时的理由是“微信存在安全漏洞”,少林派对此回应是“令人遗憾”,反手将对方屏蔽,双方打了个半斤八两。八年多来的信任裂痕就像旧情人留在心头的伤疤,即便现在一方主动示好,另一方也会再三斟酌。

在武林中,除了少林派,武当派也不乏别的对手。无论是近年来迅速崛起、咄咄逼人的星宿派,还是历史悠久、已经与武当过招十多年的昆仑派,好像都不存在与武当派立即“互联互通”的基础。如果真要它们互联互通,武当派恐怕也要三思。

因此,我们需要再三权衡门派的个体利益与武林的整体利益。

偏废个体利益的话,短期来说是便利于广大武林人士,但损害了各个门派的投资发展动力,武艺荒废、绝学失传,长此以往导致整个武林创新环境恶化;因噎废食的话,互联网武林依旧是一座座孤岛,导致广大武林人士徒增各种不便。

 互联互通三部曲可以这么设计,极端情况下寻求反垄断救济

门派之间应该放弃互联互通吗?非也。

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即制度。制度的微观价值是一套符合最低道德水准的社会交往规范,中观价值是一套权衡利弊的利益分配工具,宏观价值则是人性繁荣,也就是社会福利最大化。

互联网江湖的互联互通,或许到不了宏观层面,但在微观和中观层面建章立制,设置一个基于合同自治的互联互通三部曲,也是有价值的。

首先就开放与否,设置一个基于信任程序的准入机制。

高度互信的门派之间无需他人敦促,已经自愿互联互通了,因此准入机制主要适用于相互失信的门派。比如在张三丰的百岁寿宴上,包括少林派内的一批名门正派上武当山讨说法,搞得张翠山、殷素素先后自刎;后来武当派又跑到少林寺后山上营救金毛狮王谢逊,搞得佛门圣地一片狼藉——这就是相互失信,至少需要大家坐下来吃完讲茶,才好互联互通。

既然大家都是要赚钱的,那么建议他们勇敢打破隔阂,门派高层主动坐在一起谈谈合作条件。如果还是不放心,可以相互要求对方提供担保嘛,签署承诺书接受公众监督也好,缴纳保证金接受相互监督也罢。想要达成一个双赢合作的话,办法多得是。

科斯定理告诉我们,自愿合作的交易成本相比法律的强制性调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低很多的。

第二是开放之后,执行一个高标准的治理机制。

一旦各个门派相互开放之后,本门派有权在自己的平台上对其他门派制定和实施平台规则,包括不同程度的激励与惩罚条款,以及仲裁、复议等平台内争议解决方案,保证人家申诉的权利。如果其他门派严重违反了本门派的平台规则,本门派有权启动退出机制。这套治理机制的标准应该高于法律法规、符合公平正义,不能存在恃强凌弱、自我优待等情况,以彰显自我规制的合法性。

比如名门正派大闹武当山事件,以及在少林寺开“屠狮英雄会”事件,都属于冤冤相报的恃强凌弱,算不得公平正义。还是郭靖、杨过两位大侠在世时,中原武林团结一心的景象比较好——问题在于这种事情从未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出现过。

第三是法律救济,可以发生在准入阶段、进入阶段和被迫退出之后。

在自愿合作无法解决问题、合作达不成又可能损害武林公共利益的的极端情况下,就需要诉诸法律,进行反垄断投诉或者发起反垄断诉讼。例如某些门派已经构成《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中的必需设施,合同自治就要让位于公共政策的强制性干预,那就必须对相关门派开放了。

所谓必需设施,包括机场、火车站这种物理设施,以及标准必要专利等无形资产,不仅对竞争对手的竞争活力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对相关市场的竞争活力也是不可替代的。

还拿武当和少林举例,违背必需设施原则的构成要件包括:

两大门派在某个相关市场内构成竞争关系,

拒绝开放的少林占据市场支配地位,而且——

少林还构成必要设施,其设施对武当的市场竞争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无法替代的,武当离开少林这个设施就活不下去,对武当所在市场的其他竞争者来说亦如此重要;

少林拒绝对武当开放该设施,不仅会排除武当所在市场的有效竞争,还会产生竞争损害,直接体现为价格提高或者产量下降,损害广大武林人士的消费者福利。

那么问题来了,少林派的微信,对于武当派以及其他名门正派,是否构成了“必需设施”?这个问题,期待着屏幕前的你来回答。

尾声:进击的峨嵋派

虽然大家都在讨论少林派和武当派的互联互通问题,但这并不是当今武林的唯一一件头等大事。准确的说,少林派、武当派虽然还是武林双雄,最近几年的风头却早已不是最劲的了。

现在冉冉升起的,是从蜀中走向全国,乃至走向海外武林的峨嵋派。尤其是自从周芷若接过峨嵋派掌门重任之后,大有跃居少林之上、成为武林第一名门正派的趋势。江湖十八般武艺,没有峨嵋派不练的。

恰好,峨嵋派与少林派也存在互联互通问题,可能比武当派与少林派的问题还严重。例如峨嵋派的著名兵器“峨眉刺”,天下习武之人多多少少都练过,却被禁止带进少林寺。这个问题已经被争议了三年之久。

少林派说,不是我心胸不够开阔,实在是你的峨眉刺有诸多触犯少林寺规之处,所以大和尚才将你拒之门外。少林寺规一贯公平,哪怕是少林子弟也不能将违规物品带入,并不是诚心与你峨嵋派过不去。阿弥陀佛,施主何必执着?

峨嵋派反驳说,你们这群和尚坏得很,名义上一视同仁,其实对峨眉刺管制最严,无非既想遏制峨嵋派,又想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咱们现在就看着,如果武当派太极剑能与你互联互通,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峨眉刺进山?虚伪!

看样子,中原武林最大的大戏,岂止尚未落幕,简直就是刚刚开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012/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