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我是差那一毛钱吗?

我是差那一毛钱吗?

广告

image

21年前,浙江人喻会蛟带着老婆和17名员工,在上海创办了圆通速递。虽然也是18罗汉,但奈何不会功守道,喻会蛟说自己第一个月就赔了20多万。

浙江老板这点好,见人就说自己赚不到钱,这话讲了5年,遇到了老乡马老师。那时候,年轻的麦克白还没遇到女巫,他希望圆通能帮淘宝发货:

每单必须降到12元。

中国邮政一单快递要20多块,顺丰、中通也都差不多,“黑夜尽管漫长,白昼总会到来”这套,别家都不买账,但已经亏麻了的喻会蛟答应了。

后来电商快递真香大家都知道了,快递商们争先恐后加入了电商件市场,马老师们吃肉,快递商们喝汤,一轮上市潮后,大家集体实现了共同富裕。

在被电商行业支配后,为了抢件,内卷不可避免地来了,连高冷的顺丰都不能免俗。

乃悟看了一下数据,2018年,顺丰单票价格相比2015年下降了20%。2020年,继续下降19%。整个快递行业单价从2012年的18.6下降到了2019年的12元一单。

就算是这样,2019年之前,有菜鸟坐庄,大家还是能维持着基本的体面,价格战不能不要命。曾经顺丰想过不要命,结果直接被阿里关掉了入口。顺丰的员工回忆,仅仅那一天,顺丰的快递量跌了:

10~15%左右。

去年,背后站着拼多多和段永平的极兔快递从印尼杀回国内,定价权让渡到了不体面的人手里,自杀式攻击开始了——电商件单价降到了1.2元左右。

有个快递从业的朋友给乃悟算了一笔账。一个1.2元的单子,派送费0.8元,运输成本,就算在江浙沪包邮区也是0.3~0.4元。这种2块以下的单子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赚钱的点。

和拼多多起初蹭淘宝一样,极兔也靠蹭网和代派。虽然其他快递公司禁止网点和极兔合作,但对深谙人性的黄老板和段老板来说,这都不是事儿。

乃悟看了一下,电商贡献包裹数量中,增长最快的是拼多多。已经从2018年的21%提高到了33%。减少最多的是淘宝,从62%降低到了54%。

这里乃悟要表扬一下黄老板和段老板,9块9包邮里面,起码1块2的快递是真的。

价格战里,快递小哥是第一批受到影响的群体。有朋友告诉乃悟,早期的配送费一单能达到1.8元,后来越降越多,现在基本就在1块到0.8元左右了。

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经营模式让很多快递公司都苦不堪言。顺丰今年一季度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行业市占率第一的中通份额萎缩,圆通年中报显示二季度归母净利润下降了3成。

中通董事长赖梅松在内部讲话时说不必要的低价亏损件或以利润换取短期市场份额增长的做法,既非明智也不可持续。

朋友告诉乃悟,讲话后中通立即给小哥涨薪,就是要让极兔跟进,以促使其继续流血。这一局,极兔跟了。就在中通宣布给小哥们涨工资的第二天,极兔也宣布上调小哥工资。

继中通之后,5家快递公司相继宣布,将提高快递小哥们的派送费用,平均每单提高0.1元,有媒体算过,快递小哥平均一个月能多赚500块。

领导早就讲过,快递小哥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要关心关爱。所以这次派送费用提高是好事,乃悟鼓掌赞成。有官媒写评论说:

靠“一毛一毛”做文章远远不够。

这句话也好,那些耳朵比较长的快递老板,你听到了吗?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53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