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我发现,生活中很多人会长久地被一种低沉沮丧所萦绕

我发现,生活中很多人会长久地被一种低沉沮丧所萦绕

广告

sand-6570980__480

@河森堡:我发现,生活中很多人会长久地被一种低沉沮丧所萦绕,最开始这些消极或许来自经济上的拮据,但长期以往,这些情绪会摆脱个人经济的实际状况而凭空存在,并长久地徘徊在之后的人生中。

您就好比说,我在知乎看到了一个答案,答主是一位出身外省农村的小伙,2014年来到北京拼搏,最开始的月薪不到4000元。

即使在7年前,这个月薪在北京也是相当尴尬的,这位答主就回忆说,自己最惨的时候在外对接工作,兜里就只有一块钱了,渴得难受,但舍不得买水,否则就没钱坐公车回出租屋了。

在这种窘境之下,人的种种追求自然就要被搁置乃至否决,这小伙说自己喜欢骑行,想买辆公路自行车,还喜欢中国跤,想去通州的一个俱乐部报名训练,但迫于生活现实,这一切都被否决了。

那篇文章里还有特别心酸的一段是这么说的,这答主小伙攒了一段时间钱,终于买了一辆山寨公路车,每天开开心心地骑车去上班,结果没多久,车让人偷了,他去报警,民警说找回的希望不大,并宽慰答主说也许偷车的人可能都要吃不上饭了,答主说自己也是,当时他兜里还有两块钱,坐车回家就得挨饿,还是民警送他回的家。

多年拼搏后,这位答主小伙总算在境遇上有了些改观,薪水比之前长了几倍,但是曾经那些心底的追求也已经因为长久的窒息而枯萎了,以前喜欢自行车,后来有条件了,但也因为用不上而不买了,以前喜欢中国跤,现在最多就是看看视频而已了,心气儿散了。

答主说自己经常在夜里失眠流泪,以至于“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不敢扶摔倒的老人,地铁里碰见打架不敢上去劝架,有人跟我争吵我会立即闭嘴离去,碰见以前的熟人我会默默低头走开,不看新闻,不关注除工作之外的实事,再重要的新闻事件,都不会引发我内心的波澜。”

经观察,我发现身边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你不能说这一切都仅仅是因为压力大,有些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压力也很大,但没有这么麻木和颓丧,我认为人之所以会枯萎若此,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被长久积郁的失望压垮了。

当这个答主后来对曾经心爱的自行车和中国跤表示“算了”的时候,其实并不是说在心里把这件事放下了,那些事还在,只不过因为没有被成全而发酵成了粘稠苦涩的失望,一个人如果偶尔抽一根烟,其实并不会给肺带来什么直观影响,但一根根香烟中微量的焦油积累起来,就会把肺变得又黑又粘,相对于焦油,生活中的一次次失望更抽象一些,但它的慢性作用会积累在人的心上。

我身边很多人的丧,其实是一种生活中长期被辜负而体现出的状态,就算将来有一天,自己有了条件和机会去达成昔日的追求,自己曾经想要的成全也早已被错过,很多心境是无法事后补偿的,正如一个老烟民就算停止抽烟也不能让焦黑的肺变回粉红。

每念至此,我都会忍不住想起《霸王别姬》里的那句台词:“人得成全自己。” 只是,成全自己这件事在戏里难,在生活里,更难。

“你应该开心起来,整天耷拉着个丧脸干什么?你收入比几年前涨了好几倍了!”

“晚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602/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