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20年来话费降了67%,为什么我却觉得越来越贵

20年来话费降了67%,为什么我却觉得越来越贵

广告

123

文/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

微博上有个话题,叫“被5G”,讲的是三大运营商下架低价4G套餐,强推高价5G套餐。

对运营商话费套餐变贵的吐槽似乎一直都有。

有这么几个原因:

▶▷ 现在是5G普及初期,5G套餐相比之前的4G套餐定价确实更高。

根据运营商2020年的财报,中国移动5G套餐客户每个月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较迁转前的4G套餐提升6.0%,而中国电信5G的ARPU值也高达65.6元,明显高于4G。

▶▷ 优惠往往是给新用户的,“老用户不如狗”。

▶▷ 不管是流量用量还是使用时长,相比之前都变多了。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通信业统计公报,近5年全国移动互联网流量消费从41.9亿GB增长到1656亿GB,翻了38倍,2020年平均每个用户1个月要使用10.35GB流量。

▶▷ 运营商推出的“语音+流量”的套餐变成既有通信流量又有家庭宽带的融合套餐,也会导致话费总额增加。

但这只是口径问题,消费者将宽带支出也归为话费,但运营商的ARPU值只包含通信业务,家庭宽带的收入则另算。

抛开个人感受,从总体数据看,我们每个月交的话费,长期是下降的。

以中国移动为例,2001年,每个用户1个月要交141元话费,如今只需不到50元。

人均话费支出不断下降的原因,概括起来就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

上世纪80年代,中国通信业的生产、采购、销售、服务都由邮电部垄断。那时一部大哥大的价格至少得两万元,还得托关系。

1998年,政企分离的大潮下,邮电部实现邮电分营,一部分变成“中国邮政”,一部分变成“中国电信”。

此后,中国电信又按固网、移动通信、寻呼、卫星等不同的业务进行拆分,以形成更多的竞争主体,网通公司、吉通公司和铁通公司也拿到了电信运营牌照。

根据国际经验,一个国家拥有三家运营商是比较好的状态,既有竞争,又能降低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于是,经过重组,最终形成如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家运营商互相竞争的局面。

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可以用一个公式表示:收入=ARPU值×用户数。

因此,运营商要想扩大收入,可以从ARPU值和用户数两方面着手。

英特尔总裁说,如果全世界都使用同一家公司的芯片,产品价格可以降到1美元。可见对重资产行业来说,足够的用户规模能有效摊薄成本。

移动通信网络同样是重资产,具有很强的规模效应。

所以在移动通信业务渗透率(渗透率=三大运营商的用户数/中国人口数)较低时,运营商往往选择主动控制ARPU值以发展新用户,先跑马圈地再谋求提价。

另一方面,除了个别地区的网络覆盖、信号质量有所差别,三大运营商提供的套餐区别很小,运营商逐渐“管道化”。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运营商要想吸引用户,最简单的办法也就是推出低价套餐。

行业特性导致运营商ARPU有长期不断下降的趋势。

事实上,以量换价的逻辑,确实奏效了。

20年来,三大运营商的收入合计翻了4倍多。

第二个重要因素,则是政策。

在电信业,政策的主基调就是促进竞争。

比如,2008年,中国电信宣布出价1100亿元收购中国联通的CDMA(2G网络)移动通信业务。因为中国电信资金不足,据说中国移动集团(上市公司的母公司)代为支付了500亿。

2015年时,移动通信业务渗透率已突破90%,用户数接近饱和,运营商低价抢用户的策略似乎到头了。

此前,为了绑住消费者、降低竞争烈度,运营商会推出“定制机”。

定制机的价格会比通用机型更便宜,代价是会对其他运营商的服务功能或网络进行限制。

比如移动的定制机只能使用移动电话卡,装入联通、电信的电话卡后,手机会显示“SIM卡会无效”“SIM卡无法识别”等信息。

用户在购买定制机时要签相应的协议,比如预存一定金额的话费,分12个月返还(或24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限制每月最低消费;有的运营商还要求开通数据业务(彩铃、无线音乐俱乐部等),如果不遵守相应的条款,预存的话费将无法返还。

结果在2016年,工信部批准了《LTE/CDMA/TD-SCDMA/WCDMA/GSM(GPRS)多模双卡多待终端设备技术要求》,确定了六模终端的行业标准,“全网通”终端成为市场主导。

全网通手机使消费者拥有选择运营商的自主权,可实现一部手机、两个卡槽、三网通用、4G随意切换。

双卡槽手机的逐渐普及,打开了新的用户增长空间。

2017年,联通、电信发起价格战抢夺用户,推出不限量套餐。低价策略推动单卡用户转变为主卡+流量卡的双卡用户,从而扩大了用户规模。用户渗透率从2015年的92%提升到了2017年的102%,天花板被抬高10%。

又比如,2019年11月起,携号转网服务正式落地,用户可在三家运营商中自由选择而不用更换号码。

为了防止用户流失,三大运营商则尝试各种方法挽留,比如连续赠送“回馈流量包”12个月,使得套餐未到期而影响携号转网。

此外,提速降费、取消漫游费等政策都导致了ARPU的下滑。

2015年的两会首次提及“提速降费”,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速降费”作为焦点再次提及。三大运营商陆续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举措,降低了用户的流量费用。

2017年9月1日起,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正式取消了漫游费。从1994年开始,收了23年的漫游费,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以2016年的数据估算,取消漫游费导致中国移动减少了约160亿元收入,占其整体营收的2.3%。

总结一下,行业本身特性加上政策引导,使得20年来我们的人均话费支出不断下降,移动互联时代向更多人敞开大门。

对消费者来说,竞争永远是好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605/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