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大爱无相

大爱无相

广告

我的年假过了三天,妻子封闭工作才结束。两地分居短暂相聚,工作亦未成人之美。生活正是如此迫于无奈。

岳母刚做好晚饭。妻子忽然惊起:差点忘了!我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妻子匆匆忙忙离家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

我陪岳父母吃完饭,大家一道外出散步。儿子与我在广场欢快自由赛跑。直到天色渐晚,大汗淋漓,我们才归家。

我拨打妻子电话。无人接听。

岳母:“她们吃火锅,这会儿可能正热闹。”

隔了两小时,我再次拨打妻子电话。无人接听。

岳母催促我给儿子洗漱。儿子哭闹要妈妈。岳母气冲冲教育孙子,儿子不甘示弱言语对峙。岳母只得反复给妻子打电话。

电话终于接通了,声音嘈杂,妻子胡乱扯着酒经。岳母不忍斥责,让她赶快回家。

家中吵闹啼哭不绝于耳。心烦意乱。我趁机对岳母说:“我下楼接她。”

我站在黑夜里思绪万千。女人在外醉酒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我曾多次提醒妻子不要喝酒。我的话仿佛她耳旁吹过的风。即便如此,我还在想要不要责怪她。妻子亦是为了公事,我应该宽宏大度,醉酒的人可能很难受。

内心忐忑。我该如何克服种种小情绪保持心灵平静?

妻子歪歪斜斜被两位同事搀扶下车,她醉眼迷离望向我。我连忙上前接应,愠色难掩于面。感激同事之辞无表,稍作点头以示寒暄分别。

我冷冷的说:“走。”

我快步在前,妻踉跄在后。妻子好像可以独自行走;我又怕她摔倒。我与她保持 “适当” 距离,既是气愤的肢体语言,又要思度如何在可控距离保护好她的担忧。爱之深,责之切。爱恨矛盾交织复杂。

妻子突然开口叫道:“老公,你别走那么快嘛!”

我退后一把抱住了她。

妻子酒意甚浓,小鸟依人欣喜的说:“老公,你今晚怎么想起来接我?”

听闻此语,我内心深处仿佛咽下了一个凌冽深冬。

我搂着妻子走得很慢。我没有搭话。

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她渴望在爱人怀里撒娇,外表却要不失坚强。

我眼角润滋。

我们快到家时,妻子故作镇定起来,她进门反手悄悄给我一个停止手式。岳母责骂了妻子几句,岳父从里屋奔出来查看情况。我知道妻子不想让父母担心,避免事态扩大,我尽量克制自己不要过多报怨。

妻子洗漱就寝一切如常。我失眠了整晚。

我曾多次劝诫妻子不要饮酒的话语从来没有得到她的正面反馈;今晚妻子也不曾对此类行为向我表达一句歉意。没有交流亦不奢望谁能为谁发生任何改变,婚姻生活好似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我为什么如此生气?我是因爱而痛?还是妻子举止不符我的标准价值观而心生悲感。我在永远没有回应的一端苦苦痴念。

我要如何控制心绪?不悲不喜不慌不乱不屈不挠不冷不热不倚不偏。

翌日清晨。妻子让我去更换车子轮胎。我假意不见。

妻子再三问询。我:“你酒醒了。自己去换就行了嘛。”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此般阴阳怪气。

妻子:“你去换一下嘛。我九点钟要上班。”

我:“你喝酒那么行。你换轮胎就不行了?”

岳母对妻子说:“你去上你的班。”

岳母对我说:“你不是说今天要给我们做大餐吗?”

气氛冰冷。身体有恙的岳父也早早起了床,他通常临近早晨才能入睡。

我极力克服内心执拗,行为却无法自控。

妻子无可奈何。她急匆匆外出。我连忙紧随其后。争吵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向岳母打招呼:“妈,我出去买菜了。”

岳母轻轻扫着地。她呆滞望向我,好几秒才抽过神来慌乱回复:“好。”

妻子正要发动汽车。我:“你快去上班!我去换胎,买菜做饭。”

妻子:“你是大老爷。我哪儿喊得动你。”

我:“你快去上班。路上注意安全。”

就此别过。我开车去汽修店。妻子步行上班。

更换车胎间隙,我渐渐平复下来。我们之间的纷争不应该让父母太过担忧。岳父身体抱恙,两次探视情况,他虽无动声色,沉默亦是尊重与关爱;岳母特别注重家庭生活,思绪敏感,心魄失神乃思虑困扰之表。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找寻夫妻相处之道?

女孩子在外喝酒并非好事,这是大家普遍认同的不争事实。妻子在外应酬适当喝酒,我也不是铁板一块决绝。考虑到妻子有脂肪肝,我向来不主张她喝酒,以免年岁长而病患生。我的话收效微乎其微,妻子还认为我言语反复,令人生厌。我是否用错了爱的方式?我应该改掉唠叨啰嗦的习惯。我是否应该用自己的标准与价值观要求爱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爱可能是极度自私,我始终无法跳出一个情感声索与回应的纠结怪圈。

我是一个敏感细腻的人;妻子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我一个人生闷气有用吗?妻子可能觉得什么都未发生。

我应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情感不是一半自作哀伤渴求另一半被动安慰。改变他人不易,我们应该变成更好的自己。

百无聊赖。我又翻看了所有关于我们的爱情日记。相爱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吵吵闹闹又甜甜蜜蜜。妻子改掉了许多乖张脾气,岁月仿佛令她柔软;或者我们之间的距离稍远,让人感觉风清云淡。

为何如此?婚姻爱情应该如何把握阶段?如热恋郎情妾意浓情胶漆;如夫妻情锁心间各自独立;如熟人行同陌路抗拒嫌弃。妻子怎会觉得我不去接她?她因老公到场又表现得异常欣喜。两地分居,她感受不到我的关爱。或许是我真得做的不够好,是我平日对她太过冷淡。记得从前条件艰苦,我每天乘车几十公里风雨无阻见她都没有任何埋怨。现在我们像海面冰山,浮冰大部藏于海里,外表仅露出一角。

日子一天天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却低估了时间善变。人们永远不能同时踏入同一条河流,世间没有什么不变,关键是我们如何永葆爱的初心。

妻子醉酒,我也经常断片。我俩半斤八两,我俩都在各自忙碌的生活里捕捞,她包容了我,我为何要苛责她?我严格要求他人而放纵自己,我偏执个体价值观而忽视他人成长。这是一种双标成见。

我长期沉溺情感追索无法自拔,障眼遮目以偏盖全,以致妻子很多改变被我忽略。我常常过分在意妻子是否遵从自己的指引;我常常过分在意妻子的大大咧咧是否能够尽快改变;我常常过分在意个体历经艰辛,妻子能有一句共情安慰语言;这一切都是正向反馈,这一切都是利已为已,这一切绝非浪漫大爱诗篇。

偶然,我想起《金刚经》一语:“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 无相才有无量。小爱自爱,大爱无相。我应该彻底摒弃夫妻情爱中的得到、索求、自尊与傲慢。

换好车胎,我从速去超市买菜,回家陪岳母一道下厨做饭。我向妻子传送信息:“我为儿子做了番茄牛肉,中午你早点回家吃饭。”

妻子:“好。”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家庭爱睦最重要。从今以后,痛改前非,我一定要好好疼爱老婆。

大爱无相,我心超然。

原帖: https://www.v2ex.com/t/799594

图片来源 https://unsplash.com/photos/VX2nrLhq4h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764/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