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情绪对立的事件上,若是双方都能多那么一些同理心,矛盾就会少上很多

情绪对立的事件上,若是双方都能多那么一些同理心,矛盾就会少上很多

广告

common_heather_6581569_480.jpeg

@阑夕:我觉得在很多情绪对立的事件上,若是双方都能多那么一些同理心,水火不容的矛盾就会少上很多,但往往也正是这种同理心,在意见严重过剩的舆论场上是稀缺的。

就像前几天看一个新闻视频,有个公交司机在驾驶空车返回站点时为了赶时间,过弯时不减速而是直接飘移掉头,被监控拍下来后,交警第二天登门拜访,要做吊销驾照的处罚,公交公司也要开除这名司机。

司机也的确是态度挺诚恳的,说因为车上没人,所以没有留意安全事项,希望可以给予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交警的回复很有水平——应该是预先准备过的——他说你要承担的后果无非是重新考一遍驾照然后再去找一份新工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那么漂移过弯时翻车了,碾到了旁边人行道上的路人,他们的一生可能从此就毁了,与这个风险相比,你现在付出的代价已经属于太轻了。

西安地铁事件引起的性别对立,其实也是完全可以通过「多一点儿同理心」就能化解的,但是慷慨陈词的人,却常吝于设身处地,声音的激烈尽是投影,投影到一些更宏大的、更抽离的议题上,最终迷失在社会学乃至人类学的尺度里。

男性不能理解女性对于衣不蔽体的恐惧,在繁华的大城市里被当众剥离尊严,这种事情的发生性质,要远比为地铁保安辩护的意义严重得多,也不是一份工作承受得起的对等价值。

这不是在轻视地铁保安的职能——你可以把它换成任何工种——而是纠错必然需要支付成本,如果承认把一个算不上违法犯罪的女乘客的衣服撕烂是不对的,那么就一定需要面对如何不让它再度发生的质询,而耍脾气般的将回答引向「那以后保安是不是遇到事情什么都不敢做了反正做了就会挨批」则是二极管式的逻辑滑坡。

而女性不能理解男性对于频繁「打拳」的厌恶,又涉及到任何男女话题都会演变为积怨的一部分,一个老实工作的男人,不会如女权叙事里的设定那样接受自己享受了性别红利的社会结构,并顺理成章的为自己张了根屌而低头道歉,这种反弹会刺破很多本该端正的态度,把一切义正辞严都变得滑稽轻薄起来,仇女和仇男本质上都是一家人。

肯定会有所谓真正的女权主义者看到这里时会忍不住评论说我们并不是这样的blahblah,我其实也没有兴趣在这摆张书桌让大家一起来上一课,问题在于假装看不到裂痕,还要硬着头皮盖房子,只会塑造一栋有一栋的危楼出来。

还是要有同理心,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因为对方没有同理心,所以你也报复性的丢掉同理心,那它就会毫无作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79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